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章 突如其來的背叛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7-01-03 21:41  |  字數:3951字

第六百八十章突如其來的背叛

在項凝,吳月薇們,大多數人都還一邊忐忑,一邊抱著希望和期待的時候。

在生死線上又掙扎了一回的李婉兒,被絕望籠罩著。

許庭生死了。

兩個人之間莫名而來,幾次三番的命運糾纏,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匆匆收尾。說過許多遍的兩清,也許在許庭生那裡,真的就這樣隨風飄散了,而在李婉兒……卻已然註定,耗盡餘生抹不去。

她也不想抹去,甚至不願相信……

若不是受到生命威脅的還有一個游清瀾,兩人命運牽連,李婉兒一定會試著做些什麼,儘管這種黑暗面的東西,她並不了解和習慣。

但是現在的情況,她如果妄動,縱然自己不懼死亡,卻幾乎必然害了無辜的游清瀾。

所以,什麼都不能做,李婉兒只能麻木的活著。回憶著,他們之間其實並不算多的點點滴滴……

游清瀾怕她想不開,或者身體出狀況,幾乎寸步不敢離。

對於服裝設計領域,甚至是整個時尚界而言,李婉兒的突然沉寂,令無數人意外。

如同傳說一般,一名神秘的天才設計師,一個被認為可能改變整個時尚進程的人,就這樣,急崛起,又突然消失……如同彗星划過天際。

2oo7年的這個年末,大大小小的時尚界頒獎典禮,都頒出了一座無人領取的獎盃。

…………

時間就這樣走進了2oo8年。

時間不多了,周遠黛在市場不斷波動的情況下,決心到底有多大,投入到底有多大……許庭生依然無法準確判斷。事情到如今,他能做的其實已經很少了,唯一真正能推周遠黛去死的,只有她自己那已然瘋狂的神經。

1月底,項凝結束了她高三的第一個學期。期末考試進步很大。

然後很快,第一場冬雪來過之後沒幾天……過年了。

從四年前,從尷尬與陌生到漸漸習慣的除夕夜的電話,項凝這次抱著手機,卻不知該怎麼撥出去。最後只好給那個熟悉的老號碼了一條信息,說:

「許庭生,你家項凝十八歲了。新年快樂,恭喜財。」

然後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項凝給許爸許媽打了拜年電話……

許家的除夕夜,冷清沉默,這是第一個沒有許庭生的年。

僅僅這幾個月時間,還不到五十歲,原本精神矍鑠的許爸,已經兩鬢斑白,叢叢銀。他太累了,不單要承擔自己的那一份,還不得不如山一般,支撐住其他所有人。

就象現在,接到項凝的電話,他依然要溫和平靜的,帶著笑意說話,給項凝寬慰和鼓勵……

隨後,許媽,包括許秋奕,都接過手機和項凝聊了一會兒……

在許庭生不在的日子裡,項凝似乎終於成了這個家的一份子……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都是許庭生最親最愛的人。

「阿姨,明年,我就上大學了。明年過年,不管他到時回來了沒有,我想到咱們家過年,可以嗎?」項凝在電話里問許媽。

許媽怔了怔,似乎隱約明白了,兒子為什麼這麼認定這個小女孩。她哽咽著說:「好,你來阿姨給你做好吃的。小凝啊,你平時要記得多吃飯,別瘦了,瘦了,他回來看到會不高興的。」

「嗯,我會多吃飯。阿姨,你們也要多吃飯,注意身體,要不然他也會不高興的。」

「好,那就說好了,我們都為了他高興,好好照顧自己。」

「嗯。好。」

…………

同一時間,美國,紐約。

許庭生隔著高樓的玻璃窗,可以看見下方穿行的人群里,不時出現幾個興奮的,正慶祝著農曆新年的華人……

他們在異鄉。

在異鄉的人,總是更在意故鄉那些屬於團圓的節日。

許庭生在等周遠黛,他之前做了一個申請,希望可以在今晚給家裡打一個電話。周遠黛說她除夕夜會過來,當面給許庭生答覆。

大概晚上十一點多,周遠黛出現在了門口。

許庭生盡量保持平靜,坐回擺滿中式菜肴的桌邊。

周遠黛走到他對面,坐下來。

「新年好。」

「新年好。」

簡單的問候。

「真可惜,大過年的,有人要在除夕夜死去……」周遠黛陰沉的笑了笑,把那份名單掏出來,展開,放到許庭生面前,「說了讓你親手選的……挑一個吧。」

許庭生一臉的驚惶,「為什麼,我沒有……」

「真的沒有嗎?」周遠黛說完拍了拍手。

門口出現一個人……一臉苦笑的張興科。

許庭生一瞬間表情不斷變換,但是一聲不吭。

「老實說,你選他,我真的挺意外的……若不是機緣巧合,還真猜不到,也注意不到。」周遠黛說道。

許庭生抬頭看了看張興科。

「我沒辦法……說實話,我現在都還不完全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是你讓我做,我就默默在做。一直到周董的人找上我,我都還在糊塗,不知道原因。然後,也不知道事情原來這麼大。」

張興科坦然的看著許庭生,沒有因為這場背叛而有負擔,繼續道:

「我聯繫好了你說的那幾家華爾街投資銀行,談妥了價格,正準備按你說的,聯繫你父親,等待資金到位……然後就……被找上門了。黑洞洞的槍口。對不起,生命危險,我真的沒辦法,只好都照實說了。渠道什麼的,也都交出去了。」

猶豫了一下,張興科終於第一次露出一絲慚愧,「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