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章 記憶是片海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481字

吃午飯的時候,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走在教學樓回寢室的路上,沿途開始有膽大的女生躲在同學身後喊:

「許庭生,下次去樓頂喝酒唱歌記得叫上我。」

「許庭生,世界那麼大,我陪你去看吧。」

「許庭生,加油。」

「……」

拉風的男人許庭生現在很痛苦,今天的這些事情本身讓他很痛苦,「拉風」很痛苦,更痛苦的是他看到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迎面走來。

吳月薇已經整整一個上午沒能好好聽課,期間老師幾次抽她起來回答問題,她都要同桌提醒才反應過來,起來之後也獃滯的說不出什麼。

像這樣的情況,好學生的待遇就是老師會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坐下吧,注意休息。」

吳月薇坐下了,但是思緒一點也收不回來。

她想著他嘴角的血,想著他在司令台上做檢討,想著他說「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他本來不用那樣的,為了保護我他才寧願受冤枉,受委屈,也不肯說出實情。」

這段時間跟吳月薇走得很近的那位室友突然開始疏遠她,甚至看上去害怕跟她接近,吳月薇知道,這肯定和鮑明那伙人有關,進而跟許庭生有關。

吳月薇想不明白許庭生到底做了什麼,但她知道他一定做了什麼,保護了她,還讓她擺脫了鮑明那伙人。

若不是許庭生叮囑她不能在這件事情中暴露自己,吳月薇肯定早就沒法繼續坐在教室里了,她想去看看許庭生,想跟他說話。

吃午飯的時候,身邊的女生在議論他,吳月薇聽著,同桌突然轉身對她說:「那個人,他就是你高一在路上攔住的那個學長吧?」

吳月薇愣了愣,一把抱住了同桌,歡喜跳躍。

同桌一臉的莫名其妙。

吳月薇燦爛的笑著,說:「謝謝你,我去找他啦。」

吳月薇想通了,她本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他,反正很多人都知道她以前曾經攔住他,知道她喜歡著一位學長。

同桌搖了搖頭:「別去呀,會被人笑你死皮賴臉倒追的,你高一還沒被笑夠啊。」

吳月薇揚了揚小拳頭:「我就是要去倒追他呀……死皮賴臉。」

同桌拉了一把沒拉住,有些無奈的坐下了。她跟吳月薇從高一開始就是同桌,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她覺得自己還是不夠了解吳月薇,這個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她單純、安靜,甚至平時看著有點兒膽小,卻矛盾的有著很勇敢,很瘋狂,或者說很傻的一面。比如她會在開學第一天,在眾目睽睽之下攔住一個學長,比如她會接受那個明顯不懷好意的室友的建議去做那樣的「試驗」,比如現在。

吳月薇到醫務室買了一盒葯,然後站在路邊等著許庭生。

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走過來。

吳月薇迎上去,小聲的對黃亞明和付誠說:「謝謝你們。」

黃亞明和付誠就很沒義氣的丟下許庭生先走了。

「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那樣了,以後聽你的話,好好學習。」吳月薇低著頭說。

許庭生笑了笑:「那就好,你的成績,以後至少得考個漸海大學才行。」

於是吳月薇的高考目標就從清北變成了漸海大學,她說:「你還疼不疼,我買了葯。」她把手抬出來,想去觸摸許庭生結了血痂的嘴角。

許庭生退了一步避開她的手,把葯接過來,說:「謝謝,你快去吃飯吧。」

吳月薇說:「我已經吃過了。」

「那麼快?剛下課啊。」

「音樂課,老師上個星期就沒來了,今天又沒來,同桌就拉著我先偷跑了……不止我們的,好多同學都先跑了。」

「哦,不用排隊真好,那我先去吃飯了。」

「我還是喜歡你,一直喜歡。」吳月薇突然說。

「……,可是我不喜歡你了,初中那會兒不懂事。」許庭生盡量輕鬆的說。

吳月薇想了想,說:「你騙人。」

許庭生苦笑了一下:「沒有,真的不喜歡……你學習好,又漂亮,好好努力,以後肯定很多人喜歡你的。」

吳月薇又想了想,抬起頭看著許庭生的眼睛,說:「不會影響學習的,我保證。」

許庭生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斯巴達了。

這時候姚婧走過來,把一盒葯拍在許庭生懷裡,說:「付誠都跟我說了,幹得好。」

然後她和吳月薇擦肩而過。

姚婧這個上午也有點兒心緒不寧,尤其是在聽說許庭生打架是為了一個女生這個小道消息之後,一向洒脫的姚婧也有點兒心亂如麻的感覺。

好在付誠幫她解了心結。

付誠不住校,許庭生昨晚對黃亞明說的話他沒聽到,也就是說,他還不知道許庭生對姚婧已經「變心」了。於是他很熱心的幫許庭生解釋了一番,雖然出於保護吳月薇的目的,他沒法把事情說的太明確,但是聰明伶俐的姚婧還是聽懂了。

「見義勇為,然後為了保護女孩的名聲寧願被冤枉也不說出實情嗎?」許庭生在姚婧心中的形象瞬間高大起來,她覺得他想得很周到,做得很好。

聽見別人都在議論許庭生,姚婧覺得自己作為他「將來時」的女朋友,似乎應該做點什麼,於是下課後她先去醫務室買了一盒葯,剛剛看見許庭生,就把葯給了他。

以她的個性來說,這已經算是很明確的表達和很溫柔的關懷了。

她看到了吳月薇,看到許庭生在和吳月薇說話,但是沒有聽到對話的內容,所以她不會多想什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