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八十七章 平山海(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知道。」 頓了頓,他又說了一句:「可是,你今天要殺項凝,就必須先殺我。我是不願意為她拚命,紳士,我一直不希望許庭生跟她在一起,可是我很清楚,如果她死了許庭生也就完了。」 杜錦看了一...

第六百八十七章平山海四

無論杜錦有沒有打暈項凝,樓對面的那個殺手,都絕沒有機會開槍。mianhuatang.la網因為他的對手,是一個在現代社會,仍然可以靠玩刀玩到這個等級的人。

他不玩槍,但是連用槍人呼吸的節奏都能把握。

所以,剩下能殺項凝的人只有杜錦。

項凝依然昏迷在沙發上

而杜錦,蹲在地上,麻木但是仍然流暢無比的在組裝一把德國制p229型手槍。

她現在要殺項凝根本不需要用槍,所以,這一刻,其實就連杜錦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準備殺項凝,還是在擔心對面那個人衝過來

她要殺她,因為周遠黛的命令從來都不能違抗。

她想保護她,就像姐姐保護妹妹,是一種本能。

「。」

「。」

彈夾推入的那一刻身後的門一聲輕響。

杜錦條件反射的回頭,拿槍的手指向門口

然後,她看到了一樣拿槍指向她的黃亞明。

就在剛剛那一刻,千鈞一髮的決定,黃亞明讓刀手去對面,而自己,來這裡這個決定的明智之處在於,如果這一刻,出現在門口的人是刀手,杜錦肯定已經開槍。

但是現在,這個人是黃亞明。

杜錦的手,在抖。

杜江對於許家來說一直是可信的,他的過往經歷,包括牢獄之災,鍾武勝就有參與、見證。

因為杜江這個親哥的存在,杜錦被介紹到許家,所有資料和記錄經私下查證,明確無誤然後,關於她的一切,就幾乎沒有再引起任何懷疑和警惕,彷彿自然而然,合情合理。

畢竟那時候,許庭生還沒有完全意識到周遠黛的威脅有這麼直接,這麼大。等他發現的時候,思維已經有了慣性,對杜錦的信任已經變成固定思維他很難再回頭去做細緻的檢討,發現疑點。

另一方面,杜錦之前的表現,也確實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她一直盡心儘力,而且和項凝關係親密,沒有一絲作假的痕。(mianhuaang.LA好看棉花糖

