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二章 小小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7-01-03 21:41  |  字數:3149字

第六百八十二章小小

2oo8年,7月底。

一切都如預期的在展,周遠黛手中的cds和其他做空工具,價格大幅度上揚。到這個時間,華爾街甚至已經出現為了獲益或對沖避險的投資銀行在市場上大量尋求收購bsp比如高盛。這個美聯儲的親兒子一方面還在無恥的四處兜售cdo產品,另一方面,已經在私下大量收購bsp但是,周遠岱不著急。

一是因為她還在期待更好的局面二是因為,她手裡的量實在太大,整體轉售的話,沒有人能一口吃下,而分批流出,只會拉低市場整體價格,得不償失。

或許正因為她心情好,許庭生重新獲得了申請外出的權利。

穿過街道,許庭生走進一家中餐館,身後跟著兩名聾啞隨護,還有一個雖然不聾不啞,但是除了監視許庭生,絕對一聲不響的周遠黛的親信。

已經習慣了,許庭生在一片有些疑惑的目光中獨自坐下,點了辣椒炒肉,酸菜油渣和米飯。

那個聲音響起是在他身後的壁掛電視上。

只是第一個聲音,許庭生夾菜的筷子就停在了半空……

他愣在了那裡。

「回憶像個說書的人,用充滿鄉音的口吻,跳過水坑,繞過小村,等相遇的緣分。」

第一句,聽到了一個熟悉無比的聲音,有些稚嫩。

這歌是前世周杰倫寫給容祖兒的小小,但這個聲音絕對不是容祖兒的。許庭生扭回頭,m的畫面上沒有人,有的只是用沙畫來表現的一個個場景。

「app1e岑溪雨的新專輯,不過這好像不是app1e自己唱的。可是還是很火。」一個服務員經過,看許庭生表情專註又困惑,抱著遇見同好的心理,說了一句。

許庭生沒回應,他被禁止一切可能傳遞信息的對話。app1e在他這是一個敏感詞,身後的那名監視人員,此刻已經繃緊了神經。

小小這歌在前世,應該大概o7年7月份就出現在容祖兒的專輯裡了吧?

這一世,許庭生先前自然不可能留意到這樣一件小事。他想了想,既然這歌現在出現在app1e的專輯裡,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她也向周杰倫邀歌了,而且很早,然後機緣巧合,周杰倫給了容祖兒另一歌,而把這小小給了app1e。

困惑和思考只是一閃而過,因為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唱歌的那個聲音,還有懸掛電視上的畫面。

那是項凝的聲音,她唱著: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說將來要娶我進門……」

m畫面里,出現了一棟棟高樓,連帶居中的一座現代塔……

這畫面別人或許未必能看明白,但是在許庭生,只一眼就夠了……那是凝園。

所以,項凝在唱的,其實是許庭生為她蓋的那座城,還有曾經,他說過的,娶她進門的承諾。

腦海中的畫面……

是凝園諮詢日的那天,十六歲的小女孩敲開門,說她猜到了,猜到了這兒為什麼叫凝園,猜到了凝園為什麼有座小蠻腰,也猜到了凝園背後的許庭生,和他的良苦用心。

還有,是小蠻腰第一次亮燈的那個晚上。

那天,十七歲的項小姐問她家大叔:「你喜歡和我呆在一起嗎?」

「喜歡啊。」大叔回答。

「那我們會結婚嗎?」

「會啊。」

「一定會嗎?」

「一定會。」

「嗯。我嫁給你。」

「好的。說好了哦。」

「嗯。許庭生,你一定要娶我。一定要娶小項凝。因為,我沒有辦法嫁給別人了。我有時候,突然怕你被別人搶走的時候,試著想過,可是真的沒有辦法。所以,如果你走了,不要我了,我就永遠只剩自己一個人了。雖然那樣我還是會等著你。」

