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死不過是再相逢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7-01-08 15:02  |  字數:4336字

第六百八十九章生死不過是再相逢

一行人下午四點多回到岩州。(8書網然後都默契的不再打擾,把時間留給許庭生去見項凝。

翻過了山海,甚至越過了生死,走上樓梯的時候,許庭生竟然有些緊張

就好像前世他離開後的那三年,曾經回去那家她最喜歡的麵館,那麼想看她一眼,卻又因為哪怕只是一個相似的身影,緊張到不知該往哪裡躲。

終於,今生,還是一樣的突然消失了,一樣的,讓她再一次茫然的等候了。

而且,這一次離開前,他們其實應該算是分開了還來不及和好。

掏出鑰匙開了門。

項凝不在客廳里。

許庭生有些緊張的站在門口。

隔了一會兒,項凝才從廚房出來,她手裡拿著一個鍋鏟,身上穿著碎花的圍裙,頭上戴著綢制的亮色深藍髮帶,上頭有個大蝴蝶結。

「你回來啦我正要做飯呢。」她說。很平常的語氣,就好像只是平常日子裡,許庭生出差幾天回到家裡。

「嗯,回來得太匆忙,沒給你帶禮物這個,零食」,許庭生把手上的塑料袋放下,「這個其實是我剛剛在路口小超市買的。」

項凝點點頭說:「嗯,沒關係。那你先坐一會兒,我要開始燒菜了。」

要是過往,項小姐的這個宣言,其實基本跟她說我要開始炸房子了差不多,許庭生一定會制止,但現在,他只是老實聽話的關上門,走到沙發旁邊坐下。

「要喝水嗎」

「我自己倒好了。」

「嗯。」

項凝轉身回去廚房。

自來水開關開了,水聲,洗菜的聲音鍋碗瓢盆互相磕碰的聲響隔了一會兒,又加進去低低的抽泣聲。

許庭生有些心疼了,走到廚房門口,看見項凝正在洗菜的背影,小小的身板因為抽泣而不時雙肩顫動,他小心的問道:「是還在生我氣,還是因為太久沒見,覺得生疏了你不習慣的話」

「才不是」,項凝沒轉身,嗚咽說,「就是一個人在家等了一下午,時間太長,準備呀,準備呀,結果好像反而不知所措了。」

「我才不會怕你。」她又強調了一句。

這個下午,項凝一個人在家等著許庭生這種幾乎要滿出來的期待感,讓她心慌意亂,甚至慢慢不自覺地越來越緊張。

於是,她先出門去買了菜,然後仔仔細細的打掃了整套房子,接著,又開始換髮型,試戴發箍,然後,還換了一套又一套衣服

她想給許庭生最好的自己,想好了第一句話要說什麼,想著要給他一個用力擁抱,想著,最好不哭,想著,就那麼親過去

可是結果,當她終於知道他就要到了的那一刻,才發現,原來一切的準備,都沒有用。

然後就變成了現在許庭生看到的樣子。strong網8書網/strong

「要不你先去洗個澡吧,睡衣在衣櫃里呢。」項凝故作平靜說。

「好。」

許庭生洗了澡出來,打開衣櫃,看著那裡面,疊得整整齊齊的一件件衣服,捲成漂亮小團兒的一雙雙襪子看見其中一件襯衣上,夾著的小紙條:對不起,我把這件衣服洗破了。

他試著想像,項凝一個人在這個房子里的每一天,是怎樣度過的。想著她一遍又一遍的疊著那些衣服,一遍又一遍的,整理著其實根本不需要整理的一切。

那時候,她是悲傷的哭著還是甜蜜的笑著還有,前世的那三年呢

一瞬間,兩世的情緒,終於完全貫通。

感覺到身後的輕微的腳步聲,許庭生沒敢回頭,怕嚇跑了她。

等待著,等待著終於,細細的手臂環到了他身前,項凝抱得很用力,整個人,緊緊的貼在許庭生背上。

「嗚」終於哭出來了。

「我剛開始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就等啊等」

「我後來都很想你」

「我都有聽話,好好讀書。」

「我就是很想你」

她一邊哭,一邊說,眼淚幾乎浸透了許庭生的後背。生氣的時候,她會咬他的肩膀,心疼的時候,她會輕撫他的身體

漸漸的,情緒都渲泄出來了,許庭生知道,他熟悉的項小姐終於回來了

他回身把她摟進懷裡。

一瞬間除了眼淚和哭泣,全都安靜下來,誰都沒說話,兩個人就這麼抱著,許久。

終於,許庭生柔聲說:「你休息一會兒,我去做飯。」

項小姐從他懷裡抬起頭來,婆娑的淚眼,無辜又可憐的眼神,「你這個時候還想著先吃飯嗎時間都超過很久了」

「嗯」許庭生一下沒想明白,什麼時間超過很久了。

項凝瞪他一眼,「你還記得那支簽嗎」

「生離,死聚」項凝一邊說,一邊拉起許庭生的雙手,環到自己身後,牽引著他的手指,先解開了碎花圍裙的系帶,「生離已經有過了,不許再有了。死聚的意思,就是死也要在一起啊。就算老了死了,下輩子,我也會等你你要記得,一定要找到我。」

一段話說完的同時,碎花圍裙也離開了項凝的身體,落在一旁的地板上。

「所以,你還擔心什麼呢」

「先吃我好不好一會兒,我再給你做飯。」

是啊,山海都已平,還有什麼需要顧忌許庭生微微顫抖著伸出手,第一次,去做一件他前世其實做過無數遍的事。

最後一件衣服將要離開身體的時候,勇敢的項小姐終於羞怯的閉上了眼睛,不在配合,整個軟倒在許庭生懷裡。

許庭生把她抱起來,輕輕放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