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六章 平山海(三)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7-01-08 15:02  |  字數:2496字

第六百八十六章平山海三

周遠黛用於威脅許庭生身邊其他人的力量,大多來自那些和她聯繫密切的地下傭兵組織。(8書網

自然,他們早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針對的對象是誰。

當周遠黛依然強大無匹的時候,一切都不是問題,他們願意為她冒這個風險,去獲取利益,同時維護他們之間的關係。

但是後來,情勢變了,為一個已經破產,並且正被無數人針對的周遠黛賣命,招惹麻煩,與許庭生成為死敵這不明智。講究利益的時代,以生存和利益為目標的組織,不可能不知道怎麼選擇最好。

他們果斷退出了。

剩下周遠黛自身可用的人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她重生這一世最大的一個原則就是,不依賴誰,也不信任誰。所以,她身邊那些經過專業培訓的人,大多被人為塑造,而且聾啞致殘,變成了機械。

就連岑祁山,在最初的近十年時間裡,見到的其實都不是周遠黛本人。而近幾年,當周遠黛整容完畢,殺死另一個自己,真正親身上陣,他們就不再親密。

例外自然還是有的,周遠黛其實也有幾個哪怕是她不斷整容的那些年,都有機會不時見到她,並由她親自塑造的人。

這樣的人很珍貴,在周遠黛確認了許庭生的情況之後,安排了兩個在他周圍,一個在暗處隱藏,另一個,直接接觸。

在許庭生被直接控制之後,這兩個人負責的對象,變成了項凝。

所以,收到周遠黛最後一條簡訊的人,其實並不止杜錦一個。

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8書網8書網

杜錦一度祈禱過,希望這種情況可以永遠不要出現。但現在,手機屏幕上的指令,無比明確。

她跟那些僱傭兵不同,自十歲出頭開始,杜錦就每天被不斷洗腦,每天,被嚴格塑造,與此同時,對於周遠黛,她有感激,有恐懼更有盲目的信仰和崇拜。

這種慣性的盲從,讓杜錦連回復詢問一句的想法都絕不會有。她不知道,周遠黛這一刻其實已經死了,事實上,哪怕有人這樣告訴她,她也不會相信。

「杜錦姐姐。」

杜錦拿著手機發愣的時候,盤腿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項凝扭頭喊了她一聲。

「啊嗯」杜錦有些慌亂,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我發現你最近很奇怪哦。」項凝笑著說。

杜錦腦袋「嗡」的一聲,整個人不自覺的緊張起來難道她發現了

事實上,哪怕真的發現了什麼,項凝對於杜錦而言,也不構成絲毫威脅。

「那我在怕什麼」杜錦問自己。

答案其實很明確也很簡單。人畢竟是感情動物,杜錦這一生到今天為止,真正意義上最親近的人,其實就是項凝兩個人相處已經很久了,而且彼此之間,根本就不像僱傭關係。項凝對杜錦,從沒有過一絲居高臨下,沒有過一絲摻假。

她們就像是姐姐和妹妹,像是閨蜜。

如果事情被拆穿,杜錦也許可以在一秒之內殺死項凝,但就是這短短一秒,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面對項凝的目光。

「她一定會很難過。」杜錦想著。

「嘿,你看你這麼緊張」,不遠處的項凝依然天真的笑著,語氣神秘的說著,「我是想說啊,我接下來就上大學了,姐姐不用再天天陪著我,時間會很多所以,應該好好談個戀愛了呢。」

原來她關心的是這個因為這一句,杜錦胸口又是一陣痛疼。

「姐姐。」項凝又叫了一聲。

「嗯」杜錦勉強回過神來,抬起頭。

項凝眼神里透著你知我知的曖昧,狡黠的笑著,「其實,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的話,女孩子主動一點也不是不可以的呀姐姐你懂我的意思么而且,那個人,看起來好像也對姐姐有意思哦。我可從沒見過他這麼經常來我們家,這麼愛跟哪個女孩子聊天呢。」

項凝在鼓勵杜錦。話已經說得再明確不過了。而所謂的「那個人」,自然就是黃亞明。

黃亞明之於杜錦,是特別的。像杜錦這種情況的女人,如果要喜歡上一個人,那個人一定要讓她產生一定程度的崇拜感。這一點許庭生沒做到,因為生活中的許庭生,太小男人了。但是黃亞明做到了,他的自信果斷,睿智冷靜,他的野心勃勃,梟雄氣質,能帶給杜錦那種被征服的感覺。

這段時間接觸下來,杜錦不知不覺已經陷了進去。而且正如項凝所說,黃亞明看起來,似乎也對她有點特別的意思。

多少個夜晚,女殺手獨自躺在床上,一邊想啊,偷笑啊,一邊害羞和糾結。這原本就不應該,也不正常。

「哎呀,你倒是說句話呀。」項凝催促道。

「我」杜錦走到項凝身後。

玻璃窗上,有光點閃動了一下。

「對不起。」杜錦輕聲說了一句,說話的同時,手刀快速擊打項凝頸後

項凝一聲未發就昏了過去,然後躺倒在沙發上。

不管最後能不能做到,杜錦都沒辦法直面一個清醒的項凝。

同一時間,因為項凝的躺倒,在對面一棟樓的某個房間里,另一個接到周遠黛指令的人,剛從狙擊槍的瞄準鏡里發現自己突然失去了目標。

他一直都能觀察到這邊的情況,因為發現杜錦遲遲沒有下手,他剛把狙擊槍架起來準備由自己來解決。

「嗯」

就在他困惑的這一瞬間,一道刀光閃過一張看起來像工地大叔的人臉出現在狙擊鏡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那人從懸空的陽台底下一躍而起,出刀快到他連扣動扳機都來不及。

不過小臂長的刀刃,伴隨著用刀之人騰身而起的身形,自右下方反撩而上切斷手腕,切進胸膛,切開咽喉

曾經,為了替譚耀報仇,老金給了黃亞明三個人,一個猥瑣老律師,一個背上紋青蛇的女人,還有一個,是連在并州礦區都令無數大佬不能安枕的可怕刀手。

三個人里,黃亞明動用過兩個,唯有這個刀手,他一直沒動用過。

這是殺器。黃亞明一度很珍惜,準備用在刀刃上。但是自許庭生離開之後,他的任務就只剩下了一個,暗中保護項凝

說實在的,黃亞明一點都不喜歡項凝,更不認為許庭生和項凝在一起是一個好的選擇。

但是,他依然做了這樣的決定只因為,許庭生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