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死不過是再相逢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早兩年來就好了晚了兩年,溪山塔下許庭生都已經畢業了。」 這一句話頓時引起了其他幾個女生的注意力。 「就是啊,我就是因為這個,才聽說岩大,然後填了這裡的。也不知道學長會不會回來玩,他可是...

第六百八十九章生死不過是再相逢

一行人下午四點多回到岩州。(mianhuaang.LA好看然後都默契的不再打擾,把時間留給許庭生去見項凝。

翻過了山海,甚至越過了生死,走上樓梯的時候,許庭生竟然有些緊張

就好像前世他離開后的那三年,曾經回去那家她最喜歡的麵館,那麼想看她一眼,卻又因為哪怕只是一個相似的身影,緊張到不知該往哪裡躲。

終於,今生,還是一樣的突然消失了,一樣的,讓她再一次茫然的等候了。

而且,這一次離開前,他們其實應該算是分開了還來不及和好。

掏出鑰匙開了門。

項凝不在客廳里。

許庭生有些緊張的站在門口。

隔了一會兒,項凝才從廚房出來,她手裡拿著一個鍋鏟,身上穿著碎花的圍裙,頭上戴著綢制的亮色深藍髮帶,上頭有個大蝴蝶結。

「你回來啦我正要做飯呢。」她說。很平常的語氣,就好像只是平常日子裡,許庭生出差幾天回到家裡。

「嗯,回來得太匆忙,沒給你帶禮物這個,零食」,許庭生把手上的塑料袋放下,「這個其實是我剛剛在路口小超市買的。」

項凝點點頭說:「嗯,沒關係。那你先坐一會兒,我要開始燒菜了。」

要是過往,項小姐的這個宣言,其實基本跟她說我要開始炸房子了差不多,許庭生一定會制止,但現在,他只是老實聽話的關上門,走到沙發旁邊坐下。

「要喝水嗎」

「我自己倒好了。」

「嗯。」

項凝轉身回去廚房。

自來水開關開了,水聲,洗菜的聲音鍋碗瓢盆互相磕碰的聲響隔了一會兒,又加進去低低的抽泣聲。

許庭生有些心疼了,走到廚房門口,看見項凝正在洗菜的背影,小小的身板因為抽泣而不時雙肩顫動,他小心的問道:「是還在生我氣,還是因為太久沒見,覺得生疏了你不習慣的話」

「才不是」,項凝沒轉身,嗚咽說,「就是一個人在家等了一下午,時間太長,準備呀,準備呀,結果好像反而不知所措了。」

「我才不會怕你。」她又強調了一句。

這個下午,項凝一個人在家等著許庭生這種幾乎要滿出來的期待感,讓她心慌意亂,甚至慢慢不自覺地越來越緊張。

於是,她先出門去買了菜,然後仔仔細細的打掃了整套房子,接著,又開始換髮型,試戴發箍,然後,還換了一套又一套衣服

她想給許庭生最好的自己,想好了第一句話要說什麼,想著要給他一個用力擁抱,想著,最好不哭,想著,就那麼親過去

可是結果,當她終於知道他就要到了的那一刻,才發現,原來一切的準備,都沒有用。

然後就變成了現在許庭生看到的樣子。strong.la/strong

「要不你先去洗個澡吧,睡衣在衣櫃里呢。」項凝故作平靜說。

「好。」

許庭生洗了澡出來,打開衣櫃,看著那裡面,疊得整整齊齊的一件件衣服,捲成漂亮小團兒的一雙雙襪子看見其中一件襯衣上,夾著的小紙條:對不起,我把這件衣服洗破了。

他試著想象,項凝一個人在這個房子里的每一天,是怎樣度過的。想著她一遍又一遍的疊著那些衣服,一遍又一遍的,整理著其實根本不需要整理的一切。

那時候,她是悲傷的哭著還是甜蜜的笑著還有,前世的那三年呢

一瞬間,兩世的情緒,終於完全貫通。

感覺到身後的輕微的腳步聲,許庭生沒敢回頭,怕嚇跑了她。

等待著,等待著終於,細細的手臂環到了他身前,項凝抱得很用力,整個人,緊緊的貼在許庭生背上。

「嗚」終於哭出來了。

「我剛開始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就等啊等」

「我後來都很想你」

「我都有聽話,好好讀書。」

「我就是很想你」

她一邊哭,一邊說,眼淚幾乎浸透了許庭生的後背。生氣的時候,她會咬他的肩膀,心疼的時候,她會輕撫他的身體

漸漸的,情緒都渲泄出來了,許庭生知道,他熟悉的項小姐終於回來了

他回身把她摟進懷裡。

一瞬間除了眼淚和哭泣,全都安靜下來,誰都沒說話,兩個人就這麼抱著,許久。

終於,許庭生柔聲說:「你休息一會兒,我去做飯。」

項小姐從他懷裡抬起頭來,婆娑的淚眼,無辜又可憐的眼神,「你這個時候還想著先吃飯嗎時間都超過很久了」

「嗯」許庭生一下沒想明白,什麼時間超過很久了。

項凝瞪他一眼,「你還記得那支簽嗎」

「生離,死聚」項凝一邊說,一邊拉起許庭生的雙手,環到自己身後,牽引著他的手指,先解開了碎花圍裙的系帶,「生離已經有過了,不許再有了。死聚的意思,就是死也要在一起埃就算老了死了,下輩子,我也會等你你要記得,一定要找到我。」

