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章 舊事和狂言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174字

許庭生家在郊區農村,跟麗北中學絕大部分的農村孩子一樣,他是住校生。

懷念了許多年的寢室卧談低聲進行著,許庭生雙手枕在腦後,在一片黑暗中凝望著天花板,聽著,聽說了一些自己的事。

比如黃亞明說:「那個學妹現在整天和一群混混混在一起。」

許庭生想了想:「誰?」

黃亞明跳起來:「我去,太薄情了,就咱們高二開學第一天,在路上攔住你那個高一新生啊!叫什麼來著?……忘了,反正問你還記不記得她。」

聲音大了,宿管員老姚在外面敲門,大聲喊「再吵老子放火燒死你們」。

然後有滑打火機滾輪的聲音,「哧…」「哧…」,滿宿舍人毛骨悚然。

老姚長得像火雲邪神,不過這個時候《功夫》還沒上映,大夥還沒發現這件事。他喜歡端著一個大牙缸出來巡查就寢情況,牙缸里是滿滿一缸高度白酒,邊喝邊巡查,酒淺下去,嗓門就高起來。

老姚喝醉了會巡查一整夜,什麼話都說的出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校領導想過辭退他,他把上吊的繩子掛在校長辦公室門口,然後就留下了。

許庭生想起來了,自己和黃亞明高三畢業那個晚上往他的值班室里丟過一串鞭炮。

門外沒了動靜,黃亞明又活泛起來,從對面鋪丟給許庭生一根煙,說:「利群,今天在小店買了兩根……那個你想起來了吧?管不管?」

許庭生想起來那時候學校小店確實賣散煙,據說老闆是校長的親戚,這邊老師抓抽煙抓得如火如荼,他那邊賣得明目張胆。許庭生前世最後幾年煙癮已經大到一天一包,重生回來以後,身體似乎擺脫了對尼古丁的渴望,好些天了,愣沒想過抽一根。

許庭生要了打火機,點燃了重生後的第一根煙。

這時候有一個傳言是抽煙影響那方面功能,這個傳言在男生中間造成了不小的恐慌,許庭生私下和黃亞明探討過這事,黃亞明滿不在乎的說:「沒事,正好我太強。」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許庭生前世親見了他結婚生子,一發命中,奉子成婚。你如果看過一個人30歲為人夫為人父的樣子,再看他十九歲弔兒郎當的樣子,會覺得很神奇。

黃亞明又說:「你到底想起來沒有?」

許庭生終於開始往那個女孩身上想,想起來了。他在初中時候差一點兒就早戀了一次,女孩是那種很淳樸清純的農村孩子,能把土鱉極了的校服穿出很漂亮的效果,足以證明她的相貌有多出眾。她比許庭生低一屆,兩人約好了高中再正式開始戀愛,那時候他們覺得初中的自己還太小,高中就長大了。

許庭生早一年上了高中,最初他們還互相通信,後來許庭生進入了一個「迷戀男孩子氣的女生」的階段,就不再給她回信了。

女孩寫了幾封見沒迴音也沒有再寫。

後來她也來了麗北中學,開學第一天,她在路上攔住了許庭生,含著眼淚,咬著嘴唇說:「許庭生,你還記得我嗎?」

當時許庭生迷戀的短髮女孩姚婧就在身邊,所以他說:「不好意思,不記得。」

她現在整天跟一群混混混在一起嗎?許庭生想了想,對黃亞明說:「不必擔心,她初中考年段第一能甩第二60分,以後能上漸海大學。」

前世,許庭生後來又見過她一次,很多年後很意外的一次相遇,在一個遠房表弟的婚禮上,她當時剛從漸海大學研究生畢業,而且是那場婚禮的新娘。

漸海大學全國排名前五。結婚的兩個人,郎有財有貌,女有才有貌。一切都很好,確實不必擔心。

對了,許庭生還想起來她的名字,她叫吳月薇。

黃亞明說:「操,你真冷血……看來你對姚婧是真的死心塌地了,我看她那邊也差不多了,你決定高考以後再開始還是現在?」

於是許庭生又想起了姚婧,那是一個男孩子氣的女生,很多男生都有過一個奇怪的階段,會被這類女生吸引。

前世,許庭生曾在高考後和姚婧在一起一個月,然後發現兩個人真的不合適,和平分手。

現在的許庭生,其實31歲的許庭生,其實已經不喜歡這類型了,他說:「她明明就跟咱們同性好不好,整個一男人,沒胸沒屁股,我不要。」

黃亞明像被魚刺哽住了,頓了半晌,說:「真撤啊?你這樣把人家搞個不上不下的不好吧?……算了,突然發現你出去一趟回來變得好奇怪。睡覺。」

許庭生猛地背後一涼,暗暗跟自己說:「以後說話做事得小心點,蝴蝶效應,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但是很可怕。人心更可怕。」

許庭生當然不認為黃亞明和付誠會害他,就像他知道父母親和妹妹也絕不會害他,但是他相信這樣一句話:如果你真的愛你的親人、朋友,就不要把那些致命的東西交給他們。

這就像你現在有一把槍,可以在必要時用來保護你的親人和朋友,但是你完全沒有必要把槍拿出來給他們看,更不應該把槍交給他們……這樣的結果,很可能是害人害己。

許庭生擁有的,不止是把槍,它比原子彈還可怕。

******

上完早讀,黃亞明跟著女朋友譚青靈走了,兩人這會兒剛在一起,很熱乎。

許庭生當然知道他們最後沒有走到一起,譚青靈去北方讀大學之後很快就甩了黃亞明,倒是黃亞明舊情難忘,因此痛苦頹廢了很長一段時間。

甚至許多年以後,黃亞明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