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八十四章 平山海(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殺戮。 事實上,跳樓的只是最少數,因為經濟動蕩,飢餓和疾病會掠奪更多生命。 同一時間,遠在岩州的陸芷欣在對著手機嘶吼了無數遍后,終於無奈的放下了……然後無聲的痛哭。就在剛剛,打完最後一...

第六百八十四章平山海

很久以前,它是印第安人的土地,

四百年前,它是荷蘭人的一道牆,

兩百年前,它是梧桐樹下的金融種子,

一百年前,它締造了美國的崛起,

後來,它成了一張撒向世界的金融之網,

這張網強大又脆弱,光明又黑暗,

這張網既能讓經濟加速,也能讓經濟窒息,

它就是——華爾街。

紐約市曼哈頓區南部從百老匯路延伸到東河,有一條街道,全長僅三分之一英里,寬僅為11米,它的名字,叫做華爾街。

它可以是不眠的金色燈塔,縱情狂歡的舞台,也可以是,一個荒涼破敗,橫屍遍野的……超級大墳常

2008年,9月。

貝爾斯登的格雷今天本來不想起床上班,勉強過來之後,發現辦公室咖啡機壞了,於是,他把它砸了。

奇怪的是,整個辦公室,沒人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美林的博格丹向窗外扔了一團報表……

砸到了雷曼銀行員工愛德華的頭。

當時,格雷正抱著一個紙箱,一邊準備回家,一邊想著,佛羅里達那套別墅的房貸,還要不要繼續還。

或許他應該先想,丟了工作之後,拿什麼還。

摩根士丹利的高管會議從凌晨三點開到了次日下午,仍然無人被允許離開。

…………

哀鴻遍野的華爾街,浩劫終於露出了它本來的面目。

這原本一直是周遠黛期待的……

然而,事情最終卻慢慢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和想象。包括美國政府……除非它不過了。

周遠黛早先就在這場浩蕩賭局的兩邊都下了注,因為賠率和槓桿的關係,找不到任何輸的可能……何況她還贏了,賭對了這場席捲美國的金融危機。

一場賭局,閑家大勝卻顆粒無收,可能嗎?

可能,答案只有一個——莊家破產了,無人賠付。

在手中的cdo先一步變成一堆廢紙之後,周遠黛猛然才發現,她真正的賭注,cds,竟然也是一樣的命運。這就像是你買了保險,交了大筆的保費,等到收取賠付的時候……保險公司倒閉了。

這與前世的情況並不完全相同。前世,cds的出手機會一直存在到最後關頭,仍然有人成功在火中取栗,而這一世,幾乎「無人生還」。

前世,美國金融危機前後倒閉的銀行超過160家。

華爾街五大投行只活下來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而且兩者都是在美聯儲直接出手,並轉型傳統商業銀行的情況下才得以生存。

在此過程中。

貝爾斯登破產之際被摩根大通收購;

管理資產超萬億的美林證券,以大約440億美元的價格將自己出售給美國銀行;

全美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直接破產。

夠慘烈了嗎?

問題是,這一世,更慘烈。

這一世,因為債務更高,摩根大通拒絕收購貝爾斯登,貝爾斯登直接破產。美林證券債台高築,徹底失去收購價值,直接破產。

原本就會死的雷曼兄弟照原樣,死得一點動彈沒有。

而原本活下來了的摩根士丹利,這一次看來也有死無生。

是誰把局面作到了這一步?

是誰往爆炸現場又扔進去油桶?

答案是周遠黛自己。正如她之前跟許庭生說過的,重生十餘年,她的資產規模遠超想象……恰恰因此,她的徹底介入,全盤押上,將危機擴大化了。

她不但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將駱駝連屍體都砸得稀巴爛的千斤巨石。

…………

22層的高樓,玻璃外牆理的一點燈光。

另一側牆面懸挂的大屏電視上,金髮的美女主持正在轉述美國政府最後的決定:美聯儲全力救援高盛,並祝摩根士丹利好運,同時表態,征服將趁此機會,徹底重建美國的金融秩序。

周遠黛把目光從壁掛電視上移開,轉向坐在她對面的許庭生。

「我連一份來自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cds都沒有,對嗎?」她問。

「對。」許庭生回答。

「所以……」周遠黛知道了,一切都是許庭生設計好的。

「兩條路,都是死路。我為了誘導你走的那一條,是死路,我留給自己,等著你發現的那條後路,也是死路……不論哪一條,只要你完全踏進來,就有死無回。」許庭生看著她說道。

他此刻的處境,看起來與這一年多時間裡絲毫無異,只是一個人孤單的坐在那裡……但是,他其實已經逆轉了一切。

「所以,張興科的背叛,你的絕望自殺……那齣戲,就是誘導我最後全盤押上的最後一環?」

「可以這麼說。在那之前,不管我怎麼表現,怎麼說,你都不會盡信,更不可能全盤押上……人的本性就是這樣,比起別人,總是更願意相信自己的發現……而且這個發現的過程越曲折,越艱難,越是差點錯過,最後就越是深信不疑。」

「更何況,那一次我給你的,是真相……世上最殺人的謊言,就是真話。」

許庭生說完靠在椅背上,看著玻璃牆外,不再說話。

周遠黛一樣扭過頭。

一個人影突然從對面樓頂一躍而下。

在場不管是許庭生還是周遠黛,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也並不關心。在這幾天和之後的一段時間,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一樣的事情,會無數次的發生——和平年代,銀行家殺人最多,這是一場徹底的大殺戮。

事實上,跳樓的只是最少數,因為經濟動蕩,飢餓和疾病會掠奪更多生命。

同一時間,遠在岩州的陸芷欣在對著手機嘶吼了無數遍后,終於無奈的放下了……然後無聲的痛哭。就在剛剛,打完最後一通電話,陸芷欣繼十歲不到失去母親之後,又失去了父親。

陸平源死了。他剛剛從許庭生和周遠黛對面的樓頂一躍而下。

這兩個人,一個是他瘋狂的因,另一個是結果——某種程度上,正是許庭生間接害死了陸平源,因為當初,他本有機會勸他不要進常但是在陸芷欣問他的當時,因為陸平源和周遠黛的關係,怕計劃暴露,許庭生選擇了閉嘴。

陸芷欣終有一天會明白過來,也許怨不了許庭生,但也註定無法再愛。

她的路,多麼像一條成王的路,絕了情愛,見了枯骨,然後孤身一人,一往無前。

***

心情非常沮喪,抗壓能力太差了。

如果張興科的背叛和許庭生的自殺,當時文中不寫他是故意的,後面的章末,也不做解釋……這幾章「平山海」的味道和衝擊力,會大多少……

會有多少,哇,原來是這樣。

可惜,沒扛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