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七章 反方向的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岑祁山可以定期收到關於那對母女的照片、文字,甚至視頻記錄,看她們滿世界去找他,看她們住在漏雨的閣樓,看他妻子被人騷擾,看他女兒被人扒衣服毆打,最後跟小混混混在一起…… 我倒是沒想到,最後他的...

第六百七十七章反方向的人

周遠黛意識重生之後最初的一段時間,在她內心依然驚懼的無依無靠的階段,是在陸家度過的。

正如岑祁山兩世為人的總結,有堅持也有辜負,有善良也有殘忍,不能簡單的被定義為好人或者壞人一樣,陸芷欣的父親陸平源也不能被簡單歸納,唯一不能否認的是,當時的陸平源,深愛著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那時候的陸家過著不上不下的生活,日常營生,是陸平源在某個家電城門口擺的一個修表攤,不能暴富也餓不著的一種狀態。

如果不是妻子身上突然發生的「異變」,他的一生也許都會是這樣,平平淡淡,不驚波瀾。

而當時尚且年幼的陸芷欣,或許最終也不會成為後來那個許庭生口中,生平僅見的陸姑娘。她會是一個聰明漂亮的女孩,然後僅此而已。

但是周遠黛改變了一切。

一年不到,依靠周遠黛重生的先知和前世經商的經驗,陸家從一個修表攤起步,很快發展到同時擁有幾座家電城,並且涉及其他產業。

突然崛起的嘉南巨富之家,令很多人驚嘆,羨慕。

然而與之相生相伴的,是陸芷欣突然天才爆發的母親,對家人越來越無法理解的疏遠、冷淡,甚至是嫌棄。

陸平源可以忍受她拒絕同房,因為知道為了這個家,她真的很累。但是,當她有一次出差回家,一臉冷漠甚至是厭惡的,將正歡快的投向媽媽懷抱的女兒陸芷欣一掌推倒在地之後,這個家的裂痕,終於再也遮掩不住了。

該來的終究會來。

她終於還是不顧挽留,決絕的離開了,留下了幾座家電城和一對茫然無措的父女。

一直到現在,陸平源依然無法理解,自己曾經溫柔賢淑,忠貞傳統的妻子,為何突然就變了一個人,為什麼,就能那麼平靜和冷酷的拋棄他們父女倆。

陸芷欣從此成了一個沒有媽媽的孩子。

而本該給女兒更多關心和愛護的陸平源,鑽進了自己的牛角尖,再也出不來。他要他突然離家的妻子……後悔,認錯,回家……為此,他想到要先讓她一無所有,然後,才能覺悟。

為了擊垮曾經的妻子,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陸平源不惜一切代價。

報復的準備階段,以那幾家家電城為資金基礎,他在九十年代初,一個又一個豬都能飛起來的風口,瘋狂的擴充著自己的財富。

而後,他開始尋找報復的機會和途徑。

在這個階段,陸平源通過種種渠道,尚能查到一些和妻子有關的消息,比如知道她投身了當時正興起、火爆的股票行業,而且很快在香港成立了一家自己的股票基金。

從此以後,在漫長時間裡,狙擊這家股票基金,就成了陸平源唯一的執念。

他一次次幾乎敗光一切,一次次捲土重來,忘記了自己還有家,還有年幼,需要關心呵護的女兒,甚至漸漸忘記了,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做的結果,還有沒有意義……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其實已經瘋了。

瘋了的陸平源所不知道的是,他和「妻子」之間的財富差距,其實已經大到何種程度……他日思夜想想要擊潰的那家股票基金,在周遠黛這邊,其實早就已經是連董事會討論都無暇涉及的邊緣產業。

另一面,離開陸家的周遠黛正以令人瘋狂的速度擴充著自己的財富。

但是她比許庭生更謹慎。

因為另一個自己的存在,周遠黛一直擔心改變世界可能會讓自己的意識消亡,所以,她在財富擴張的路上,堅持不做任何有開拓性的舉動。換句話說,她不創業。

前期,她只從金融市場攫取財富。

而後,當她開始涉足投資行業,但也只向自己知道的,前世本就成功的企業投資。而且,是通過代理人的方式進行,即,尋找優秀人才,給予資金支持和方向上的指引……而後,便不再多加干預。

