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八章 紅心照我去戰鬥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只有努力為他做些什麼,每個人才能稍微安心一點。 日本,北海道,清晨。 許庭生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他現在的狀態很奇怪,大部分時候在被監視的狀態下悠然的生活,偶爾,也參與周遠...

第六百七十八章紅心照我去戰鬥

許庭生和周遠黛的談話一直持續到凌晨。

漸漸有些疲憊的周遠黛彷彿終於傾訴完了,或者說炫耀完了自己重生的「輝煌」人生。

「該回到正題了」,周遠黛站起來說,「昨天給你看的槍口下的那些人,再加上我認為你在乎的,暫時不在槍口下的那些我這替你準備了一個名單。」

她把一張紙遞給許庭生,上面除原先出現過在電腦屏幕上那些人之外,又添了許庭生的妹妹許秋奕,以及吳月薇、pp1等人的名字。

「一旦你的家人、朋友,有誰行動過激。或者你本人不巧被我現你在騙我。一句,一次,選一個你自己來眩」

「別替我擔心都能做到,只是有些費力點,風險大一點而已。」

許庭生看著手上的名單,一時間沒有辦法接話。

「怎麼樣,有在內心偷偷排序嗎?」周遠黛盯著他的眼睛問道,「或者我判斷失誤,裡面其實有你很樂意他她去死的人家人?朋友?你要的,或你不要的女人?」

「吳月薇?pp1?或者要不要把6芷欣也填上去,然後選她第一個?我同意。」

她在步步緊逼。

「我沒打算騙你。你既然知道我在乎這些人,就該相信,我不敢冒險。」許庭生平靜的回答。

「那麼你先給我解釋一下,蘋果和塞班的事。」

「那只是為了試探你是不是重生者。因為你我都清楚,那件事不如結果如何,對你的影響都不會太大。」

周遠黛低頭想了想,抬頭說:「好,第二個投資華爾街是不是刻意誤導?4月,美國第二大次級房貸公司新世紀金融公司的破產,怎麼解釋?」

「8月,美聯儲會出手,股票市場價格回升,華爾街信心恢復穩定。美國政府成功轉嫁危機。所以,現在正是買入最好的時機。」

許庭生一點沒有迴避周遠黛的目光。

「說謊,會死人。你親手挑一個人去死。」周遠黛說。

「我知道。」許庭生點頭。

周遠黛盯著他,良久,終於說,「好,那我等到8月份。不過,你得留下來,一起等。」

她頓了頓,又說:「給你家人錄個視頻吧,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穩住他們。尤其是你爸爸,接觸的層面挺高我不希望有人行為過激,換句話說,我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好。」許庭生回應,沒有做不必要的掙扎。

周遠黛走後,一名黑人走進會議室,架好一部小型攝像機,對準許庭生。

許庭生調整了一下情緒,控制表情,開口道:

「爸,我長話餳改輳我們家的展如有神助,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奇怪事實上,兒子背後,確實一直有貴人相助。

如今我大學畢業,有時間了,正好貴人有一件大事要我幫忙一起完成。事情不算危險,但涉及的內容大到國與國之間在金融市場的角力,所以,必須保持隱秘。我也不得不離開一段時間。

日後至多兩年,跟家裡聯繫的機會恐怕不多,爸你要放寬心,還要注意身體。

這個視頻,只有爸你一個人能看,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您不單要自我調整,還要幫忙安撫和照顧其他所有人為難了,辛苦了。

最後一句,爸,你是我人生最崇拜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沒問題。」

視頻經過周遠黛的檢查,隔天,出現在了許爸的車上。

同一天,許庭生乘周遠黛的私人飛機直飛日本周遠黛計劃讓他現在日本停留到八月,再去美國。

項凝還留在那裡,等待著,周五那個晚上,許庭生沒有回來。困惑、生氣又難過的項凝不知不覺在沙上睡了一夜,早上,還是被杜錦叫醒的。

杜錦一樣不知道許庭生的消息。

周六。

周日。

項凝開始擔心,但是壯起膽子打電話詢問的結果,黃亞明等人都告訴她,許庭生只是到國外出差了,手機忘了帶她這才放下心,回區學校上課。

下一個周末,她見到了許庭生的爸爸,差一點點,就是她公公的許建良。

「我們是鬧矛盾了,都怪我被他寵壞了,太任性。可是,本來都已經沒事了,他也說,會留在這裡的方圓幾里。」項凝到此已經開始覺得許庭生的遠走,很可能與自己有關,內心慚愧,不由得很是抱歉。

「那他就一定會回來找你的,你要相信他。還有,要努力考一個好大學那樣他一定會很開心。」

許爸的安撫暫時讓項凝安定了下來。

同樣的,許爸還要忍耐著自己內心的擔心甚至是疼痛,安撫許多人,包括家人,也包括黃亞明等人。

許爸當然清楚,事情絕對不是許庭生視頻里說的那麼簡單,就算是真有什麼貴人存在,這回的事,應當也是對方在向許庭生索取高昂的代價和回報。

只是一時之間,他不敢妄動也不敢讓其他人妄動。

同樣收到無數詢問的人還有黃亞明,在許庭生的朋友層面,大多數只要對於許庭生突然地人間蒸有疑慮,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按照許爸的吩咐,黃亞明也在安撫別人,儘管事實上,每個人都能覺察到了其中的不對。

「覺得擔心就幫忙把庭生留下來的事情做好,唧唧歪歪有屁用啊?1最後無奈,黃亞明只能簡單粗暴的,一句話把人都堵回去。

不安和壓抑在四處蔓延。

當吳月薇和pp1意外的一起來找項凝當最無處可問的6芷欣在付誠回家的周末,一個人站在方老師家門口當許媽開始和許爸吵架

與此同時,互誠、至誠、星辰,并州礦區,所有與許庭生相關的產業都在爆式的全力展。儘管他們並不清楚,這樣做對許庭生是否有用,但是,只有努力為他做些什麼,每個人才能稍微安心一點。

日本,北海道,清晨。

許庭生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他現在的狀態很奇怪,大部分時候在被監視的狀態下悠然的生活,偶爾,也參與周遠黛集團的一些會議,就像是一名編外的董事。

周遠黛會問他的意見,但是不多,也不向其他人介紹。

這天,難得露面的周遠黛端著早餐在許庭生對面坐下來。

「你幫了那麼多人結果你自己這樣的時候,其他人卻都只是很好的生活,有家人,有愛人,有財富沒一個幫得上你。什麼感想?」

周遠黛問完,玩味的看著許庭生,彷彿在期待他的失落和痛苦。

許庭生沉默的吃著早餐,不說話。

他身邊沒有並肩的人,但是那些人,都在他胸膛里正是因為他們,他才有勇氣去面對周遠黛。

紅心照我去戰鬥。

這一戰不會詳寫。所以,雖然因為學期接近結束,沒能按原來說的,在月內結束但也不會太久。

另外,都快結束了,就別勸我怎麼迎合讀者了。

其實我也不是不懂,我開始寫了一段時間后,就已經努力研究了不少網文,了解了大概什麼樣的文會火就連對很多情節的尷尬症,我都克服了。

如果要做,在6萬字的時候,我改掉大綱,往爽了寫我知道這本書一定會有更多讀者。

但,畢竟是第一本啊!

如果有下一本,我一定會寫一個讓大家都舒坦的故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