一段話說完的同時,碎花圍裙也離開了項凝的身體,落在一旁的地板上。

「所以,你還擔心什麼呢」

「先吃我好不好一會兒,我再給你做飯。」

是啊,山海都已平,還有什麼需要顧忌許庭生微微顫抖著伸出手,第一次,去做一件他前世其實做過無數遍的事。

最後一件衣服將要離開身體的時候,勇敢的項小姐終於羞怯的閉上了眼睛,不在配合,整個軟倒在許庭生懷裡。

許庭生把她抱起來,輕輕放在床上

「別怕,我不蹬你了。」閉著眼睛,項小姐溫柔的說。

許庭生輕柔的親吻著她的身體。

漸漸的,項小姐的喘息越來越重,「臭流氓,你,你怎麼哪裡都親」

「因為你身上每一寸,我都想得很厲害。」許庭生的聲音里,也夾著粗重的喘息。

終於,伴隨著項凝的一聲悶哼,許庭生完成了一項「偉大事業」。

「很痛嗎」許庭生一動也不敢動,小心翼翼的問。

項凝眉頭皺著,卻微微搖頭,「比起你不在的每一天,一點都不痛。」

許庭生在她唇上輕輕啄了一口。

「唔,不是這樣」項凝說,「你能不能,能不能一邊一直很用力的吻我,再一邊埃」

「為什麼是不是怕太痛」

「不是,是是我會有奇怪的聲音發出來,我都忍不住好倒霉啊,會很害羞。」

許庭生笑了一下,「那我可不管。」

終於,絲質的棉被上,小船在溫柔的浪里輕輕的,盪啊盪項小姐饞死了狗熊大叔的小.蠻.腰,像一條小蛇在生澀的扭動

晚上十點,說好一會兒要給大叔做飯的項小姐餓了。

當然,做飯的人已經換成了大叔,而且做好之後,還得端到床邊,一勺一勺的餵給項小姐。若不然,小項凝眉頭一皺,喊一聲疼,再說一句,你剛剛一點都不心疼我許庭生哪裡扛得住

完成了人生大事,再吃過飯,項凝已經徹底「復活」了。

她把日記本拿來給許庭生看,自己也靠在他懷裡,不時伸手地指著上面的文字,嘰嘰喳喳的說著:

那天,我寫著寫著都哭了;

那天,我又想到以前了;

那天,雨好大你不在。

第二天早上,兩個人都一樣,迷迷糊糊就睡到了將近十點。

許庭生把手臂從項凝身下抽出來的時候,項凝醒了,看一眼赤膊的許庭生,迷迷糊糊的探過身來在他胸口親了一口,說了句「臭流氓老公早上好」,又鑽回去要繼續睡。

許庭生搖了搖她的肩膀,柔聲說:「都醒了,就起床吧。」

「唔,不要。」項凝嬌聲道。

「可是今天開學,你要去岩大報道呢。」許庭生說。

「下午再去呀,反正這麼近。」項凝把被子提了提。

「要收拾東西吧」

「你收拾我還疼呢。」項凝故意可憐兮兮的說。

「呃,對了,你去學校,是不是就要住一星期氨許庭生突然問道。

「嗯,怎麼了」

「那能不能」許庭生談到她耳邊,小聲問了一句。

項凝抬頭看著他,「臭流氓,暴露真面目了吧你以前還裝作不好色。」

許庭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那,東西你收拾。」

「我收拾。」

「送我去報道。」

「這個肯定埃」

「還要幫我報名,鋪床,」

「我倒是願意,可是那是女生寢室氨

「開學又沒事。我不管,反正我什麼都不做,全部都你做好不好唔,好疼。」

許庭生沒辦法了,只好全都接受。

項凝狡黠的偷笑,然後咬著嘴唇,看著許庭生,小眼神里生澀的風情和誘惑閃動,還有一絲兒終於證明了自己很有魅力的小得意,低聲說:「那嗯。」

梅花溫柔的又開一度。

下午,許庭生開車送項凝去了岩大。

辦完手續到寢室,裝著可憐柔弱的項小姐,真的就一點忙都不幫,徹底袖手旁觀。當然,其餘來上學的孩子,其實也都差不多,大多由家長代勞。

許庭生跟一群送孩子上學的叔叔阿姨一樣,擼袖子開始動手幹活衛生間人多擁擠,許庭生拿了一個臉盆,出去打水。

他剛走沒一會兒。

「哎,好難過氨項凝同學的一個新室友說,「要是早兩年來就好了晚了兩年,溪山塔下許庭生都已經畢業了。」

這一句話頓時引起了其他幾個女生的注意力。

「就是啊,我就是因為這個,才聽說岩大,然後填了這裡的。也不知道學長會不會回來玩,他可是我們中文系的直系學長哦。」

「難,不是說學長消失一年,不知跑哪兒玩去了嗎我估計只有校慶什麼的,才能見到了。」

「唉,校慶什麼時候啊好想見一下學長啊要是能聽他唱首歌就更好了,牡丹亭外也行,方圓幾里更好」

這時候項凝插了一句,「你們要是見到他,能認出來嗎」

「我能,我能」,一名剛到不久的室友舉起手,「我暑假可是天天看著學長的新聞、照片和視頻啊,只要他出現,我看」

許庭生剛好打了一盆水,端著,從門口走進來,準備用做抹布的毛巾搭在肩上。

「到。」那名女生把前一句話的最後一個字說完,跟著諾諾的道,「哇,許庭生氨

「氨

一群人扭頭看過來。

「哎呀,你」

「你,你你」

「你是不是」

許庭生點了一下頭,這個不可能也不需要再繼續瞞了,「你們好,我也是岩大中文系的,不過已經畢業了,我是那個許庭生。」

一片目瞪口呆中,許庭生大汗淋漓,在項凝的鋪位上忙碌著,擦桌子,鋪床上上下下。

「那個,學長是你的」終於,一個女生壯起膽子問項凝。

「男佣。」項小姐開玩笑說。

晚上還有一章,大結局。

然後之後還有一章後記,一個完本感言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