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七十章 最後一首歌(五)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2-24 05:03  |  字數:4368字

第六百七十章最後一首歌

滿場喧天的掌聲,沒有太多本該有的妒忌和不屑。

因為趙康文的話提醒了很多人,那個傳奇的許庭生真實存在,但是其實只在媒體和網路上,而在他們身邊的,是普通岩大學生許庭生。

在這個官二代、富二代越來越變成貶義詞的時代,同時擁有財富和名聲的許庭生留給身邊同學的,依然是相對平實的學生形象。

事實上,就連這個形象他都管理的不夠好,因為他也逃課,也打架,也躲在教室後排睡覺

但就是這樣才真實。

許庭生很特殊,又沒那麼特殊這就是岩大師生的切身體會。

而且大部分時候,他都溫和,規矩。規矩的意思,大概是說,那些囂張跋扈,炫耀和混亂,在他身上,都不存在。當徐勝那批人炫耀張揚,橫行校園,開著寶馬接走一個又一個新鮮女友的時候,總是和室友一起走著去教學樓的許庭生,甚至規矩得有些不像話。

這四年,他在岩大本身干過的,最吸引目光的事,大概就是大一足球賽死戰漸海科技,進的那兩個球了這跟他的財富和名氣有什麼關係?!

除此之外,互誠之心,凝聚岩大,圖書館建設基金除了互誠之心當初有過消息,其餘的,凝聚岩大甚至很多受助的學生都不知道,它原來也來自許庭生。至於圖書館建設基金,大家更是一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聽說。

你似乎很難對這樣一個人要求太多,反感太多。

掌聲還在繼續。

哪怕是許庭生自己,這一刻也有些動容。雖說這些榮光,大部分源自他創造的財富,但其真正意義,卻是財富無法替代的。

只可惜,那個他希望能能與他分享光榮與驕傲的人,不在身邊。

許庭生當然不知道,這一刻坐在黑漆漆觀眾席里的項凝,其實也在偷偷為他鼓掌,為他驕傲。

校長趙康文伸手示意了一下。

許庭生走上台。

趙康文送了他一枚岩大校徽,然後把舞台留給許庭生。

「剛剛專門回去換了身衣服。」許庭生面向台下,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

下面一陣笑聲。

許庭生寢室里沒備有正裝,在被牛副校長嚴肅批評了一頓之後,此刻身上也不過是比剛剛整齊了些而已。

一雙帆布鞋,米色的休閑長褲,最正式的是上身,他穿了一件嶄新的白襯衫,可惜有些凌亂的卷著袖子,因而看起來,也沒有那麼正式。

「知道今天要站在這裡其實已經好幾天了」,許庭生說,「然後,我認真想過了,如果未來校慶,有機會回來,我一定會好好準備一篇演講,在不了解我的學弟學妹們面前好好吹一吹。」

「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沒法吹,因為跟你們都太熟」

「你們是,我的老師,還有同學院,同屆,甚至同班的同學。裡面還有我的室友,朋友,球隊的隊友,其實還有很多,是我和室友們在寢室卧談時聊起過的女生。」

又是一陣歡笑。

「在你們面前,真的沒辦法裝相。所以,就簡單跟大家說一聲謝謝」,許庭生沖台下鞠了個躬,「然後,厚著臉皮給大家唱首歌。」

掌聲和口哨聲、喝彩聲四起。

這是大學四年間,許庭生第一次公開出現在這樣的舞台上,並且準備唱一首歌在這場大學的最後,最後的一首歌。

許庭生把早有人幫忙放在一旁的吉他抱起來,坐下,調整話筒,試著撥了一下琴弦。

《那些花兒》,前奏響起

「謝謝你,許庭生。」台下不知是誰趁著這一刻喊了一聲。

「謝謝你的助學款。家教補貼。」

「謝謝學長。」

有受到過助學基金資助的人,偷跑進來的學弟妹,在擠得滿滿當當的人群里喊。

「謝謝許哥。」李興民喊。

「謝謝許哥。」張寧朗和身邊的學妹喊。

「謝謝許哥。」

老歪一邊喊,一邊激動的站起來了李琳琳剛剛也沉浸在回憶中,也想說一句,謝謝許哥。

等她發現老歪激動過頭,這一下已經想拉都來不及。

聽見喊聲,許庭生傾斜身體沖老歪那個位置看了看,不知是哪個負責燈光的傢伙這麼機靈他把一盞射燈投向了站起來的老歪

下一刻,巨大的光圈裡,許庭生看到了激動的老歪,李琳琳,還有項凝。

「她來了,她在。」

「沒告訴我。」

「只是看看我不讓我知道。」

就是這一瞬間的自然思維,在激動和酸澀、歉疚之餘,許庭生之前還在糾結的一個問題,突然之間就有了堅定的答案。

沒有了項凝,畢業之後,我該去哪?

答案已經有了,我要留在岩州,哪怕不能靠近,至少在她方圓幾里。

把已經快要彈完的前奏停下。

「抱歉,我想換一首歌。」他說。

然後,就在台下微微的詫異、困惑和騷動中,指尖滑過琴弦,新的前奏緩緩響起。

因為是臨時起意,許庭生前世對薛之謙的這首《方圓幾里》也沒有那麼熟悉他有些亂,吉他伴奏如此,歌詞也一樣。

「當初若誠懇,是好事,

不需要發誓,那麼幼稚。

本以為可以,就這樣隨你,

反正我也無處可去。」

許庭生開口,第一段,很多人都漸漸反應過來,他們沒有聽過這首歌,所以,是原創?臨時換原創,許庭生想表達什麼?

項凝也在聽

儘管剛剛,在看到許庭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她很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