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章 登台初體驗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3945字

鮑明一伙人不愧是慣犯,許庭生也搞不清楚他們怎麼做到的,總之政教處的人搜這個,兩把刀就在那個身上藏著,搜那個,刀又回到了剛被搜過的這個身上,政教處的人挨個搜了半天還是沒搜著。

至於鬥毆過程,兩邊的人眾口一詞,都咬死了許庭生先前的說法,口徑完全一致。期間黃亞明和付誠想給許庭生分擔一些,被他惡狠狠的瞪了回去,徒增傷亡的事,沒有意義。

隔離開審,再齊審,再離間,政教處的幾位老江湖用盡了辦法,結果所有人都還是口徑一致。於是事情就變成了一起簡單的由口角引發的打架鬥毆,先動手的人是許庭生,他先動手打倒了3個,才把對方一伙人和自己的兩個朋友牽扯進來。

到上午第二節課中段,除許庭生外的所有人就都先被放回去了。處分是免不了的,鮑明一伙人要在之前的基礎上「升等」,基本都會掛上「留校察看」,再進一步就是「勸退」了,黃亞明和付誠分別出了一腳,按許庭生的班主任經驗判斷,處分上限應該是「警告」,下限「通報批評」。

「你,許庭生?」幾個政教處的領導圍著最後留下的許庭生一個人。

「嗯。」

「留校察看。」

「你妹,不是吧,麗北中學嚴打嗎?」許庭生在心底大罵,按他自己的估計,這樣的打架鬥毆頂天也就記個「大過」。

他正想開口詢問,政教主任先說話了:

「你可不止這點事,待會準備上台吧。」

許庭生皺著眉頭苦想,難道我之前還幹了什麼?想不起來了。

******

周一第二節課後的課間操時間,照慣例先進行升旗儀式,然後由某個老師或優秀學生代表做激勵人心的「國旗下講話」,最後,是有話要說的領導發言,或做一周總結,或宣布某些事情。

有些時候,犯了嚴重錯誤的學生也會在這種場合登台,作為反面典型批評教育,做檢討。

許庭生前世沒有在這種場合上過麗北中學的司令台,不管是作為正面和反面代表都沒有。

司令台上,政教主任捏著話筒,清了清嗓子:

「上一周,同學們的表現都不錯……除了個別人,非要做那顆老鼠屎……好的方面我就先不說了,給大家介紹一下,高三10班,許庭生。」

許庭生低著頭走上司令台,乖乖站好。

「許庭生同學都幹了什麼『好事』?許同學,要不要你自己給同學們說說?」政教主任戲謔道。

許庭生不接話。

「不好意思說啊?那我替你說,第一件事,上上周,有人半夜在男生宿舍樓頂喝酒,喝醉了,在樓頂唱歌,還把酒瓶子從樓頂上扔下來,差一點……差一點就從對面女生寢室的窗戶上扔進去。這是什麼行為?這是耍流氓,是…騷擾。這件事誰幹的?就是你們面前這個人了。許同學,你有什麼要說的嗎?」政教主任講得抑揚頓挫,差點兒把騷擾前面那個字說出來,台下鬨笑一片。

許庭生整張臉都成了苦瓜,還是紅的苦瓜。

「我還干過這個?太丟人了,不會是被冤枉的吧?怎麼可能……前世的記憶里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管冤不冤枉,眼下的情況他都無力申辯。

「如果真是我乾的話,雖然不至於說耍流氓,…騷擾,總之還真是挺過分的。」許庭生有些慚愧的想道。

政教主任看了看許庭生痛悔難過的表情,沒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纏,繼續道:

「第二件事,學校的請假制度是很嚴明的,學生不能違背,老師……更不應該包庇。我們這位許庭生同學呢,周末往教師辦公室里丟張紙條就算請假了,走了一個星期,你們知道他請假的理由是什麼嗎?……來,許庭生同學,你自己跟大家說說。」

關於這個,下面的人很大一部分已經聽說過了,還不知道的也在向同學詢問。話筒遞到嘴邊,許庭生抿著嘴不吭聲,想想自己30幾歲的人了,這叫什麼事啊!

「我讓你說,你就得說。」政教主任加強了口氣。

許庭生只好低聲支吾了一遍:「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大聲點,說清楚。」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許庭生大聲又說了一遍,其實他想說的是,世界那麼大,我『回來』看看。說完之後許庭生想找條地縫鑽進去,不和諧的是台下居然響起了叫好聲,其中絕大部分還是女生的聲音。差點忘了,這還是個有點兒文藝的年代。

「話說的很好,世界那麼大,畢業了,考個好大學再去看。現在不努力學習,還想看世界?回家臉朝黃土背朝天看番薯去……許同學,記曠課五天。」政教主任對第二件事做了個總結。

「最後一件,就在今天早上,打架,群毆……我相信很多同學都看到了,最先動手挑起事端的還是這位許同學。許同學很勇敢啊,一個人朝著八個人衝過去了,你要打幾個啊?你當這是學校還是拳擊場啊?」

話筒又遞到了嘴邊,許庭生心裡不合時宜的冒起來一句話,甄子丹說:我要打十個。當然他沒有這麼說,他的臉皮實在是扛不住了,在台上多站1秒鐘都是煎熬,許庭生怕主任再糾纏下去,自動的就開始了檢討:「我錯了,我自由散漫,把叛逆當個性,無知可笑,我對不起學校,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同學,也辜負了老師的期望,……,我一定痛改前非,努力學習,爭取下次月考拿出好成績,高考,拿出更好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