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章 青春又相逢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北縣。 因為到站時已經有些遲了,許庭生在公用電話亭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報平安,然後直接去了學校,踩著晚自習的鈴聲走進教室。 他之前離開時是周末,從門縫下遞了張紙條進教師辦公室就算是請假了。...

許庭生把他和項凝的第一次見面提前了8年,什麼都沒有發生,但這才是最正常合理的狀態,也是最好的狀態。

「你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是個陌生人。」

「你一定不知道這個人為什麼莫名的哭,他為你穿越了生死。曾經,你最後看了他一眼,他已然死了。而今你再看一眼,他又活過來。活過來再看你一眼,一眼一生。」

她看了他一眼。前世。今生。

因為這一眼,許庭生的才真的「重生」了。

許庭生一夜沒有睡。

「也許不過早干涉她的生活才是對的,她會按照原來的步調成長為我愛的那個項凝。」

「可是她高中會談戀愛礙…好像是從高二開始的。怎麼辦?」

在這方面,所有男人都是小心眼的,前世許庭生無法改變也就算了,那麼這一次呢?眼看著她跟『王力宏』談兩年戀愛?這不能忍啊!

這一世,許庭生的命運幾乎必然改變。

「那麼我和項凝之間呢?她是否還會如期愛上我?畢竟哪怕她還是那個她,我卻不再是那個我?」

「她的成長,我又應該參與多少?」

前世里,因為兩人的年齡差,項凝曾經開玩笑說:

當我還扎著羊角辮跳橡皮筋的時候,你就開始早戀了吧?

當我被別人欺負蹲在角落哭的時候,你都沒來保護我。

當我跟爸媽賭氣離家出走卻發現無處可去的時候,你怎麼不告訴我你在哪裡?

當我生病的時候,肚子疼的時候,你肯定在和別的女的逛街看電影。

當我猶豫著要不要談戀愛的時候,你怎麼不跳出來阻止我,告訴我你才是我男朋友?

當我擔心著中考、高考的時候,你怎麼沒跳出來幫我補習?……許庭生,許老師?……就知道關心別的小女孩,哼。

……

大多數相愛的情侶,都有彼此不曾參與的過去,曾經她最悲傷的時候,也許你恰好春風得意,她最無助的時候,你卻不在身邊。而今她的悲傷,是你的憂愁,她的喜悅,是你的幸福,悲喜與共。

「那麼這一次呢?我有機會參與這一切,卻不知道該不該去做。」

******

見過項凝的第二天,許庭生走了一遍岩州市內項凝曾帶他走過的每個地方,有些吃過飯的餐廳還沒有開出來,牽著手走過的公園還沒建成,落葉滿街的梧桐樹才剛種下不久,曾經牽手的人,還扎著衝天辮被老師留堂。

許庭生去了前世熱戀時項凝帶他去過的老字號麵館,坐在相同的位置,點了同一種面。如果事情按照原本的軌跡正常發展,8年後項凝會帶他來到這間海鮮風味的麵館,滔滔不絕的向他介紹這裡的海鮮面品種有多豐富,味道有多好。

那麼,到時要不要說:「哦,我吃過。」

第三天,許庭生踏上了返程的汽車。

5個小時過後,許庭生回到了漸南市,匆匆吃過午飯,再轉一趟車,又花了3個小時,他才終於回到老家麗北縣。

因為到站時已經有些遲了,許庭生在公用電話亭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報平安,然後直接去了學校,踩著晚自習的鈴聲走進教室。

他之前離開時是周末,從門縫下遞了張紙條進教師辦公室就算是請假了。

所以,這是他第一次回到曾經的教室。

許庭生有些晃神,教室里那些青澀的臉,有些畢業后他再沒見過,有些一看就是十幾年。

青春又相逢,依稀是年少。

這些同學,不管關係良好還是曾經鬧過矛盾,在前世許庭生突生家庭變故,父親意外離世之後,都曾經給過他許多溫暖和感動。

而今再見,許庭生滿懷感激。

黃亞明和付誠帶頭鼓掌起鬨:

「牛逼,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真好漢,說走就走。」

這兩個人是他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他們的友誼一直維持著,直到最後。

其他同學開始跟著鬨笑,那些笑容,純真無比。

許庭生這才想起來,當時自己全憑著一股去看項凝的衝動匆忙離開,根本沒想好請假的借口,匆忙之間在請假條理由欄上寫的是後世流傳很廣的那句話: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他這一去,就是一個星期。在這一個星期里,這句話已經廣為流傳,成為整個學校津津樂道的話題。

班主任周學銀出現在教室門口,招了招手:「許庭生,你來一下辦公室。」

哪怕是前世,許庭生被叫進辦公室的次數也不多,他是那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學生,最容易混日子混著混著就被忽略了的那一類。

此時被老周叫進辦公室,沒有緊張害怕,許庭生更多的是興奮。

老周是那種很平和的人,許庭生前世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黃亞明的婚禮上,那時的他已經臨近退休,頭髮蒼白,步伐緩慢。

而現在出現在許庭生面前的是中年英俊,身材挺拔的老周。

周學銀生了一副魯智深的身板,卻偏偏是溫潤極了的性格,許庭生對他最深的記憶是高三階段的晚自習,老周每晚都穿著千層底的布鞋,拎著一把電熱水壺,悄無聲息的給每位同學的茶杯里添水。很多時候同學們都是突然抬頭,才發現自己的水杯不知何時已經滿了。

