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八十五章 平山海(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算盡了一切,卻算不到今天臨時的變化,周遠黛不知為什麼,突然帶著他換了地方…… 這一刻,在他的腦海中,莫名的突然出現四個字:生離、死聚。 那支簽,真的是命? 「怕死嗎?」周遠黛突...

第六百八十五章平山海

不久前,周遠黛曾經跟許庭生說過,「所愛隔山海」的下一句,是「山海不可平」。

當時許庭生沒說話,但是其實在心裡回答:那我就移山填海。

他做到了,搬倒了財富、實力也許是他幾十倍的周遠黛……

伴隨著又三家銀行在下班時間到來前宣布倒下……周遠黛,正式宣告破產。一個帝國般的龐然大物,就這樣,轟然倒塌。

也正是這一刻,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啟動,周遠黛和她旗下相關的所有產業,才第一次真正浮現在大眾眼前。亦如深海之下的巨獸,只有到它奄奄一息,肚皮朝天的時候,才出現在海面。

食肉的魚群會聞著腥味蜂擁而至……

坐在許庭生的對面,

周遠黛的面部肌肉不停的抽搐、顫動。

她上一次有這樣的墜落感和無力感,不是前世的死,而是今生,當她失去先知的那一刻。

那一次,她從「神」變成人,但依然是一個凌駕於無數人之上的人,因為她依然掌握著巨額的財富,龐大的勢力。

而這一次,她將徹底成為一個普通人,或者,連普通人都不及。

因為一個像她這樣的人,是註定無法在徹底失敗后,如一個普通人那樣活著的。她自己的心態決定了她做不到,而別人,也不讓。

周遠黛過往的行事手段和風格決定了,當她強大,人人懼怕,但是也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所以一旦她倒下,就會有無數曾經的敵人、對手,或來自其他邪教,或來自政商勢力,或已然流落街頭……不論強大還是弱小,他們都一樣,會迫不及待想撲上來,給她一刀。

而她和那些地下傭兵組織之間在經濟上的牽連,也註定了,她這一次會成為他們的罪人、仇人。

周遠黛在癲狂和得意之下,押上去的,其實是無數人的錢。這個世界可以有人無情無愛,但絕沒有一個人可能在做大到一定程度的情況下,沒有利益共同體。

周遠黛在自己的世界里,對所有人冷酷無情,只有利益關聯,那麼反過來,一旦這種利益關聯遭到破壞,甚至變成損失……別人,也會還她一樣的冷酷無情。

「一點都不擔心這些人會死嗎?」周遠黛把那份名單拿出來,放在桌上,她在試著威脅許庭生,找轉機,因為她面前的這個人,還在先知期。

「來自雇傭兵的力量,應該已經撤回去了。而那些你最忠實信徒,可能正在被追殺。」許庭生回答。

「哦,這麼快?是誰在向外傳遞消息?」周遠黛問完想了想,又問道:「岑祁山?」

許庭生點了點頭。他跟岑祁山之間最關鍵、最隱秘的交流,每一個致命環節的行動布置,其實是在apple外婆去世那一次完成的。用水,寫在棺材蓋上。

「你贏了」,周遠黛笑了笑,「可惜,你來不及阻攔我殺你。今天的巧合……我突然帶著你換了地方,這裡一時半會沒人能找到。」

「而他們……」她指了指自己身後的那兩個聾啞人,「他們什麼都不懂。除了對我服從。」

許庭生沒說話,默認了周遠黛的說法。他算盡了一切,卻算不到今天臨時的變化,周遠黛不知為什麼,突然帶著他換了地方……

這一刻,在他的腦海中,莫名的突然出現四個字:生離、死聚。

那支簽,真的是命?

「怕死嗎?」周遠黛突然問。

「有點怕。」許庭生坦然說。

「那不如我先問你一個問題?」

「好。」

「這次你的損失也很大。而且你的先知期就要結束了。想過如果活下去,你以後的人生嗎?」周遠黛看著許庭生的眼睛,「失去先知的感覺,你能想象嗎?再一次變成前世那個平庸的你?枉費這一世重生?」

其實還有足足七年,但是先知期的問題,顯然是不能說的,許庭生想了想,帶著幾分誠懇,幾分自嘲說:「至少我比前世有錢很多啊!對我來說,可能幾千萬就算很多了……何況還不止。至於變得平庸……大不了我還去教書,然後娶妻生子,平凡生活,慢慢老去。」

「甘心?」

「甘心。」

在這一點上,周遠黛註定無法理解許庭生,但是很快,她捕捉到了另一個點,周遠黛覺得,這才是許庭生哪怕失去先知,也能平靜快樂的活下去的關鍵。

她猜對了。

這是一個可以真正徹底毀掉許庭生的人生,讓他終其一生不能解脫痛苦的點。

這也是周遠黛最後的,最瘋狂的,比殺死許庭生更殘忍的報復。

「我想我的時間不是太多了,這地方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總能找到的」,周遠黛指了一下自己身上裝神弄鬼的長袍,說,「我不能讓自己死在一群螻蟻手裡。」

她搬了一條椅子放在牆邊,打開窗戶,站上去。

「你能甘心,我不能。我不甘心……我要再重生一次……我還要做神。」她似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許庭生說話。

這一刻,從眼神就可以判斷,她已經徹底瘋了。

許庭生觀察逃生路線,做好了最後一搏的準備。

「我不殺你……你別妄想,我不會把再次重生的機會讓給你的」,瘋了的周遠黛表情猙獰的看著許庭生,歇斯底里的說道,「但是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因為,我有比殺死你更好的辦法來報復……我要讓你痛苦終生。」

瘋狂的大笑過後,周遠黛用手指在手機上按了一下,發出去一條早已經編輯好的簡訊。

她把手機舉起來給許庭生看。

已發送信息只有短短七個字:殺死那個小女孩。

「快猜,是誰?」

「你來不及的。」

周遠黛說完這兩句話,拿著手機轉身從窗口跳了出去……

兩名很可能從小就是人造的聾啞人,沒有得到指示,站那不動。

「是誰?」許庭生在猜。

如果他看過項凝的日記,其實很容易猜到。

因為她說,咚咚,很怕杜錦……

所以,曾經,並不是真的……周遠黛手下的人強大到能毫無動靜就從杜錦身邊把咚咚抓走……而是抓走咚咚的人,本來就是杜錦。

她是周遠黛一直埋在許庭生身邊的暗線。

現在,就在項凝身邊。

為免大家擔心,還是說一下,按這本書的設定,前面有提過的,兩個重生者的先知期不能重疊,所以,許庭生先知期還在……周遠黛死了,就徹底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