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九十章 終章.時光里山南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有個問題必須問你了。」項凝突然說。 「嗯?」 「你說,如果月薇姐姐一直沒嫁人怎麼辦?」 「……」 「說呀。」 「那我哪知道。」 「男人礙…」項小姐換了感...

第六百九十章終章時光里山南水北

十月份,經過許庭生在中間操作,在一個相對隱秘的狀態下,陸芷欣進行了一項dna檢測。不論周遠黛在靈魂上是誰,怎麼整容改造,從dna的角度,她依然是陸芷欣原來的那個媽媽。

而後,通過債務核算和清償,陸芷欣繼承了周遠黛僅剩的一小部分投資股份。說是小部分,其實其中包含周遠黛通過軟金所持,阿里巴巴超過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佔比。

還有其他一些國內外公司,目前價值不高的小額股份。

周遠黛的先知期2003年結束。2003年,阿里還遠不是後來的那個阿里,周遠黛並沒有那麼重視,只當作是一個廣撒網的普通投資舉動。

而眼下,2008年,阿里的市值也才不到300億。而且正在經歷一場寒冬。

周遠黛不知道,除了許庭生沒人知道,它未來會是那樣的一艘超級巨艦。

這是許庭生對陸芷欣的歉意和補償,在她並不完全知情的情況下。那一天,陸芷欣錯身走過許庭生身邊,沒有說話,沒有回頭……至少現在,這對於她來說並不是一件值得快樂的事。

不久之後,互誠同城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頂著金融危機的風暴逆市大漲。

敲鐘的那一刻,小金山和老金去了,李琳琳和老歪也在……沒有許庭生。

陸芷欣一身幹練的女式西服站在最中間,敲鐘開盤……她是如此的耀眼。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註定一生與眾不同。她屬於戰場,將登上巔峰,折服無數人。

多年之後,她會被無數的榮耀包圍,會收穫無數的溢美之詞,只是沒人知道,在她自己心裡,最重要的評價永遠只有一個:生平僅見陸芷欣。

雖然說這句話的那個人,她已然不願,也不敢再想起。

…………

同樣是在十月,黃亞明擱置許久的電視相親節目《黃金單身漢》在某衛視正視開播,同時攜手星辰微博,進行網路直播和選拔。

在最高點果斷出手并州礦區剩餘煤礦之後,他已經籌集了足夠多的資金。而後終於正式脫離天宜,開始獨立建設自己的娛樂帝國,經紀公司,電影、電視、綜藝,甚至包括院線……

就這樣,在和一個又一個女明星剪不斷,理還亂的花邊新聞中,一個未來的超級娛樂大亨,正以他超凡的不羈魅力,冉冉升起。

與此同時,明耀酒吧也在一家又一家的擴張,並且逐漸覆蓋了國內包括香港在內的多數繁華都市……只有黃亞明身邊最親近的人才知道,酒吧這一塊,其實才是黃大亨真正的心頭肉。

只因為,明耀里的那個耀字。

同樣是因為這個耀字,委員會名單耀眼無比,由葉青親手打理的青橙基金,很快成為了國內最大的助學慈善基金。

張興科、黃亞明、胡盛名,一個接一個極具話題的超級黃金單身漢先後登台相親,節目非議不斷,爭論不斷,但是不容置疑的風靡全國。

它甚至還引發了一場關於價值觀的大規模辯論。

但是,就在無數女孩子放棄掩飾,爭著搶著要上這個「問題節目」的時候,另一場婚姻,引發了更大的討論——國內當前最具國際聲望,無數人趨之若鶩的世界頂級名模游清瀾,正式下嫁星辰科技技術部普通碼農,李寞。

曾經,在星辰的年會上,受到嘉獎的李寞幸運的拿到了游清瀾的電話……當時誰能想象,後來的故事,會是這樣。

儘管李寞手持星辰股份,其實也算有錢人,但是哪怕幾百上千萬的身家,放在游清瀾身邊的那些競爭者面前,也是遠遠不夠看的,甚至放在坐擁數個大牌代言的游清瀾本人面前,都不夠看。

就更不要說社會地位了。

所以,無數人感覺不可思議,無數人感覺,這是童話故事裡才有的情節。

真實的心理只有游清瀾自己才懂。李寞很好,讓她很安心,這是第一。若要說這本還不足以讓她下定決心,那麼,在看過身邊最親近那個人的遭遇之後,她明悟了……什麼才是幸福。

幸福最簡單的公式,就是有一個視你如寶,踏實陪伴,悉心呵護的男人。

若沒有陪伴和呵護,一時的心疼心軟,沒有用,再耀眼的人,沒有用,再深的眷戀,沒有用,再多的糾纏不清,沒有用,再,更沒有用……

所以,游清瀾知道,李寞就是她的幸福。

而許庭生,註定不是李婉兒的幸福,哪怕她願意放下一切,委屈自己,許庭生視若珍寶,陪伴呵護的那個人,依然不會是她。

游清瀾還記得那一天,聽聞許庭生再次出現的當時,李婉兒的幸福和眼淚。

之後,她陪她去了一趟岩州,站在凝園對面的公園角落,看著那個明明應該很忙碌的男人,背著他的小女孩,在夕陽下的草地上一逛就是兩個小時……累了,卻暢快無比的笑著,那麼燦爛。

