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十二章 和板藍根有關的種種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可惜醒悟的有點遲了。」 至於前20這個笑話,老師們大多選擇了迴避,因為何必強人所難。 …… 2003年4月10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專家制定《非典型肺炎中醫藥防治技術方案...

高三10班的任課老師們漸漸感覺到了這個班級的變化,這個曾經以胡鬧和三項競賽常年墊底著稱的班級,氛圍正在悄然改變,在非典和高考的雙重重壓下,他們沉默的努力著。

如同一匹盯住了獵物,蓄勢待發的豹子,爪子摩擦地面尋找著著力點,他們沉默、專註,眼神堅定而執著,充滿饑渴。

老師們開始樂於在辦公室里聊及10班,而不是像以往那樣只有在實在無法忍耐的時候才激動的向班主任老周抱怨一番。

「逼上梁山三人組」最近經常在辦公室座談中被提及,如同一個浪子回頭的故事被津津樂道,因為許庭生曾經放過的大話,他不免要被多提幾次。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是老師們的感覺。

許庭生不管什麼課都不聽,但你不能說他不認真,他在看書,在做題,在按他自己的節奏和方式進行著,若不是因為到了高三的最後階段,老師們是絕對不會容忍這種情況的,但是現在,你有什麼本事?都盡情的亮出來吧。

當然也有老師氣不過的時候,會偶爾突擊,抽他回幾個答問題。

他會很禮貌的站起來,害羞的笑著,說:「老師,能麻煩您重複一遍嗎?」

伸手不打笑臉人,老師無奈的重複一遍。

如果是數學,他會說:「對不起,這一塊我不會。」

如果是其他科目,他會微笑點頭,然後把問題從頭到尾,旁支附帶的講完,然後,準備補充分析的老師們會發現,自己好像沒什麼可說的了。

這是一種「很老師」的陳述方式,是許庭生不小心遺留的職業習慣。

「他也許真的會有不小的進步。」老師們說,「可惜醒悟的有點遲了。」

至於前20這個笑話,老師們大多選擇了迴避,因為何必強人所難。

……

2003年4月10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專家制定《非典型肺炎中醫藥防治技術方案試行》頒發,給出以板藍根為配方的預防方。

「神葯」板藍根進入終極瘋狂狀態,麗北縣所有藥店的板藍根在3個小時內銷售一空,早在半個月前,原價6元一包的板藍根售價就已經在逐漸上揚,這一日,板藍根最高售價直攀60元一包,而後迅速斷貨,賺了一大筆的「奸商」們依然捶胸頓足,痛呼賣早了,賣便宜了。

同一日,白醋的價格由1元1瓶上升至50元一瓶,並且依然在攀升。口罩,維生素,全部進入瘋狂狀態。

當日,整個麗北縣,整個麗北中學醋味瀰漫。

當日,黃亞明、付誠、許庭生三人都被家人好好誇了一頓,不久,三家的親戚好友加入誇獎的行列。

當日,三人抬著一大箱板藍根和白醋進入高三10班教室,成為「上帝」,不久,他們又在教師辦公室里成為「老師們早就知道的好孩子」和「最可愛的學生」。

當日下午,在整個麗北縣都斷貨以後,一間還沒裝修完的小藥店開始少量出售板藍根和白醋。

在還給付誠墊付的本錢后,許、黃、付三人每人分得超過3000元。

同一時間,已經出現非典病例的漸海省岩州市,新岩中學初一4班項凝同學收到了一個大包裹,沒有寄件人,裡面只有一張紙條:適量就好,別喝太多,燙的話喝慢點,別跟快渴死似的。還有,不許出去亂跑。

班主任劉雪麗老師在講台上強調非典注意事項,宣讀《非典型肺炎中醫藥防治技術方案》,要求每位同學必須通知家長,不管多難買,不管多貴,務必送一包板藍根到學校給孩子,同時,每個寢室的學生家長溝通協商一下,必須想辦法弄到一瓶白醋。

項凝同學舉手說:「老師,我很多。」

劉老師打開箱子,恍了恍神,猶豫道:「通知你家長來拿一些回家吧,剩下的,可以的話賣一些給老師和同學。」

劉老師其實很想說,小朋友送幾包給老師吧。老公排了一上午隊只買到一包,她一家老少八口人,哪夠啊?只是師道尊嚴讓她不好意思主動開口,她想,項凝小孩子自己不懂,等家長來了暗示一下,應該會懂吧。

劉老師下課後回到辦公室,發現自己也有一個包裹,裡面有十幾包板藍根和兩瓶白醋。

同一日,麗北中學高三10班。

譚青靈破例親了黃亞明一口,因為黃亞明把她的,岳父岳母的份,全準備好了。

付誠站在講台上說,班裡管夠,誰要帶回家的,親我一口……男同學撲了上來。

姚婧在桌板下發現5包板藍根,兩瓶白醋,和一疊口罩,還有一張紙條:其實咱們這邊應該沒什麼事,不過心理安慰也很重要,別喝多了,用不完的帶回家。

姚婧覺得應該說聲謝謝,雖然兩人之間的關係好像沒必要說謝謝。

「可是他平時都不找我說話,我也不好老是找他,趁說謝謝聊聊也好。」姚婧被自己這個小念頭嚇了一跳,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女人了?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有點後悔了,當時說「我答應了」不就好了,幹嘛非加一句「畢業以後在一起」。

姚婧扭頭找許庭生,發現他不在教室,跑到走廊上一看,許庭生正在對面高二樓的轉角,把一袋子板藍根、白醋和口罩遞給一個漂亮的高二女生。

麗北中學今天,醋味好大。

吳月薇沒買到板藍根和白醋,有點失望,她本來想給許庭生買一些的。

「呆在學校里應該沒事吧。」吳月薇安慰自己。

教室門口有同學說:「吳月薇,有人找。」

然後她走出教室看到了許庭生。

每個周一,她都會提前吃午飯,在路邊等許庭生,許庭生也每次都會跟她聊幾句,鼓勵她好好學習,但是從沒主動找過她。

今天他主動來找自己,吳月薇很開心。

許庭生把手裡的袋子遞給吳月薇,微笑著說:「其實咱們這邊應該沒什麼事,不過心理安慰也挺重要的,你安心學習,別太擔心了。還有,是葯三分毒,別喝多了,喝不完的可以分給同學……還有,我不是專門送你的,我送了很多老師和同學。」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他有點尷尬慌亂。

吳月薇很喜歡他的這個神情和反應,她覺得自己看懂了許庭生刻意掩飾的背後藏著的關愛。

「嗯。」吳月薇說,「嘻,我知道。」

許庭生說:「知道?知道什麼?」

吳月薇狡黠的笑著說:「知道你跑到高二樓來不是專門送這個給我啊,知道你不喜歡我了埃」

許庭生說:「哦。」

吳月薇說:「可是我喜歡你。」

姚婧走過來,用意外的口氣說:「許庭生,你怎麼在這裡?快上課了。」

許庭生跟著姚婧走了。

吳月薇跺了跺腳,她覺得自己還是太沒用了,怎麼能讓他就這麼跟別人走了呢。

「下回,下回我一定要厲害一點。」吳月薇想著。

快走到教室的時候,姚婧對許庭生說:「聽說那個學妹喜歡你哦,你喜歡她么?。」

許庭生說:「沒有。」

姚婧洒脫的說:「嗯,我相信你。」

許庭生心想:真像哥們,還是大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