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八十章 突如其來的背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簡單的問候。 「真可惜,大過年的,有人要在除夕夜死去……」周遠黛陰沉的笑了笑,把那份名單掏出來,展開,放到許庭生面前,「說了讓你親手選的……挑一個吧。」 許庭生一臉的驚惶,「...

第六百八十章突如其來的背叛

在項凝,吳月薇們,大多數人都還一邊忐忑,一邊抱著希望和期待的時候。

在生死線上又掙扎了一回的李婉兒,被絕望籠罩著。

許庭生死了。

兩個人之間莫名而來,幾次三番的命運糾纏,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匆匆收尾。說過許多遍的兩清,也許在許庭生那裡,真的就這樣隨風飄散了,而在李婉兒……卻已然註定,耗盡餘生抹不去。

她也不想抹去,甚至不願相信……

若不是受到生命威脅的還有一個游清瀾,兩人命運牽連,李婉兒一定會試著做些什麼,儘管這種黑暗面的東西,她並不了解和習慣。

但是現在的情況,她如果妄動,縱然自己不懼死亡,卻幾乎必然害了無辜的游清瀾。

所以,什麼都不能做,李婉兒只能麻木的活著。回憶著,他們之間其實並不算多的點點滴滴……

游清瀾怕她想不開,或者身體出狀況,幾乎寸步不敢離。

對於服裝設計領域,甚至是整個時尚界而言,李婉兒的突然沉寂,令無數人意外。

如同傳說一般,一名神秘的天才設計師,一個被認為可能改變整個時尚進程的人,就這樣,急崛起,又突然消失……如同彗星劃過天際。

2oo7年的這個年末,大大小小的時尚界頒獎典禮,都頒出了一座無人領取的獎盃。

…………

時間就這樣走進了2oo8年。

時間不多了,周遠黛在市場不斷波動的情況下,決心到底有多大,投入到底有多大……許庭生依然無法準確判斷。事情到如今,他能做的其實已經很少了,唯一真正能推周遠黛去死的,只有她自己那已然瘋狂的神經。

1月底,項凝結束了她高三的第一個學期。期末考試進步很大。

然後很快,第一場冬雪來過之後沒幾天……過年了。

從四年前,從尷尬與陌生到漸漸習慣的除夕夜的電話,項凝這次抱著手機,卻不知該怎麼撥出去。最後只好給那個熟悉的老號碼了一條信息,說:

「許庭生,你家項凝十八歲了。新年快樂,恭喜財。」

然後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項凝給許爸許媽打了拜年電話……

許家的除夕夜,冷清沉默,這是第一個沒有許庭生的年。

僅僅這幾個月時間,還不到五十歲,原本精神矍鑠的許爸,已經兩鬢斑白,叢叢銀。他太累了,不單要承擔自己的那一份,還不得不如山一般,支撐住其他所有人。

就象現在,接到項凝的電話,他依然要溫和平靜的,帶著笑意說話,給項凝寬慰和鼓勵……

隨後,許媽,包括許秋奕,都接過手機和項凝聊了一會兒……

在許庭生不在的日子裡,項凝似乎終於成了這個家的一份子……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都是許庭生最親最愛的人。

「阿姨,明年,我就上大學了。明年過年,不管他到時回來了沒有,我想到咱們家過年,可以嗎?」項凝在電話里問許媽。

許媽怔了怔,似乎隱約明白了,兒子為什麼這麼認定這個小女孩。她哽咽著說:「好,你來阿姨給你做好吃的。小凝啊,你平時要記得多吃飯,別瘦了,瘦了,他回來看到會不高興的。」

「嗯,我會多吃飯。阿姨,你們也要多吃飯,注意身體,要不然他也會不高興的。」

「好,那就說好了,我們都為了他高興,好好照顧自己。」

「嗯。好。」

…………

同一時間,美國,紐約。

許庭生隔著高樓的玻璃窗,可以看見下方穿行的人群里,不時出現幾個興奮的,正慶祝著農曆新年的華人……

他們在異鄉。

在異鄉的人,總是更在意故鄉那些屬於團圓的節日。

許庭生在等周遠黛,他之前做了一個申請,希望可以在今晚給家裡打一個電話。周遠黛說她除夕夜會過來,當面給許庭生答覆。

大概晚上十一點多,周遠黛出現在了門口。

許庭生盡量保持平靜,坐回擺滿中式菜肴的桌邊。

周遠黛走到他對面,坐下來。

「新年好。」

「新年好。」

簡單的問候。

「真可惜,大過年的,有人要在除夕夜死去……」周遠黛陰沉的笑了笑,把那份名單掏出來,展開,放到許庭生面前,「說了讓你親手選的……挑一個吧。」

許庭生一臉的驚惶,「為什麼,我沒有……」

「真的沒有嗎?」周遠黛說完拍了拍手。

門口出現一個人……一臉苦笑的張興科。

許庭生一瞬間表情不斷變換,但是一聲不吭。

「老實說,你選他,我真的挺意外的……若不是機緣巧合,還真猜不到,也注意不到。」周遠黛說道。

許庭生抬頭看了看張興科。

「我沒辦法……說實話,我現在都還不完全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是你讓我做,我就默默在做。一直到周董的人找上我,我都還在糊塗,不知道原因。然後,也不知道事情原來這麼大。」

