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重生者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加倍感受。」 「事情其實一開始就可以很簡單。如果你確實想要她……我們至少有一千種簡單有效的辦法可以做到,比如用她的父母威脅她,或者直接控制她……而你,選擇了最愚蠢的一種,花最大的力氣,浪費無數...

第六百七十六章瘋狂的重生者

聽一個人平靜甚至愉悅的描述她如何將另一個「自己」從高樓推下,甚至親自下樓驗看死狀……

這種感覺並不好,許庭生的臉色有些難看。

「覺得很殘忍嗎?」周遠黛看著他說,「先你要明白一點,她的存在,對我是最大的威脅,也最容易暴露我的秘密。而且,當那個時間點已經過去,她繼續活下去是否會影響我的生存,我沒把握。」

周遠黛一邊伸手逐一折去面前盆栽中枯敗和黃的枝葉,一邊說:

「果斷的解決對你有害而無用的人,輕鬆而直接的掌握你想要的人,不要被庸俗而無用的情感牽絆……當我們不同於常,如神一般俯視人間,生存,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不相信,也不需要感情的人,似乎總是比較強大和難以對付。

許庭生和周遠黛,兩個人,兩種完全背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決定了,他受制於人,幾乎處處處於下風。

「你知道我在你身上看到最可笑的一件事是什麼嗎?」周遠黛問。

「是什麼?」許庭生抬頭。

「是你對那個小女孩……居然會有那樣的討好,那樣的剋制……而最後換來的是什麼,是分手,孤單和悲傷……這種可笑的事情,怎麼可以出現在神的身上?」

「重生的先知,確實可以幫我們掌握和控制很多事情,但是情感,不在其中。」

許庭生說出了自己重生的感悟。

而周遠黛,彷彿正聽見世界上最搞笑的故事,大笑,然後繼續說:

「既然情感不可控,幹嘛還非得要它?……人都是很賤的東西,明白嗎?太多的好,換來的就是你的下常還不如,你一開始就做惡人,那樣,你後來的一點好,她都會加倍感受。」

「事情其實一開始就可以很簡單。如果你確實想要她……我們至少有一千種簡單有效的辦法可以做到,比如用她的父母威脅她,或者直接控制她……而你,選擇了最愚蠢的一種,花最大的力氣,浪費無數寶貴的時間,結果卻依然可能失去。」

許庭生掏出皺巴巴的煙盒,抽出一根煙點上。

短暫的沉默。

「想她嗎?我現在就可以讓人把她帶過來……只要你跟隨我的腳步,聽從我的方式」,周遠黛熱切的看著許庭生的眼睛,「要嗎?來,我們換一種方式……她會永遠屬於你,永遠不敢離開你。她就是你的一件玩物,永遠。」

周遠黛用「神」的面孔在做著魔鬼式的誘導。

許庭生平靜而堅定的回看她的眼睛,「別碰她。否則,一切會就此結束。」

這是許庭生唯一能威脅周遠黛的東西……自己的生命。

周遠黛的表情僵了僵……因為她知道,許庭生做得到。

其實,事情到目前看來,正是因為許庭生有太多的情感牽絆,周遠黛才可以威脅他……

那為什麼,她會反過來,這樣引導他?

答案很簡單,因為一個極度自私的人,其實更好控制,用他本身做威脅就夠了。

這樣的人可以為了自己的生存和享受,犧牲其餘的一切。

與之相反,一個可以為了別人以死相脅的許庭生,才是難以控制的大麻煩……因為他會更有勇氣,更多嚮往,也更想掙扎。

氣氛怪異的沉默持續了許久。

「你的前世怎麼樣?還好嗎?」率先打破沉默的還是周遠黛。

「不算很好」,許庭生簡單的回答,停頓一下,又補道,「也不算很糟。」

「嗯?」周遠黛似乎有些好奇。

「有過美好的,也遇見過壞事情……平常人的樣子。」許庭生解釋。

「哦」,周遠黛點了點頭,「我憎惡前世的自己。」

從這句話開始,在接下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許庭生聽周遠黛詳細的描述了她的前世,一直到她走上高樓樓頂,跳下來。

故事裡,大學畢業剛到麗北中學工作的年輕女教師周遠黛,在日常的接觸中,瘋狂的愛上了一個女兒都已經快滿十歲的有婦之夫,那個人,是與她同校的語文老師,他叫岑祁山。

周遠黛用了很多方法去接近他,兩個人也成了關係不錯的朋友。

她表白了。

岑祁山委婉的拒絕,開玩笑說可惜自己早已經娶妻生女。

周遠黛有一陣試著放棄過,但是當她了解到,岑祁山的妻子只是一個小學都沒讀完,只會在家做家務帶孩子的農村女人之後,她的心思又活泛了起來。

一次單位組織旅行,晚飯聚餐。岑祁山喝醉了,在周遠黛的有心設計下,兩個人在一張床上過了一夜。

哭泣、懇求、威脅、恐嚇、假懷孕……以那一夜為借口,周遠黛用盡了一切辦法,終於迫使岑祁山以下海賺錢為借口,跟她一起去了廣東的一所私立學校……

兩個人同在異地。

「父母聽說了我的事情后,覺得我讓他們丟人,和我斷絕了關係。我不在乎,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只要有他就夠了。」

「我對他很好,用盡一切辦法對他好,把他當皇帝一樣供著。而我自己,就像是一條搖尾乞憐的狗,只為乞求他能給我一點感情。」

「漸漸的,我現那樣還不夠。所以,我開始努力證明自己有多優秀。」

「我先是用盡一切辦法,當上了那所私立學校的小領導,藉此認識了更多人……有了穩定的人脈之後,我決定辭職創業……那段日子很辛苦,但是我真的賺到了很多錢……」

「賺到錢以後,我給他買了房子,還買了車,進口的衣服、手錶……」

「我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他了。」

「可是突然一天,我出差回來,一身回到家……卻現他已經賣掉我給他的一切,走了。連一句話,一個字,都沒有留下。」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樓頂坐了一夜,想了很多。」

「最後我現,相比對他的恨,我更憎恨的那個人,其實是我自己……是那個卑賤可笑的我。」

「所以,第二天早上,我從那個樓頂跳了下去。」

跳樓身亡的周遠黛神奇的重生了,重生在了另一個女人身上,然後她現,那個女人的各種狀態,包括文化水平、生活內容,甚至性格和追求,都和前世岑祁山的妻子很像,很像。

她們甚至像到連相貌都有些相似,而且,都有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兒。

這讓周遠黛感覺無比噁心,所以她先明確的一點,就是自己絕不願意做那樣一個女人。而後,在選擇成為誰的時候,突然的一個念頭……她選擇了再次成為她自己,周遠黛。

但是,她要的,是一個全新的周遠黛。

這個念頭讓她瘋狂,炙熱,無法自拔。

此後的一切,她的所作所為,都走在實踐這個想法的路上……

於是,她成了一個全新的周遠黛,一個瘋狂的重生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