那晚小蠻腰傾城,人群如潮,所以她每一句都用很大的力氣,都用喊的。

「她在等我回去娶她嗎?」許庭生想著。

歌聲還在繼續。

「轉多少身,過幾次門,虛擲青春

小小的誓言還不穩

小小的淚水還在撐

稚嫩的唇,在說離分

我的心裡從此住了一個人……」

稚嫩的聲音唱到了一段分離,清晰可辨,那裡頭分明藏著哽咽,許庭生彷彿可以看見,錄音室里,戴著耳機的項凝,淚流滿面。

「我在找那個故事裡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你在樹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畫面停在一個小女孩孤獨守望的背影……沙畫的表現方式,讓一切,都有些朦朧。

到這一段,那個聲音依然有些無法自已了。而專輯的後期製作,竟然就這麼,把最真實的狀態保留了下來。

這哪裡是歌詞啊?……這分明就是項凝在對許庭生說話,說:我在找你,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小小的我,還在傻傻的等著,等你回來。

一年了,許庭生除了必要的表演,在周遠黛的監控下,每天努力表現得平靜如水,但是事實上,他有多渴望,能聽一聽那個小女孩的聲音,跟她說上一句話。

腦海中突然浮現,十四歲的項凝。

那個小小的她,正用跳躍的步伐,從校門口的大鐵門裡衝出來……那一天,是他們今生的初見,因為那一面,許庭生的一世重生,開始色彩鮮艷,充滿美好和期待。

眼眶酸澀,哪怕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記錄,許庭生依然控制不住情緒的崩潰,和無法剋制的眼淚。

「我的心裡從此住了一個人

曾經模樣小小的我們

……

我在找那個故事裡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小小的手牽小小的人

守著小小的永恆。」

歌聲停住,沙畫一幕幕流轉,到最後,除了指尖滑動,一片無聲……畫面上出現一個小女孩的身影,慢慢的,她身上添了一件婚紗……卻依然是等候的姿態。

在她不遠處,還有另外兩個不那麼清楚的身影,一樣站著,等候著。

最後,在畫面的最下方,指尖滑過……許庭生認得那是誰的手,她寫著:

你說過兩天來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沒事,再久我都等。

…………

在提出再看一遍的請求之前,因為他的反應,許庭生被匆忙帶回了周遠黛那裡。

大概十幾分鐘後,聽完報告的周遠黛找到許庭生。

「嘖嘖嘖……真是可憐可嘆啊。」周遠黛眼神和語氣中戲謔的得意,許庭生可以清晰的看見。

「我專門找來那歌聽了一下,真的不錯,很有意境」,她繼續說道,「所愛隔山海啊……可惜下一句是什麼你也知道吧?山海不可平。」

很多人對上一章的情節很不滿……說那刀應該捅死周遠黛,怎麼那麼廢物捅自己……謾罵也有。

也許從網文角度,是有些憋屈,所以,我解釋下吧。

1、那刀捅不死周遠黛,她哪次見許庭生會單獨,不帶那些訓練有素的隨護?

2、許庭生這樣一刀捅死周遠黛,然後呢?自己,加上所有親人愛人給她陪葬?

3、我寫的很明白了,許庭生測試過的,知道這一刀安全。他在挖最後的大坑看不懂?而且是用張興科的本性和自己的絕望在挖坑。非但保住了人,而且,周遠黛從五分之一到變成全盤砸進去了。

你覺得就原來那樣,許庭生說危機來了,不在美國,應該向美國轉移資產,會大財……在沒讓周遠黛自己主動產生那種最終參透,把握一切的感覺,得意而且舒暢、通透的情況下……她會全盤押上?

這本書除了丁森,還有灰四,黃貴這些個別確實存在的腦殘的描寫……從黃天梁開始,幾乎沒有其他反派是腦殘,包括周遠黛這個瘋子,她也不是弱智。

一刀解決所有問題,霸氣威武,反派腦殘總是送上門輕鬆解決……我知道那樣好看,也懂了,也想那樣,可是單就這本書而言,基調很早定下了,暫時真的寫不了那樣的情節啊!

對不起啊。其實我也很想一刀捅死周遠黛,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