在那個教室里還沒有飲水機的年代,老周的水就是春風雨露。

許庭生有心想看一下老周發火的樣子,因為在他的印象中前世從未看見過老周發火。

可惜他未能如願。

「首先,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這句話很有意境,身為你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我很欣慰。」老周說。

「其次,我先去給同學們倒個水,你先想想,怎麼給我個交代。畢竟學校那邊我替你頂著雷,說是我同意了你才走的,你家裡我也沒有打電話……你看著辦吧,全憑義氣……嘿。」

老周過了約一刻鐘才回來,拎著個空水壺,笑意盈盈的看著許庭生。

「下次月考,我給您考個全段前……20吧。」

許庭生微笑著淡淡的說,聲音不大,但是整個辦公室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他說這句話的口氣有點奇怪,給人一種不確定感,初聽的時候,感覺像是一個不經意的玩笑,但是稍稍體味一下,又會覺得他似乎真的就是這麼想的,之所以淡,是因為篤定,無需強調。

突兀的是20這個數字,這可能是在座的老師們聽過的最大的大話了,此時許庭生的成績,在高三10這個普通班大概是20,30名之間,至於整個年段,4個文科班,其中一個重點班,許庭生在年段的排名絕對在140開外。

前世里,老周周學銀總是愛對他後來的學生說一個傳奇。傳奇中的那個學生,在高考前的最後一個多月里從年段140多名考到全段第37名,他就是許庭生。

而今傳奇歸來,優勢似乎要更大的一些。

許庭生小升初是全縣第二名,後來,叛逆加上瘋狂痴迷足球才讓成績落了下來,他擁有很好很好的記憶力,前世,在父親去世以後終於懂事發奮的許庭生,在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把文綜三科都提高到很高的水平,在之後的模擬考和高考中,文綜成績都在全市名列前茅。至於語文,本來就是他的強項,他從高一開始就有在漸海青年報之類的報刊上發表文章,而且一直有閱讀的習慣。

前世他的數學處於中等水平,唯一制約他的是英語。

現在的許庭生,語文依然不是問題,只需把背誦類的考題溫習一下即可。

至於文綜三科,首先他當了四年高中歷史老師,其次他在大學里靠家教賺取生活費,採用的是一種文綜三科「包干」的家教模式,哪怕是在從教以後,他也還有幫班上學生補習政治和地理的習慣,也就是說,這三科他都有很好的功底和天分。

曾經制約他的英語,因為在大二時交了一個英語系的女朋友,他被迫三天兩頭陪著她去英語角,陪著練習口語,幫忙默單詞……在大二當年他就拿下了英語四級,大三,拿下六級,後來做進口建材,口語更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而今只須鞏固下語法和基礎辭彙,他的英語水平應該可以凌駕於幾乎所有同學之上。

這幾科,許庭生都有足夠的信心在一個月內撿起來,現在唯一制約他的,是數學,這玩意許庭生現在估計也就是初中生水平,要補也不可能了。

正是因為數學學科上的弱勢,他才說了全段前20這個目標。麗北中學的教學水平並不算高,每年能考上重點的也就那麼幾個人,所以哪怕數學拖後腿,許庭生還是有信心殺進年段前二十。

如果是高考,許庭生會把話說的更大一些。雖然時隔多年,但高考畢竟是人生最大的幾件事之一,許庭生至今還記得不少高考題。

老周揚了揚眉,微笑道:「50就好,50,我給你泡茶。」

許庭生沖老周會心一笑,他知道,當著其他各班班主任的面,老周是在替他解圍。

從辦公室回來,許庭生連續三節自習課都在瘋了一般的翻看各科教科書,同時拿了一本空白筆記本做著記錄,語文作文,兩句文言文填空,英語作文,還有那篇關於馬拉多納的閱讀理解,一個政治大題,一個三科綜合題,一個地理大題,幾個選擇題,還有許庭生後來身為高中歷史老師研究過無數遍的整張歷史卷……整張。

這些已經足夠他在高考中立於不敗之地。

至於數學,許庭生什麼都不記得。

前世高考的時候,坐在他前面的是同班一個號稱數學公主的女生,因為這個女生暗戀著當時傳說般崛起的許庭生,所以,許庭生自己壓根一個題都沒做,全部「借鑒」了。可惜當年那個女生高考發揮失常,自己只考了84分,許庭生則抄了個73分,最後上了個普通二本。

今生重來,因為其他學科上的優勢,許庭生覺得73分已經完全足夠了,他不打算在數學上再花費任何精力。

黃亞明和付誠看著狀若癲狂的許庭生,以為他剛在辦公室里受了什麼大委屈,也沒敢多打擾,課間休息時,兩人一起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遞給他一個安慰的眼神。

「幹嘛?好好學習去啊,離高考沒多久了。讀書,考試,一件事幹了十幾年了,不幹出點樣來,你們有臉嗎?」許庭生說,這是他前世當了老師以後責罵學生常說的一句話。

兩人看著三人中一向最為懶散無謂的許庭生,瞠目結舌:這小子出去一趟魔怔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