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七章 登台初體驗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討。 許庭生前世沒有在這種場合上過麗北中學的司令台,不管是作為正面和反面代表都沒有。 司令台上,政教主任捏著話筒,清了清嗓子: 「上一周,同學們的表現都不錯……除了個別人,非要...

鮑明一伙人不愧是慣犯,許庭生也搞不清楚他們怎麼做到的,總之政教處的人搜這個,兩把刀就在那個身上藏著,搜那個,刀又回到了剛被搜過的這個身上,政教處的人挨個搜了半天還是沒搜著。

至於鬥毆過程,兩邊的人眾口一詞,都咬死了許庭生先前的說法,口徑完全一致。期間黃亞明和付誠想給許庭生分擔一些,被他惡狠狠的瞪了回去,徒增傷亡的事,沒有意義。

隔離開審,再齊審,再離間,政教處的幾位老江湖用盡了辦法,結果所有人都還是口徑一致。於是事情就變成了一起簡單的由口角引發的打架鬥毆,先動手的人是許庭生,他先動手打倒了3個,才把對方一伙人和自己的兩個朋友牽扯進來。

到上午第二節課中段,除許庭生外的所有人就都先被放回去了。處分是免不了的,鮑明一伙人要在之前的基礎上「升等」,基本都會掛上「留校察看」,再進一步就是「勸退」了,黃亞明和付誠分別出了一腳,按許庭生的班主任經驗判斷,處分上限應該是「警告」,下限「通報批評」。

「你,許庭生?」幾個政教處的領導圍著最後留下的許庭生一個人。

「嗯。」

「留校察看。」

「你妹,不是吧,麗北中學嚴打嗎?」許庭生在心底大罵,按他自己的估計,這樣的打架鬥毆頂天也就記個「大過」。

他正想開口詢問,政教主任先說話了:

「你可不止這點事,待會準備上台吧。」

許庭生皺著眉頭苦想,難道我之前還幹了什麼?想不起來了。

******

周一第二節課後的課間操時間,照慣例先進行升旗儀式,然後由某個老師或優秀學生代表做激勵人心的「國旗下講話」,最後,是有話要說的領導發言,或做一周總結,或宣布某些事情。

有些時候,犯了嚴重錯誤的學生也會在這種場合登台,作為反面典型批評教育,做檢討。

許庭生前世沒有在這種場合上過麗北中學的司令台,不管是作為正面和反面代表都沒有。

司令台上,政教主任捏著話筒,清了清嗓子:

「上一周,同學們的表現都不錯……除了個別人,非要做那顆老鼠屎……好的方面我就先不說了,給大家介紹一下,高三10班,許庭生。」

許庭生低著頭走上司令台,乖乖站好。

「許庭生同學都幹了什麼『好事』?許同學,要不要你自己給同學們說說?」政教主任戲謔道。

許庭生不接話。

「不好意思說啊?那我替你說,第一件事,上上周,有人半夜在男生宿舍樓頂喝酒,喝醉了,在樓頂唱歌,還把酒瓶子從樓頂上扔下來,差一點……差一點就從對面女生寢室的窗戶上扔進去。這是什麼行為?這是耍流氓,是…騷擾。這件事誰幹的?就是你們面前這個人了。許同學,你有什麼要說的嗎?」政教主任講得抑揚頓挫,差點兒把騷擾前面那個字說出來,台下鬨笑一片。

許庭生整張臉都成了苦瓜,還是紅的苦瓜。

「我還干過這個?太丟人了,不會是被冤枉的吧?怎麼可能……前世的記憶里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管冤不冤枉,眼下的情況他都無力申辯。

「如果真是我乾的話,雖然不至於說耍流氓,…騷擾,總之還真是挺過分的。」許庭生有些慚愧的想道。

政教主任看了看許庭生痛悔難過的表情,沒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纏,繼續道:

「第二件事,學校的請假制度是很嚴明的,學生不能違背,老師……更不應該包庇。我們這位許庭生同學呢,周末往教師辦公室里丟張紙條就算請假了,走了一個星期,你們知道他請假的理由是什麼嗎?……來,許庭生同學,你自己跟大家說說。」

關於這個,下面的人很大一部分已經聽說過了,還不知道的也在向同學詢問。話筒遞到嘴邊,許庭生抿著嘴不吭聲,想想自己30幾歲的人了,這叫什麼事啊!

「我讓你說,你就得說。」政教主任加強了口氣。

許庭生只好低聲支吾了一遍:「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大聲點,說清楚。」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許庭生大聲又說了一遍,其實他想說的是,世界那麼大,我『回來』看看。說完之後許庭生想找條地縫鑽進去,不和諧的是台下居然響起了叫好聲,其中絕大部分還是女生的聲音。差點忘了,這還是個有點兒文藝的年代。

「話說的很好,世界那麼大,畢業了,考個好大學再去看。現在不努力學習,還想看世界?回家臉朝黃土背朝天看番薯去……許同學,記曠課五天。」政教主任對第二件事做了個總結。

「最後一件,就在今天早上,打架,群毆……我相信很多同學都看到了,最先動手挑起事端的還是這位許同學。許同學很勇敢啊,一個人朝著八個人衝過去了,你要打幾個啊?你當這是學校還是拳擊場啊?」