張興科坦然的看著許庭生,沒有因為這場背叛而有負擔,繼續道:

「我聯繫好了你說的那幾家華爾街投資銀行,談妥了價格,正準備按你說的,聯繫你父親,等待資金到位……然後就……被找上門了。黑洞洞的槍口。對不起,生命危險,我真的沒辦法,只好都照實說了。渠道什麼的,也都交出去了。」

猶豫了一下,張興科終於第一次露出一絲慚愧,「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可是我……我不是會為誰犧牲自己的人。」

「好了,你先出去吧」,周遠黛揮手打斷了張興科的話,「我的人會安排你明天回去,交易依然由你來進行,只是資金改成我來提供。你幫我做,他跟你談好的條件依然有效。事情結束,你會上福布斯。」

兩名黑人在周遠黛的手勢指揮下走向張興科。

最後慚愧的看了許庭生一眼,張興科被帶離了房間。

剩下許庭生和周遠黛,面對面坐著……

另有一男一女走到許庭生背後,站著。

「選他的原因,是因為你很清楚,不管你用身邊任何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來做這件事,都逃不過我的監控,對吧?他最特殊,他跟你是真實的利益大於感情的關係……我容易忽略,你又放心。而且,你並沒告訴他實情和原因。」周遠黛問道。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點頭。

「所以,人終究還是有貪慾。你其實也一樣,一樣剋制不了。雖然表面看來,你已經不惜耗盡資產,用盡全力來誘導我,但實際上,還是偷偷安排了人,向華爾街投行大量購買cds……你想在設計我的同時,私下挽回損失,甚至大賺一筆。」

許庭生這次沒猶豫,直接點頭。

「因為你的先知時間,真的不多了。為了誘導我看好美國而花費的資金,你沒把握再賺回來……所以捨不得。」

許庭生還是點頭。

「很不巧,我偶然得到了一條很隱秘的信息,關於有人在跟華爾街各大投行秘密洽談,資金數額龐大。我以為有人在跟我搶肉吃……抱著好奇心理,花了很大的力氣順藤摸瓜,好不容易才查到他。」

「他很明智。該說的,都說了。其實這件事你應該用一個寧死也願意替你保守秘密的人去做,因為在他開口之前,我仍然只知道存在這樣一筆數額龐大的交易,並不知道,你事實上是在做空華爾街……可惜,你的心理,正因為那些人有可能願意為你去死,你反而捨不得讓他們去冒這樣一個險。」

她說的沒錯,字字皆中。

許庭生眼神黯淡。

周遠黛趁他心理防線崩潰,看著許庭生的眼睛,「所以,真正的經濟危機,在美國,在華爾街。」

許庭生第一次開口回應,「是。」

「惋惜嗎?後悔嗎?」周遠黛掩不住眼中的得意。

「有點……」「許庭生答道,「如果我不給自己留餘地和後路,我想我的計劃應該會成功,因為……你已經信了。可惜正如你所說,人性固有的弱點,我沒能克服。」

「是嗎?」周遠黛得意的笑了笑,「不如我現在告訴你……我其實根本沒完全相信你。」

「不可能,你明明投入很大。」

「五分之一不到,殺不死我的」,周遠黛笑著說,「而且我的資金規模,其實遠你的想象。我能做到的程度,說給你聽?」

許庭生困惑的點了點頭。

「現在,在掌握了真實的情況之後,我不會賣那五分之一的cdo和股票,甚至我還會再投入一部分……我能在短期內回拉華爾街的頹勢,激更多人的信心,從而壓低cds的價格,你信嗎?

然後,我會通過你建立的渠道,數倍反買……cds自帶的槓桿,能讓這個倍數大到令人瘋狂不是么?你本身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許庭生這一次沒給出反應。

但是對於周遠黛來說,這就是最好的反應。反反覆復,虛虛實實,她終於洞穿了一切,抓住了許庭生的真實意圖,還有未來真實的狀態。

這章不好看懂啊!關於cdo和cds這一塊,當初那章《大墳撤用保險舉例了。現在,我再舉一個內涵根本不對,但是邏輯對的例子來說明吧。

一頭豬。

買cdo的人看好它不會死,會長大長肥,買了cdo,將來能分肉。

買cds的人等於給這頭豬買保險,交保險費,它死了,有錢賠。保費是不用一次清的,所以,買一頭豬的錢,能給很多頭豬上保險。

這樣,能理解嗎?

現在,因為張興科那裡被識破,周遠黛已經知道經濟危機在美國了,她一方面拉升豬肉行情,讓豬場繁殖更多豬,讓更多人養豬……同時自己,通過許庭生之前建立的渠道,偷偷給更多豬上保險,等著死了賠錢。

就是這樣。

我就是腦殼壞掉才在網文里弄這樣的大綱……如果說其他有些劇情是我不願意改,那麼最後一戰用這些東西來寫,是我真的來不及改,改不動……除非前面改掉十幾章。

很鬱悶,很惱火自己……對不起大家。

我會記住這個教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