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九章 非典來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五中藏一,十中藏一,「一視同仁」的給黃、付二人講解,並強迫他們背下來。 英語兩人基礎都很差,許庭生拉著一起刷了幾次題,發現似乎不太行得通,於是不再勉強,只規定兩人每天認一些單詞,是「認」,能看...

旁人關於許庭生善意或者惡意的議論還在持續,但是作為主角,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三人的「逼上梁山學習小組」已經進入了瘋狂模式。

兩耳不聞窗外事。

老周看在眼裡,很欣慰,為了三人撤銷處分的事一天到晚往校長辦公室跑。

同學看在眼裡,緊迫感就出來了:這幾個弔兒郎當的都拼了,咱們不能給幹掉埃

整個高三10班的學習氛圍都被帶動了起來,至於7班或其他班級的情況如何,許庭生沒有去注意。

許庭生自己的學習其實蠻簡單的,歷史稍微過一下老教材與後來新課程教材的不同點就放下了,地理記背知識在文綜三科里是最少的,也無需太多時間,文綜三科里需要花費最多時間的是政治,許庭生背了個昏天黑地,好在他記憶里一直很好。

英語,每天刷一份模擬題找找手感,很快就能把口語基礎轉換到實戰上。

語文,背誦內容考綱上是有範圍的,每天早讀背一背也就差不多了,順便構思下作文。

數學,許庭生本來是打算徹底放棄的,但是之前為了照顧黃亞明和付誠的情緒,他說了讓兩人幫他補習數學,這下倒不好置之不理了。當然他也沒打算系統的學,那根本不可能,他的策略是挑其中一塊啃掉,比如老師說幾何高考必有大題,那麼就幾何了,許庭生自己按著書本把平面幾何和立體幾何最基礎的東西理了理,然後讓黃亞明和付誠一人負責平面,一人負責立體……死磕。

許庭生其實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黃亞明和付誠身上。

兩人本身數學就都還好,為了輔導許庭生不免研究的更深入些,當一個學生從老師的角度去梳理知識,尋找規律和技巧,他自己其實也在進步。

文綜三科的知識,許庭生把自己記得的高考考點混在其他重要知識點中,五中藏一,十中藏一,「一視同仁」的給黃、付二人講解,並強迫他們背下來。

英語兩人基礎都很差,許庭生拉著一起刷了幾次題,發現似乎不太行得通,於是不再勉強,只規定兩人每天認一些單詞,是「認」,能看出大概的中文意思即可,不必會拼寫。

此外,就是聊天的時候,許庭生會故意涉及一些話題,比如聊聊貝克漢姆、巴蒂,「順便」提到馬拉多納,說他在1982差點拿了世界盃冠軍,1986年才真的拿到……這是高考那篇關於馬拉多納的閱讀理解里的一道題。

於是外界關於許庭生三人的議論中又多了一個內容:

「他們真的很拼」和「他們臨時抱起佛腳來了」。

黃亞明和付誠被折騰的不行,他們自己的感覺是:

「庭生,你……怎麼感覺這麼像老師?」

許庭生在心底默默說:「老子本來就是,非但是,還是漸南市二高的超級王牌。」

******

周五。

非典來了。

其實,除了許庭生重生之後沒想起這茬,一直沒把注意力放在這邊,其餘人此前就都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多多少少聽說過這個字眼:非典。

但是小縣城的人永遠是這樣的,比如新聞做了「瘋牛脖的報道,這裡的人會想,美國牛肉賣不到咱們這裡,於是就不再在意了。「非典」也是一樣,最初聽說時,它在廣東,在香港,一個人,三個人,小縣城的人除了報以同情,絲毫不覺得這件事會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然而,這回它真的來了。

