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九章 八月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歡你的那個,因為,我已經平白得到了最多。 順便誇下你,我越來越覺得你魅力好大好大了。開心吧?」 「剛剛晚自習結束回來,現在在床上了。高三了,真的很累啊!不過我會很努力的,你放心吧。

第六百七十九章八月

許庭生永遠無法講給周遠黛理解的一件事是:

正是因為這些人的存在,還有他們這一世的成功、幸福、圓滿,或者成長……他的一世重生,才變得更有意義。所以,他怎麼可能會妒忌他們的幸福安穩的生活呢?又怎麼忍心將他們也拖入這場他們根本無力掙扎漩渦?

周遠黛和他,根本就是兩個徹底反方向的人。

2007年8月。

美聯儲對當前經濟形勢作出反應,強勢干預,向美國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以增加市場信心,美國股市得以在高位維持,交易繁榮……形勢看起來正在逆轉,華爾街的信心,也開始重新高漲。

「把那張名單給我看看。」周遠黛坐在許庭生對面說。

許庭生掏出那張被他翻看到變得很柔軟,甚至已經磨出毛邊的名單,安靜的放在桌上。

「不錯,真希望你可以永遠這樣……」周遠黛彈了彈了手上的名單,那些翻看的痕能向她表明,許庭生有多在乎這些人,「我會加大籌碼,因為我一直認為,危機才是我們身為先知最大的機遇。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我的資產翻了3倍。這次……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更希望你明白讓我失望的後果。」

她的話其實難辨真假。

但是許庭生判斷,自己至少可以相信七成,因為現在的周遠黛,太著急,太急於重新證明自己,太迫切想要重新感受身為先知的能量,太沉迷於過去的輝煌……同時還太擔心,許庭生的先知過期。

「你看起來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周遠黛看著許庭生說。

「你也有過先知,早知結果的事,我不至於還激動什麼。」許庭生說。

「也是,日子有些無聊吧?該走了,換個地方,我們去美國,去和華爾街站在一起,收割世界各地的「羊毛」。到時允許你申請外出,但必須有人陪同。過年過節,也可以給家裡打個電話,一樣要有人陪同。對了,缺女人嗎?負責照顧你的那些女人,你可以隨意享用,懷孕了我會讓人安排處理掉……或者你有喜歡的女明星什麼的,我讓人看看,方便的話,一定給你弄過來。」

「不用。」

「嘖嘖嘖……」周遠黛戲謔的笑了笑,「還真是個情種啊!真不用幫你把那個小姑娘弄過來?……那吳月薇怎麼樣?我對她有印象,以前的日常報告里有,而且還給她上過一次課。那個小姑娘很不錯礙…而且我猜,哪怕我讓人告訴她你身在地獄,她也願意來。」

許庭生不吭聲。

「難道要巴黎的那個尤物?你打算和她生孩子那個。聽說她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很好了……」周遠黛試圖從許庭生的眼睛里看到些什麼,繼續道:「那女人真是……漂亮到我第一次看到,就好想毀掉她啊1

「09年之後」,許庭生打斷她說,「09年之後,讓我回去過我的生活吧……」

這是許庭生第一次表現出他對未來的想法。

周遠黛愣了一下,說:「看你表現。」

其實許庭生很清楚,09年,先不說到時周遠黛信不信他的先知期到此結束,就算她真的信了,再次失去先知的驚惶,需要同類的渴望……一樣會讓她繼續控制許庭生。

他這麼說,只是在試著一點點累積周遠黛的緊迫感,迫使她驚惶,一次一次,無法自制的扔下去更多籌碼。

…………

同一時間,八月,巴黎。

李婉兒的身體已經恢復了有一陣子了,游清瀾依然沒有去工作,陪在她身邊。

「我想去找他。」也許第一百遍,李婉兒又說起這句話。

「你又來了!我不是已經跟你說了很多次了嗎?他既然這樣,根本不願意跟你聯絡,你也好不容易挺過來了。現在還去找他,有什麼意義?」

游清瀾裝作恨鐵不成鋼。她其實是知道許庭生失蹤的,項凝打過電話到她這裡,詢問許庭生的去向。

那個小丫頭曾經一度猜想,是不是許庭生的離開,其實因為他終究還是選擇了那個,他和她約定過要一個孩子的女人。

項凝甚至提過想見李婉兒。

游清瀾把所有問題,安撫了項凝,同時向李婉兒隱瞞了一切。

因為事實上,游清瀾可能才是目前了解情況最多的那個人,她是唯一受到過切實具體的威脅,見過槍口如影隨形追著她和李婉兒,怎麼都避不開的那一個。

所以,她甚至能大概推測,許庭生到底出了什麼事。

只是這些,她不敢告訴任何人。她現在只想穩住李婉兒,或者說保護好李婉兒……最好,能讓她徹底脫離跟許庭生有關的一切。

清瘦的李婉兒就坐在沙發上,眼看著窗外。

「我就是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就算他當時只是騙我,為了我好好手術,我也理解,而且感激……就算他反悔了,我也接受……可是為什麼要這樣,一句話都不說,簡訊不回,電話不接……」

