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一章 有些事不可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265字

下午放學之後,許庭生硬是靠著11路走回家的。

最初他還以為是自己記錯了自行車的樣子,在車棚里找了半天,最後才想起來,自己上個周末去了岩州,根本沒把車騎到學校來。

難怪老爸中午會說要不要等自己一起回家了。

許庭生回到家裡,媽媽已經做好了晚飯,正在打雞蛋燙米酒,爸爸端著茶坐在餐桌旁,陪客人聊天。

家裡來了客人,其實也不算客人,是鄰居家的小孩王進方。

王進方這個名字是當初大羅村小學唯一的老師吳老師取的,老家方言一「方」指一「萬」,那年頭一萬還是很多錢,本著男孩比女孩金貴的原則,他妹妹叫王加千。這兩個名字在當時很受村民們的認可,卻不是那位給大半個村子的小孩取了名字的吳老師自己最喜歡的,他說這兩個名字寓意是夠好了,但是文化內涵不夠。

吳老師最得意的兩個名字給了村子裡的一對兄弟,哥哥叫李從嘉,那是南唐後主用過的名字,弟弟叫李從良。

當時村裡沒人知道「從良」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還是後來一個去廣東某市打了幾年工回來的姑娘把事情說破了,他對李從良說:「咱倆一樣啊!」

許庭生很感激老爸當時沒找吳老師取名,雖然自己的名字看著也挺敷衍的。

「爸媽,我回來了。」

「進方,在啊?一會留下吃飯。」

「秋呢?」

許庭生盡量表現得自然平常,逐一打過招呼。

「你妹妹做作業呢,你去叫一下。」媽媽說。

許庭生敲了敲妹妹許秋奕的房門,沒人搭理。

「做作業……肯定又睡著了。」

許庭生腹誹了一下,開門一看,妹妹果然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夢裡還笑著,露出兩個大酒窩。妹妹是那種很神奇的人,從小嗜睡貪吃,偏偏身材還很好,成績更好,前世若不是家裡後來出了意外,她應該會是個永遠迷糊快樂的小女孩。

是家庭的困境讓她不得不早早的學會了懂事,勤儉節約,獨立堅強。

有時候你很愛一個人,會希望他不必那麼懂事,前提是你有能力呵護她。

「秋,這輩子哥會盡我所能,讓你永遠都不必太懂事,永遠做一個迷糊可愛的小丫頭。」許庭生輕聲說道。

「唔……哥,你說什麼?」妹妹迷迷糊糊的醒來,打著呵欠問道。

「啊……沒什麼,媽讓我來叫你吃飯了,抓點緊啊,不然又要挨揍了。」

許庭生嚇了一跳,慌忙出門來,陪著老爸和王進方說話。

王進方跟許庭生年紀相當,是他小時候的玩伴,簡而言之就是從小一起干過不少偷雞摸狗打棗摘瓜倒霉事的那個人,每個人的童年都有這麼一個人。

在許庭生前世的記憶里,王進方初中畢業沒有繼續上學,在家辦養殖場養了兩年豬,再後來突然賣了養豬場去當兵。可惜,當兵到這個階段已經不是什麼很好的出路了,王進方退伍後沒有回家,在城裡找了份保安的工作。

前世兩人再次見面時王進方已經結婚,而且有了一個兩歲的孩子。

他那一趟回來是為了躲債。

王進方在服役當地娶了老婆,退伍,結婚,老婆那邊全家老少都跟著他過活,老婆孩子,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一個弟弟,都不做事,就指著王進方那點工資生活。王進方沒辦法,就辦了一堆信用卡,刷卡過日子,以卡養卡,最後還不上了,二十幾張卡算一起,欠了40多萬。

許庭生當時剛畢業不久,拿了兩千塊給他救急,之後就再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只是偶然從媽媽嘴裡聽說,他被父母趕出家門,不知去向。

「現在算算時間,王進方應該差不多要去當兵了。」許庭生想到。

王進方正是來找許爸商量去當兵的事的,想聽聽許爸的意見,眼看到了開飯時間,媽媽給置了酒杯碗筷,他也就沒再客氣,坐下了一起吃晚飯。

許爸給自己和王進方倒了酒,看看許庭生,「你考完再喝。」

關於王進方當兵的事,許爸以他這一輩人的觀念來判斷,自然是舉雙手贊成的,這頓酒,多少有點為他餞行的意思。

王進方和許爸碰杯,抿一口酒,遲疑了一會說道:「當兵的事,前幾天我去問了一下,裡面的人跟我說,名額不多,如果真想去的話,先拿兩萬塊錢。我就想問問許叔,你怎麼看?」

許爸沉吟了一會:「是不是錢方面……?」

王進方連忙搖頭:「不是不是,錢我這兩年也存了一點,不夠的部分,我打算把豬場賣了,湊一湊應該夠。」

「原來這就是王進方賣豬場當兵的過程,不知道我前世為什麼沒有參與這次談話……難道我那周沒回家?」

許庭生想了想,插話道:「為什麼不養豬了?……那個,我們老師說現在當兵已經不算很好的出路了,進方如果沒這個豬場,又不用出那兩萬塊錢的話,我覺得去鍛煉一下倒也不錯,可是現在這樣……還不如繼續養豬吧?」

王進方搖了搖頭:「一方面我還是想當兵,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條出路,另外,豬場也辦不下去了,那個非典一來,豬肉的價格就一直掉,我這裡上個月還有人出3萬,我猶豫了一下,現在掉到1萬6了。」

許庭生搜索著自己的記憶,2003年非典期間,豬肉的價格確實到了一個谷底,很多養殖戶扛不住壓力,或虧本賤賣,或屠宰掩埋,造成當年生豬存欄量的急劇下降,但是這波低潮其實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