比如她其中的一個代理人,也就是後來外界所知的軟金國際董事長,他叫孫正一。

在這個過程中,周遠黛遭遇了一次生死危機。

這帶給了她很大的觸動,於是,正如她之前告訴許庭生的一樣,她改變了自己的思路和發展戰略——她開始著手建立自己的勢力,自己的「神國」。

最初的傳教行為是在日本,憑藉自己的先知,周遠黛很快收攏了大量的教徒。

而後,她的宗教開始蔓延向東南亞,甚至歐洲,美洲。

財富、勢力、權力和絕對的掌控……愚昧的擁躉,堅定的信徒,從黑到白,從最底層,到最高層……周遠黛擁有了或許足以撼動一個小國的巨大能量。

除此之外,她還每年向不少獨立的傭兵組織提供資金援助,建立合作關係,同時也通過這些組織,訓練培養自己的人手。

誠實的說,一個鼎盛時期的周遠黛,是許庭生不論怎麼設計,都沒有半分取勝機會的存在。

還好,現在的這個周遠黛,早已經不是當時,在失去先知之後的這四年,她的衰敗,甚至比她崛起的速度更快。

因為在過去的十餘年間,從內心和表現,都真的把自己當作了神,所以當先知期限結束,周遠黛驚惶和無措的程度,嚴重到連許庭生這個「同類」都無法想象。

到這個階段,她其實什麼都不做就好,只需放權,減少干預,她手上的財富、人才、勢力,就足以保證她所擁有一切形成良性循環和正常的發展。

但是,她本人已經走不出來了。

自信崩塌,恐懼爆棚……她要努力證明她還是神啊!她以為是向別人,但其實,只是向她自己。

於是,在這種驚惶無比的狀態中,周遠黛一反之前穩坐釣魚台的泰然,開始頻繁的做出一個又一個近乎自毀的決策……

而且很堅持,不聽任何意見……因為聽了,在她而言,就等於認同了凡人對神的質疑……而這,是決不允許的。

在這個崩塌的過程中,她發現了許庭生,把他當作救命稻草。

…………

當然,周遠黛不會愚蠢到把這些都告訴許庭生。

兩個人的交談更多的停留在具體的重生生活而非事業上,這是一種不用言明的默契,不是因為事業不重要,而是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重點,是兩個人之所以會坐在這裡,面對面的原因。不可能就這樣,用三言兩語去試探。

周遠黛今生是在重生一年多后回去麗北,見到了另一個自己。

當時,年輕的音樂老師周遠黛,剛如前世一般戀上了岑祁山。

「我想了很久,為了避免意外,決定就把她按在這份教師工作上,一直到2003年。」周遠黛說了她當初的決定,正是因為這樣,才有了那一部分,她和許庭生前世沒有的交集。

許庭生思索了一下,說:「所以,為了怕她重蹈覆轍,你這一世,又一次,帶走了岑祁山?」

「對,也不對。我帶走岑祁山,就是給她的。」周遠黛笑了笑說:「我已經不喜歡那個男人了,但是,你當我是報復也好,總之,我依然享受控制他,折磨他的快感。最初,我本是想殺了他的,也殺了那對母女……但是漸漸我發現,這樣控制他,折磨他們,並觀察他們的痛苦,更有趣,也更讓我解氣。」

「觀察?」

「岑祁山可以定期收到關於那對母女的照片、文字,甚至視頻記錄,看她們滿世界去找他,看她們住在漏雨的閣樓,看他妻子被人騷擾,看他女兒被人扒衣服毆打,最後跟小混混混在一起……

我倒是沒想到,最後他的那個女兒,會跟你走得這麼近。

最後這兩年,我漸漸厭倦了那個遊戲,同時也是為了更好的觀察你,才讓他自由了一些,也允許他和他那個女兒有一些接觸。你可以把這當作是我對你的一部分善意。」

「……」許庭生不想再了解這一部分了,改問道,「那麼,那個周老師,那個你,就沒有反抗,完全接受你的控制?」

「是,因為我太了解她了,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所以,這很容易。」周遠黛的表情,彷彿她正在說的,真的就是另一個人。

「最初只要一個岑祁山就足夠了」,周遠黛繼續說,「這一世,我沒有跟岑祁山上過床,不喜歡,我開始做手術之後的身體,也不允許。」

「岑祁山一直都以為,威脅控制他的人,就是那個最初看起來平凡又無害的年輕音樂老師而已,除了……他在床上的時候,要像一條狗一樣伺候她。」

難怪,許庭生在心裡偷偷想,難怪岑祁山從來沒提起,周遠黛這十來年間容貌的變化。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一點。

「從她身上,我知道了一件事,你猜是什麼?」周遠黛突然問。

「厭倦。」許庭生說。

「對,從她這裡我才知道,前世如果岑祁山真的接受我,我反而可能不會那樣,不會一直愚蠢的執著。」周遠黛肯定,然後繼續說:「慢慢,她開始厭倦只有岑祁山的日子了。所以,我也給她找一些她喜歡的男明星什麼的,並且在威脅的同時,用財富和權勢誘惑她。」

「這種無知又愚蠢的女人,掌控起來真的很容易……她甚至興緻勃勃的配合我的安排,滿心嚮往和感激,樂此不疲。」

「白天,她是學校的老師。晚上,她是床上的女王。假期,她是我整體整容的模板……一直到我以完全跟她相同的面容出現,告訴她真相,把她從樓頂推下去。」

許庭生深呼吸,遏制住自己的恐懼感和嘔吐感,「那為什麼,你後來能和方老師,那麼正常的交流?」

「這麼多年,她每天跟誰說的每句話,對人對事的想法,都會寫下來,交上來給我看。所以,我要跟那個方雲瑤或者其他老師交流,不會有任何問題。」

「換句話說,我隨時能以她的身份開始正常生活。」周遠黛總結了一句。

「正常生活,那你的……她的……父母那裡?」許庭生試著問道。

「前世,他們就已經跟我斷絕關係了。不能報復他們,我很遺憾……」周遠黛陰沉的笑了笑,「不過能看他們活得那麼辛苦,感覺也不錯。」

「……」

許庭生決定結束這場談話。兩世為人,他見過好人,見過壞人,見過大多數不能簡單定義好壞的人……但是從沒有人,像周遠黛這樣,給他這種感覺。

這是一個幾乎一切,都和他反方向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