話筒又遞到了嘴邊,許庭生心裡不合時宜的冒起來一句話,甄子丹說:我要打十個。當然他沒有這麼說,他的臉皮實在是扛不住了,在台上多站1秒鐘都是煎熬,許庭生怕主任再糾纏下去,自動的就開始了檢討:「我錯了,我自由散漫,把叛逆當個性,無知可笑,我對不起學校,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同學,也辜負了老師的期望,……,我一定痛改前非,努力學習,爭取下次月考拿出好成績,高考,拿出更好的成績,來回報學校和各位老師……尤其是周老師。」

許庭生前世看過不少學生檢討,因而檢討還是會做的,最後刻意提了下周老師,是因為前面政教主任說「老師不能包庇學生」,顯然是有所指的,許庭生感覺有點對不起老周。

時間過去了不少,許庭生的檢討做的也很誠懇,政教主任不好再多說什麼,直接宣布結果,學校對許庭生數罪併罰,給予「留校察看」處分,順便也通報了對其他參與鬥毆學生的處分,最後,希望其他同學引以為戒。

黃亞明和付誠各拿了一個警告處分。

終於散了。

許庭生低著頭,一路在無數目光和議論聲中愁眉苦臉的回了教室。路過教師辦公室的時候,老周拍了怕他的肩膀:「好好學習,處分的事情我會解決。」

許庭生覺得自己應該去向前世被他親手扔上司令台的那幾個活寶道個歉。

太丟人了,真的太丟人了,尤其是第一件事,簡直作到死了,許庭生趴在書桌上,不敢抬頭。對於這種事,31歲的心理年齡不會讓他更淡定,只會讓他更覺得丟人。

其他人的反應和許庭生自己想的有點不一樣,第三節下課,甚至有幾個男生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庭生,太拉風了。」

「拉風」這個詞已經在許庭生的腦海里泯滅了很久了,在他的眼光看來,「拉風」是作,不作就不會死的作,是傻子才幹的事,低調裝逼才是王道埃

但是這個年代不一樣,這個時候說你「拉風」,那還真沒什麼惡意。

在旁人看來,許庭生簡直太「拉風」了,尤其是在女生們的眼裡。

這個年代的女生分兩撥,一撥浪漫主義一些的,喜歡的是唱歌,踢球,打架的男生。

唱歌就不用說了,哪個年代都是泡妞利器,許庭生唱的好不好女生們還不知道,至少他半夜在樓頂把酒高歌這事兒做的挺有范。

「聽說他還會彈吉他,學校就是通過他落在樓頂的吉他抓到他的。」

「嘻,我要聽他在樓頂彈吉他唱歌,唱給我一個人。」

這些小道消息許庭生自己並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學校是憑一把吉他抓的自己,一定會大呼冤枉,因為他很確定,很肯定,自己根本就不會彈吉他,更別提什麼彈吉他唱歌了。

踢球,2002年日韓世界盃,中國隊第一次打進世界盃決賽圈,帶起來了2002前後的一波足球熱。雖然世界盃上中國隊三戰皆墨一球未進,但是這個時候的校園裡,足球還比籃球受歡迎,許庭生一直是校足球隊的中場核心,穿10號球衣,看過他踢球的女生有很多,以她們對足球純屬湊熱鬧的那丁點兒認識來說,10號就是最厲害的。

打架,這是香港古惑仔系列電影在內地各個小縣城的小錄像廳依然火熱的時候,日漸興起的絡也幫助了傳播。於是在女孩們的幻想中,男人,就應該江湖飲馬,快意恩仇,就應該像陳浩南那樣又帥又狠,就應該像劉德華那樣砸開婚紗店的櫥窗給吳倩蓮穿上最美的婚紗,淌著鼻血帶她飆車。

所以,在她們看來那種壞壞的男生是可愛的,男生當然可以打架,不過得屬於「壞蛋里的好人」這一方,你不能是烏鴉,不能是喪彪,你得是陳浩南,得是「正面的壞人」。許庭生是嗎?

當然是,因為鮑明一伙人的反派形象已經太深入人心了,那作為他們的對立面許庭生肯定得是正面的埃就連一向乖的不行的譚青靈都跟黃亞明說:打得好。

許庭生被人摁在地上揍的情節被自動忽略了,政教主任怎麼說來著?他一個人沖向八個人。

「小道消息,他一個人第一時間撂倒了3個。」

「小道消息,當時有個女生曾經站在他身後扯著他的衣角,雖然沒看清是誰,但是肯定挺漂亮的,這架應該是為那個女生打的,衝冠一怒為紅顏。」

「好浪漫,可是明明應該我是女主角。」

還有另外一撥女生,她們自己勤懇好學,也喜歡會讀書的男生,實在不行你文藝一點,再不行你會寫點東西也好。

「那個許庭生高一就在漸海青年報上發表文章了。」

「我覺得還是『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比較有情懷。」

「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么,不知道他缺不缺旅伴哦?」

「思春了。」

「哈……」

「聽說他在老師辦公室放話下次月考要進年段前20,真期待他能做到啊,那就太完美了。」

「可能就是當時哄老師說的吧,他們說他基礎不怎麼樣的,很多人等著看笑話呢。」

「他現在這麼出風頭,難免有人會這樣的,其實做不到也沒什麼呀,有進步就好嘛。」

「我就賭他做得到,到時候氣死那些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