漸海省發現11例,數字還在逐日增長。

漸南市發現3例,數字還在逐日增長。

麗北縣暫時還沒有發現,但是……伴隨著無數在外打工、經商的麗北人逃難似的回歸,恐慌終於爆發了,原本只是在新聞里看到的事,終於來到了自己身邊。

學校開始要求每班每人每天測量體溫,登記上報。

消息公布的當時,班上有一位女生正在發燒。

她呆坐了一會後開始哭,哭著說:「完了,我可能要死了。」

同班的男朋友一把抱住她,吻了上去:「我陪你。」

就像董存瑞捨身炸碉堡燃起了戰友們的熱血,這件事給了很多人勇氣。

黃亞明著臉問譚青靈有沒有發燒,姚婧不自覺的看了許庭生一眼,表情變得很不自然。

許庭生坐在座位上。

「2003,3月,4月,我居然忘了非典。」

記憶中高考前的那一段時間,每天上學先測體溫,填表上報,外地回來的要隔離,發燒的要隔離。甚至高考那幾天,如果誰的體溫偏高,就會被安排單獨一個考場,兩個監考老師盯你一個人。

許庭生知道麗北縣最後並沒有出現非典病例,但是他想起了另一件事:付誠的高考。

付誠本來的考場安排是坐在許庭生右手邊並排的,但是因為高考當天體溫偏高了一點,被安排到了獨立考常一個人的考場,沒得「借鑒」也就算了,還被兩個人四隻眼睛死死盯著,還要擔心自己會不會真的染上了非典,付誠的情緒幾乎完全崩潰,高考發揮嚴重失常,最後連本科線都沒有達到,高復了一年。

順帶著,許庭生想到了黃亞明的高考意外,語文選擇題,他除了第一個填對了,其他都填錯了順序,結果差本科線幾分,也高復了一年。

其實前世高考前的最後一個多月,兩人跟現在一樣陪著許庭生拚命努力,成績也都有不小的提升,要不是出了這樣的意外,兩人的結果都應該會更好一些,之後的命運也可能隨之改變。

這一世,努力的時間提前了,還有他們自己眼下並不知道的「絕密信息」的幫助,他們的成績肯定是要「大躍進」的。

那麼,這一次意外還會發生嗎?

不論如何,先想好應對的辦法總沒有錯。

許庭生想了想,有了主意,在提前預知的情況下,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許庭生把注意力轉回了非典本身。

「非典,板藍根,白醋。」三個詞連在一起,許庭生猛的一個激靈。

03年非典期間的那一波瘋狂搶購許庭生是經歷過的,「神葯」板藍根就此開始了它的「傳奇」,全國各地的藥店,板藍根都在短時間內變成了供不應求的珍稀藥品,價格更是上升了5至10倍不等,黑市之中,一盒板藍根能換一包軟中華。

比板藍根更暴利的是白醋,1塊左右一瓶的白醋,在非典期間賣到了50甚至100一瓶。

雖然這種搶購行為後來一直被批判和嘲笑,但是,每次再有大規模疫情上演,類似的搶購潮依然會出現。民眾或是真的相信「板藍根神話」,或是只為求一個心理安慰,總之他們都無法做到冷眼旁觀。

事實上,面對可怕的疫情,哪怕只是心理上的安慰對人也是十分重要的。

許庭生思索了一會,略微有些遺憾,這本來是攫取重生后第一桶金的大好機會,但是,太晚了。

許庭生前世看過一些事後的分析報道,大致了解這一波搶購潮的背景。差不多春節期間,廣東等地的搶購潮就已經出現,此時已是3月下旬,時近4月,不論板藍根還是白醋,上游的渠道都已經被「有心人」牢牢掌控,他們正在壓縮供貨量,靜待疫情發酵。

別說許庭生沒有本錢,就算有,他也不可能獲得充足的貨源。

遺憾歸遺憾,中午放學的時候,許庭生還是把黃亞明和付誠忽悠了出來,三人爬了圍牆,又湊了3000塊錢,當然,這些錢主要是「官二代」付誠出的。

三人在麗北縣城內的藥店和糧油副食店掃蕩了一波,以略高於市場價的價格購買了幾箱板藍根和白醋,在付誠家老房子的柴房裡藏好。

3000塊錢沒有花完,因為有不少店主都已經得到了消息,自己還在囤貨,自然不可能賣給許庭生三人。

幾摞大箱子堆滿了大半個柴房,這些儲備,許庭生主要是為自己和黃亞明、付誠三人的家人、親戚、朋友準備的,以免他們挨這一頓宰。

當然,到時若有富餘,他也不介意賺點小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