但是,如果回過頭想想,把杜江抽離,那麼,杜錦的存在就會變得非常突兀。

她從國外歸來,經過專業培訓,精通槍械。許庭生一直懷疑她有槍,但是因為國人固有的觀念,心理上反而刻意在迴避這件事。

仔細回想的話,她某種程度上其實一直在刻意避免自己與許庭生過度接觸和親近。

已經陌生的父母,突然叫她回去相親她因此離開了一段時間。

一個她這種等既嗽保居然能讓咚咚沒有損傷就從身邊消失,而且毫無察覺要知道,咚咚是狗,是一條很不懂事的狗,見到陌生人,狗的第一反應,會叫。

其實,所謂的因為相親離開的那段時間,只是因為杜錦和項凝過度親近,被叫回去做「思想教育」了。

其實,在面對許庭生詢問咚咚事件的當時,杜錦的話半真半假她利用許庭生對周遠黛實力的過分推測,造成了他的思維盲點。

其實最關鍵還是因為,她真的很喜歡項凝。否則,這一點會是最難演的。

事情一直到許庭生被周遠黛直接帶走的那個晚上才發生變化。

那天晚上,在回家之前,許庭生是和黃亞明呆在一起。閑聊之間,黃亞明告訴許庭生,杜錦小時候因病被領養,在被訓練和塑造的過程中,傷痕纍纍

就在那一瞬間,許庭生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什麼。

思路不夠清晰明確,周遠黛的事情,也還不能對黃亞明明言,加上以為還有時間當時,許庭生只是隨口提了一句,杜錦好像有點奇怪。

他沒想到自己會就這樣被迫離開,連多一句,都沒來得及說。

而他消失之後,那一句「杜錦好像有點奇怪」,就成了黃亞明心裡最大的疑點,最重要的線索,同時也是他默默找尋許庭生的突破口

所以,不管這段時間杜錦怎麼想,至少在黃亞明而言,所有的接觸,其實都是帶著目的的表演。

黃亞明怎麼可能在許庭生離奇失蹤后開始一段曖昧

這個道理其實很淺,只是當時,幾乎沒有人意識到。

而後,在完全沒辦法聯繫到許庭生,而岑祁山也絕不敢聯繫他的情況下,黃亞明就這樣,保持忍耐和冷靜,孤獨的默默追查對任何人都不露半點聲色。

他確實收穫了很多東西,包括在對面樓隱藏的那個人,也包括杜錦可能的真實目的

可是他沒辦法,他不敢動他們,甚至不敢做什麼布置,怕被發現歸根到底,他是怕激怒杜錦背後,控制著許庭生的那個人。

一直到今天,黃亞明明確知道周遠黛破產然後聯想,分析,結合對許庭生之前行為的推測最終,得出了結論。

若是換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依然無法聯繫到許庭生,一定會慌亂,或者胡思亂想,然後悲傷還好,這個人是黃亞明,他沉靜而且果斷。

做不到的事,再擔心也先放下,否則只會浪費時間,貽誤時機

冷靜下來,想想現在能做到,該做的

黃亞明第一時間通知許爸杜江可疑,然後帶著那名刀手趕往項凝家裡。

同一時間,不同地點。

許庭生急著想奪門而出,被兩名聾啞黑人打得滿地找牙。

杜江突然被鍾武勝真正全力的一記半步崩拳轟到在地,一臉茫然,然後昏闕。

杜錦和黃亞明,依然拿槍指著對方在他們之間的沙發上,項凝依然昏迷,什麼都不知道。

「不關我哥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杜錦先開口。

「哦」,黃亞明說,「周遠黛已經完了,收手吧。」

杜錦搖了搖頭,「不可能的,你不了解她永遠不會輸。」

黃亞明透過她的眼神,就可以判斷她的狀態,她不是在演。

「你走吧。出去。」杜錦說,「帶上足夠多的人再來找我。我想你應該都猜到了,沒錯,我一直在出賣許庭生的信息,現在,我得到的指令,是殺項凝。走啊,你現在不走,怎麼幫他們報仇」

黃亞明緩緩地搖了搖頭。

「你不是我的對手,拿槍也沒用。」杜錦又說了一句。

放棄說服她的可能,黃亞明點頭道:「我知道。」

頓了頓,他又說了一句:「可是,你今天要殺項凝,就必須先殺我。我是不願意為她拚命,紳士,我一直不希望許庭生跟她在一起,可是我很清楚,如果她死了許庭生也就完了。」

杜錦看了一眼他的眼神,有了答案。

「你會像許庭生喜歡項凝一樣喜歡一個女人嗎」她突然問了一個很突兀的問題。

「不會。」黃亞明搖頭。

「所以,這段時間,都是假的,對嗎」杜錦問。

黃亞明不說話。

「可是我當真了我喜歡你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喜歡一個人。還有,我恨你恨你為什麼不繼續騙我。」

杜錦扣動了扳機。

黃亞明條件反射,晚一步,也扣動了扳機。

「。」

「砰。」

第一聲是空膛擊發的聲音,彈夾應聲滑落下來。

第二聲,才是槍響。

杜錦倒下了。

一邊是十幾年刻意塑造,她連一絲違抗都生不出的周遠黛,還有回頭無路,向前也無路的茫然另一邊,是她妹妹一般的項凝,還有她第一次愛過的男人。

所以,這是她唯一的選擇。

後來,項凝曾經問起過,「杜錦姐姐呢」

「她去國外執行秘密任務了。」許庭生說。

「那可以聯繫嗎我有點想她了。」

「不可以,都說了是秘密任務了。」

「那她還回來嗎」

「她以後就定居國外了,而且這次任務之後,就會跟原來的身份告別,開始平靜的生活你看電影什麼的應該知道吧她們這行,想要退出,然後平靜自在的生活,很難的所以,我們不可以打擾她。」

「哦,也不知道她談戀愛了沒有。」

「那我就不知道了。」

「她和黃亞明也不會聯繫嗎」

「不會。」

「唉,好可惜。我以為他們會在一起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