「我就想,再見他一面,哪怕只是當面道謝,再道別。」

「我就想……聽他親口再說一次,許庭生和李婉兒,兩清了。我是真的感激他……所以如果我的不打擾,會讓他開心,我這次一定會做到。」

「可是他得告訴我礙…不然,我總還是會忍不住去幻想,怕他其實有苦衷,覺得他其實……還是會在乎我,哪怕就一點。」

「……」

這些話,游清瀾一樣其實已經聽過無數遍了。她試過無數次了,知道自己勸不了,也沒辦法勸,只好聽過就算……同時預備著再多聽幾遍。

結果,第二天早起,游清瀾發現李婉兒不見了。

短暫的驚慌之後,她很快猜到李婉兒去哪了,從巴黎追回國內,再追到岩州,李婉兒總算接了她的電話,而原因,是李婉兒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去找許庭生。

「走,跟我回去。」兩人在約定的街頭碰面,游清瀾第一時間不由分說,拉起李婉兒就走。

「我不走。我看到他,不說話,看到就回去,行嗎?」李婉兒像個小女孩一樣,耍賴抱住路邊的梧桐樹,「你幫我找他好不好?」

游清瀾一手拉著李婉兒,站住了,無奈的喘息著,「他不在岩州。」

「那他在哪,你知道?帶去我好不好?」

「我不知道。」

「那你怎麼肯定他不在岩州?算了,你要是真的不願意幫我,我自己找……我現在身體已經好了……我也能照顧自己……不用你擔心……你去工作好了,我已經耽誤你很久了。」

李婉兒故意拿話氣游清瀾。說完爬起來,掙脫游清瀾的手,自己轉身的往前走。

游清瀾從後面追上來,拉她。

「你別拉我,都說了不用你管了啊1李婉兒大聲喊道。

「不用我管?你生並康復,都是我陪你的……我為什麼不能管你?」游清瀾也一樣大聲道。

兩個超級美女就這樣在岩州街頭,像小女孩一樣吵起來。

「我……」李婉兒有些詞窮,「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找他。」

「李婉兒,你成熟點好不好?」

「不好,我就是傻。他早就說過了。」

「我怕你會死啊1

「我死了也不用你管。」

兩個人不斷地拉扯,游清瀾第一次發現,原來李婉兒倔強起來是這個樣子。

爭吵和拉扯都不斷地升級,一直因為擔心李婉兒受不了刺激而不敢多話的游清瀾情緒激動,一時間沒控制住,脫口而出,「他已經死了啊1

就這一句,李婉兒不掙扎了,不爭吵了。

她轉身看著游清瀾,「你剛說的是?我……」

「他死了。」游清瀾看李婉兒的身體暫時沒有異狀,想著說都說了,乾脆就這樣一次性解決問題。就讓她沉痛一次,總好過她這樣折騰下去,不知何時就招來殺身之禍。

「他真的死了……我瞞著你做過一些事。」游清瀾看了看四周無人,低聲把自己受到威脅,故意找項凝說出李婉兒和許庭生的約定,迫使項凝和許庭生分手等事情一次性全部說了出來。

「所以,應該是那個人對他下手了。你再找他,只會搭上自己的性命,還有我的。」游清瀾最後說。

「我知道了。以後有機會,替我跟小項凝道個歉,說對不起。」

李婉兒平靜的低聲應完,然後,整個人一下栽倒在地。

…………

8月,項凝因為高三,已經提前開始暑假補習。

李琳琳那裡一個計劃安排,說是許庭生的交代,學校那邊的進度也不能落下……項凝其實很辛苦。

這段時間,她一直還是回這個家,apple和吳月薇假期里都來過一陣,杜錦搬了回來……項爸項媽因為擔心,不時也輪流過來陪她。

項凝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現得很樂觀。

跟以前不同的是,她開始寫日記了。

每天想跟許庭生說而沒辦法說的話,她都寫在日記上……

「哎呀,你怎麼還不回來呀?我都唱了一百遍那首歌了,你說過兩天來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

「跟你承認一個錯誤,我今天在家,把你的一件衣服洗破了。就是很想幫你洗衣服呀,以前都是你幫我洗的,我現在想變懂事點。可是你又沒有臟衣服……我就只好每次想洗了,都洗那一件,結果……今天,揉著揉著,它突然就破了。」

「前陣子跟apple姐姐,還有月薇姐姐,每天一起聊你的事情……感覺好神奇啊,原來我們每個人喜歡你的理由,都不一樣的。

反正我一定要做最喜歡你的那個,因為,我已經平白得到了最多。

順便誇下你,我越來越覺得你魅力好大好大了。開心吧?」

「剛剛晚自習結束回來,現在在床上了。高三了,真的很累啊!不過我會很努力的,你放心吧。

對了,你猜我想考哪個大學?

我想考岩大。因為我怕你回來,第一時間找不到我,所以,我一定要留在岩州的。

而且,那是你的母校呢,你生活過的地方!那裡一定有很多你的影子。

我知道考岩大對你來說很簡單,你的分數好高,是因為我才來岩大的。可是,對我來說,那是重點大學啊,而且分數好高,好難考……唉,項小姐這個大學渣,必須拚命了。

晚安。」

「今天有點害羞,因為突然想到一件事,想問你,說好畢業給你的那個什麼……你還要不要啊?我這次一定不會條件反射,不會再夾腿,不會再蹬你了。我是說真的。」

「昨晚做夢,夢到你回來,我給你開門,你直接就把我抱起來,進房間,扔到床上……然後,我都沒條件反射。」

不知道前世那三年,有沒有這樣的日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