那天,李婉兒終究沒有出現在他面前。

回去之後,她換了號碼,然後回到義大利,在一家服裝設計學院當了一名老師……開始日復一日,回歸她原來平靜的生活,做她曾經最喜歡做的事。偶爾,也發表一些作品。

「儘管很難,但我畢竟已經做過一次,做了很久……我曾經以為他死了」,李婉以,我就繼續,當作他已經徹底離開了吧。」

「如果不打擾,是我最好的回報,那麼,兩清了……一世許庭生。你說,前世也許曾與我擦肩,卻不曾停步,那麼下輩子,我一定會在人海里,準確的找到你。願那時,我還是你說過,你眼中最美的女人,而你,還少年心性,貪玩愛鬧,還不曾愛上誰。」

「哪怕平凡都好,我都會跟你走……反正,我吃得也不多。」

…………

其實許庭生並沒有別人想象的忙碌。

互誠是陸芷欣的互誠;至誠地產由葉青和方餘慶經營著;家裡有宏圖大志,遊刃有餘的許爸;星辰科技繼續保留職業經理人制度。

除了大方向的把握,必要的會議、活動和決策,許庭生活得還算輕鬆。

至於未來的2015,好像漸漸也不再那麼可怕。包括梁沁也是,畢竟這已經是另一段人生。

和黃亞明一樣,兩個本身坐擁無數財富的人,依然會因為付誠在公司的一次升職,開心的慶祝,一起喝到腳步凌亂,然後勾肩搭背,遊走在凌晨空曠的街道。

然後送付誠回家,看他低頭挨「老師」罵。

至於許庭生自己,和項凝談及未來的時候,許庭生告訴她,「如果可以,這輩子我想陪你走遍世界,看完人世風景,再安安靜靜的,攜手白頭。」

而項小姐發現,「開葷」之後的大叔,好纏好黏人。還好,她那麼喜歡他。

項凝曾經說過,許庭生若想求婚,一定要比他過往做過的所有事都更浪漫。

許庭生想不出來,項凝給了一個建議,讓他在澳門塔上一邊蹦極,一邊求婚。這算哪門子浪漫?恐高症無比嚴重的許庭生剛登上蹦極台,就暈倒了。

這一年放假的時候,許庭生開車直接從學校接上項凝去了盛海國際機常

飛希臘。

看過了無數美景,最後,兩個人坐著直升機,俯瞰整片愛琴海。

「你看那座島。」許庭生指著蔚藍海面上的一座小島對項凝說。

項凝朝他指的方向看去……

圓形的小島落在愛琴海上,有隱在草坪和樹林間的漂亮建築,在島的中心,還有一個巨大的藍色湖泊,像把小島從裡頭鑿出了一個圓,耐庠擔有一處,一塊巨大的礁石突了出來。

「好漂亮啊!看起來好像一顆超級大的鑽戒。」項凝張著小嘴,由衷的感慨說。

許庭生看著她,笑著說:「項小姐,這座島……它是你的。」

「啊?」

飛機降落在小島上。

「嫁給我好么?」許庭生單膝跪地。

「嘻,好呀。」項凝眯著笑眼說。

島上有管家,有工人,園藝師,許庭生其實已經準備很久。

這一晚住在島上,兩個人漫步海邊,聽著浪濤緩緩拍打著海岸。

「有個問題必須問你了。」項凝突然說。

「嗯?」

「你說,如果月薇姐姐一直沒嫁人怎麼辦?」

「……」

「說呀。」

「那我哪知道。」

「男人礙…」項小姐換了感慨的語氣,「她是我見過另一個最愛你的人了,你不在的這一年裡,除了杜錦姐姐,陪我最多的人,就是她。她和我一樣,一直在等你回來。只是為了安慰我,從不把悲傷表現出來。」

「我聽過你們的故事,初中,高中……她的每一步,都是因為你。再後來她讀的大學,學的專業,也是因為你。又因為你不在,她放棄了出國,留下來幫我在星辰工作。」

「她其實一直都在我們身邊不是么?她其實得到的最少,不是么?所以,我不知道怎麼辦了,如果她就這樣一直沉默,卻始終沒有愛上另一個人。」

「apple姐姐有自己的事業,聽你說,爸爸也很厲害。而那個陸姐姐,就更厲害了。設計師姐姐我不了解,但我想,她也很厲害呀。所以,她們都有自己的事業和自己的人生……可是月薇姐姐呢?她跟我一樣,我們的人生,都只有你呀。」

「……」

這個晚上,項小姐說:「我要懷孕,生寶寶。」

許庭生無奈的苦笑,「你還在上大學呢。」

「可以休學一年呀。」

「呃,是倒是,不過你那麼著急幹嘛?」

「不告訴你。反正有因為你,也有小私心……」項凝翻了個身,背對許庭生,「你要答應我,我永遠都是玫瑰……是白月光,不是飯黏子……是硃砂痣,不是蚊子血。」

一年零12天,1925萬字。打下全書完這幾個字的時候,心理的波瀾,比曾經想象的要小得多。

被說爛尾應該是必然的,因為每個人角度和期待不同,我也不曾見哪本書,不被人說。

有的朋友說,要看黃亞明等等每個人的圓滿……那不是故事,是童話,而童話,其實也總是只寫到王子公主相愛為止。

我接下去會一個人喝點酒,然後今晚會寫一篇後記,可能還有些廢話。

我會交代一個個人物和他們未來的走向。但也許,只能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圓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