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五章 連自己都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庭生說道。 「只有那一天和那一晚是我。那天,是一件事最後完成的一個節點,我終於徹底拿回了屬於我的身份。所以,我想感受一下。白天,我去給學生上音樂課,晚上,我住在教工宿舍,突然不知怎麼了,想...

第六百七十五章連「自己」都殺

許庭生想象了一下,時光倒流十幾年,自己的意識和記憶重生在另一個人身上,然後,遇見十幾年前的自己……感覺有些毛骨悚然,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迅的穩定了一下心神,許庭生問道:

「所以,2oo3年3月,我重生之前的幾天。有一個晚上,在麗北中學宿舍樓的樓頂,見過一個彈吉他的人……那個人,是她?」

「你記得那晚?」周遠黛轉回身,看著許庭生。

「我不記得,是聽別人說的……」許庭生坦誠道,「而且還一直奇怪,為什麼一切證據都表明,我那晚確實做過那件事,而我自己,卻毫無印象。」

「那晚你見到的人,是我。」

「準確的說,是你在宿舍樓樓頂,而我,在你側面的教工樓樓頂。當時你好像有點醉,在學習彈吉他,但是不成調……我幫你彈了一。」

「你說你不記得那晚的事,很正常,因為你是帶著前世的記憶來的,而前世,沒有那一晚,你甚至應該從沒見過我。」

周遠黛重新坐下來,兩個人陷入了一種奇怪的對話氛圍,像是在——「探討」。

「前世,我根本沒在麗北中學呆那麼久,早在你去麗北中學的好多年之前,我就走了……所以,你的前世記憶里,根本沒有我。」

「也就是說,你兩世的記憶,有一小部分,是不重疊的。然後你帶著前世記憶重生,屬於今生的那一小部分,有我,或者說她存在的那一部分,被抹去了。當然,那不重要,這種交集很少。」

許庭生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恰巧就是從那次開始,我覺得你很有趣。就像一條小狗、小貓一樣的那種有趣……所以,我對你留了點心。沒想到,你後來竟然給了我這麼大的驚喜。」

周遠黛補了一句,道出了許庭生為什麼這麼衰,這麼快就被她盯上和現的原因。

但是許庭生的邏輯,又亂了。

「不對,按你的意思,等於說,你代替她,在學校教書、生活了十來年,那你整容,還有你說的宗教,你的財富、勢力……時間對不上?」

許庭生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誰說我代替她了?」周遠黛反問。

「你剛剛說那晚是你。」許庭生說道。

「只有那一天和那一晚是我。那天,是一件事最後完成的一個節點,我終於徹底拿回了屬於我的身份。所以,我想感受一下。白天,我去給學生上音樂課,晚上,我住在教工宿舍,突然不知怎麼了,想上樓頂看看,就遇到了你。」

許庭生思考著,她的話里,那句「終於徹底拿回了屬於我的身份」大概意味著什麼。

「那天以後,『周老師』就突然從麗北中學消失了……」許庭生回憶了一下,吳月薇曾提起過,她們班的音樂老師突然不再來上課。

「你是不是想問我,她後來怎麼樣了,哪裡去了?」周遠黛反問。

許庭生點頭。

「那不如你先告訴我,如果換成你是我,或者說,如果你的情況如果跟我一樣,重生在另一個人身上,你會怎麼面對那個十幾年前的自己?」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搖頭說:「我不知道。」

「很難,對吧?那畢竟是自己礙…」周遠黛露出為難和嘆息的神情。

這是許庭生談話至今,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這種狀態。

「總算這個瘋狂的女人,至少對『她自己』,還是有感情的……」許庭生這麼想著,但是周遠黛很快用下一句話打破了他的感慨。

「我擔心,太早殺她,會不會讓我的意識消失。」周遠黛語氣誠懇的說道。

竟然只是因為這個?許庭生神情凝滯。

「前世的我死於2oo3年……而當時,才1994年,所以我很害怕,怕萬一她沒有活到2oo3年就死了……會不會,我前世的記憶,甚至全部的意識,都一起消失。你明白嗎?我不知道這其中會不會有聯繫。」

許庭生聽完點了點頭,假裝在思索。

「這就是你剛剛故意問那麼多的真正目的吧?想試探我的先知期限是不是結束了。」周遠黛一眼看破,因為勝券在握,繼續坦然的說道:

「沒錯,我的先知期限就到2oo3年為止,準確的時間,是我們樓頂相遇那一天的早上。我已經失去神的能力,四年多了。還好,有你出現。你猜,是不是有某種規律,不允許兩個神族的先知時間重疊?」

許庭生這回是真的在思考。

「你的先知期限到哪?」周遠黛冷不丁問道。

「2oo9」許庭生坦然答道。

「只剩兩年?1周遠黛坐起來,緊張的同時帶著威脅。

許庭生平靜的點了點頭,他必須讓周遠黛相信他的先知周期有限,而且很快結束。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進一步迫使周遠黛在接下來,o8年的那場金融危機中,賭上全部。

她對「先知」幾乎完全的依賴和信仰,已經表現得很明顯。

事情當然不是他這麼一說,周遠黛就信。

但是哪怕周遠黛不信,一時也沒有辦法。

事情展到這一步,許庭生只在兩件事上還掌握主動權。

一,自己的生死;

二,說真話,或假話。

前者,周遠黛要控制一個度,在下決心毀掉一切之前,不能做到讓許庭生感覺生無所謂。

後者,則是兩個人之間,當前及之後的一段時間,真正在彼此算計和較量的部分。在這一點上,許庭生於真假之間,一樣要把握好一個度——在他有把握掌控全局之前,不能過分的激怒周遠黛。

「2oo9,2oo9,……」

周遠黛沉默了一會兒。

「你前世……」她問。

「車禍。」許庭生答。

周遠黛點了點頭,然後指著自己說:「我,跳樓。」

「你剛剛是不是問我,那個我,怎麼樣,去哪了?」

「同一個時間,同一棟大樓……我親手把她,把另一個我……推下去了。」

扛不住這一波的讀者朋友,等完本再看吧,也沒幾天了,到時我會通知大家的。

總罵我寫的太細,不給想象空間的朋友,動吧,自己把這段理清哦……縱貫整本書,無數細節。我自己都回看n遍確認……大家也可以回頭看看613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