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四章 到底誰是周遠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上另外一些人,其中任何一個出事,都是他承擔不起的代價哪怕最後他贏了。 但是同時,許庭生的實際心理,對此並不抱希望,因為他知道,周遠黛絕對不會同意。之所以還是說這些,只是為了強化自己在周遠黛的判...

第六百七十四章到底誰是周遠黛

許庭生隔天再次見到周遠黛是在西湖市一棟大廈的會議室。

之前,他在美國和麗北加起來見過周遠黛三面,簡訊和電話里的交流有過數次,但是事實上許庭生很清楚,這才是他和周遠黛之間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見面以他們真實的身份和狀態。

「我原來真的沒想過,世界上還會出現第二個重生的人。」

「我一個人,守著這個秘密,已經孤單了太久了……」

「所以,我真的很珍惜你,你知道嗎?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對你那麼寬容。」

周遠黛穿了一件似改良古裝的絲綢上衣,鬼新娘一般的裙子,繡花鞋,塗著深紅色的心形口紅,整個人陰深而怪異。

「可是,你讓我很失望」,周遠黛做出彷彿沉痛無比的表情,「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才是同類……我們,是僅有的,是神族。」

這個時候已經努力調整好情緒,準備沉著應對的許庭生,很想說一句:「阿姨,你以為玩遊戲嗎?還神族。」

但是周遠黛說這句話的姿態和語氣,認真無比,沒有半絲戲謔和玩笑的意思。這就是她的真實心態。

「你想過嗎?如果我們的秘密暴露,會怎麼樣?那些愚昧又貪婪的凡人,他們會榨乾我們的價值,然後殺死我們,踐踏我們……」

看她神婆一樣的表演,許庭生忍不住無奈的笑了一下,抬眼看了看站在她身後的兩名彪形大漢和一個還算精緻的女人,意思:你傻逼嗎?他們聽不到嗎?

要不是現在,有這三個人站在這裡,許庭生保證自己會立即拿起身邊的花盆,砸死面前這個變態。

「他們聽不到……」周遠黛指了指耳朵,說,「製造聾子,是很簡單的手術。而且就算聽到了,他們也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除了服從我,保護我,他們什麼都沒學過。」

見她把這般沒有人性的行為說得如此輕鬆,許庭生胸口忍不住一陣翻騰的嘔吐感。

「他們,哪來的?」許庭生強忍著,問了一句。

「最初的一批,是領養的,還有的是買來的……有的,是我的信徒奉獻的,他們自己的孩子。」周遠黛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許庭生咬了咬牙,沒說話。

「我們需要最大限度的保護自己……你在這方面做得實在太差了,這讓我一度很擔心你」,周遠黛拍了拍胸口,露出關懷的眼神,「現在好了,由我來保護你。」

「謝謝,但是不需要」,許庭生平和的說,「我過的很好,很平靜。我很享受自己之前的生活。」

「為螻蟻們當牛做馬的生活嗎?為螻蟻不惜去死的生活嗎?」周遠黛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拍著桌子喊道。

「他們是我的親人、朋友,還有我愛的人,不是螻蟻。我……」許庭生想表示,我也不是你那個神族的人。

「是嗎?」周遠黛打斷他的話,臉上表情轉為挑釁,「那你敢告訴他們,告訴你的家人、朋友、愛人,你是一個重生者嗎?去啊,去告訴那個小女孩礙…她是你前世的女友還是妻子?去說啊,去告訴她一切,你敢說嗎?」

許庭生沉默。

「你不敢,說了……你會擔心」,周遠黛說,「所以,你我都一樣,根本不能相信別人,除了你和我,彼此相信。」

「我只是不希望他們也來承擔這些而已……因為沒有必要,而且會帶來很多麻煩。」許庭生回答。

「事實上,我可以接受我們之間這種彼此的相信,甚至和你保持交流,向你提供你需要的信息。但是,請不要干預我的生活,傷害我身邊的人……就讓我平靜的生活吧,我只是個普通人,當不了神。」

許庭生直接給出了自己的底線,最大限度的妥協。

因為他實在招惹不起周遠黛,昨晚出現在狙擊槍槍口下的任何一個人,再加上另外一些人,其中任何一個出事,都是他承擔不起的代價哪怕最後他贏了。

但是同時,許庭生的實際心理,對此並不抱希望,因為他知道,周遠黛絕對不會同意。之所以還是說這些,只是為了強化自己在周遠黛的判斷中,無能退讓的形象而已。

「不可能」,果然,周遠黛直接否定道,「你已經迷途了,我必須指引你。」

許庭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不懂怎麼跟「神」對話。

馬上,「神」就說了一句讓他徹底無語的話。

「可惜我不能和你交配繁衍……」周遠黛說。

許庭生一下放鬆了好多。

而周遠黛則彷彿十分惋惜的說道:「凡人的技術展實在太慢了,太多次徹底的整體整容手術,破壞了我的身體……」

「手術?」許庭生抓著重點問道。

「你重生一世,還是你自己吧?」周遠黛問道。

許庭生點了點頭。

「我不是。我清醒的時候,意識在另一個女人身上,一個可笑的,可憐的,為了別人而活的女人。每天只知道做飯、洗衣服、帶孩子……她有丈夫,甚至有一個已經差不多十歲的女兒……」

周遠黛彷彿在傾訴,向唯一她不必隱瞞的人傾訴,沒有太多保留,也沒必要保留。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她……那個十歲的女兒,叫做6芷欣?」許庭生問道。

這一點,他同樣無需隱瞞,周遠黛肯定知道他也在查她,如果他刻意表現得一點懷疑和收穫都沒有,才更容易讓周遠黛心生戒備。

「是啊1周遠黛平靜的說道,「一過度親近的時候,我還想過,要不要殺了她。」

「你……」許庭生想說,你難道一點母性都沒有?

「你是不是想說,她怎麼也算是我的女兒?」周遠黛站起來,轉了一圈,「如果我甘心做那個醜陋無知的女人,接受她的身份……我又何必這樣?」

她說的是徹底整容這件事。

許庭生根據6芷欣的相貌隨意推斷了一下,周遠黛口中那個「醜陋」的女人,肯定比她現在的樣子好看多了。

「我要做回我自己。」

周遠黛走到玻璃窗前,背對許庭生。

「你知道更可笑的是什麼嗎?是當我終於有機會回去麗北看一看,我見到了一個人……我、自、己。我竟然活著,那個我……前世的我……時光倒轉之後,十多年前的那個我,竟然以正常的狀態和年齡,活著。」

周遠黛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