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七十章 最後一首歌(五)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p> 但是,他不能。 於是,不經意的,另一段曾經熟悉的旋律出現在腦海里。 手指撥動琴弦 台下哭泣或沉默的人群猛地回過神來,凝神去聽他們本以為已經結束的歌聲。 「我想摸...

第六百七十章最後一首歌

滿場喧天的掌聲,沒有太多本該有的妒忌和不屑。

因為趙康文的話提醒了很多人,那個傳奇的許庭生真實存在,但是其實只在媒體和網路上,而在他們身邊的,是普通岩大學生許庭生。

在這個官二代、富二代越來越變成貶義詞的時代,同時擁有財富和名聲的許庭生留給身邊同學的,依然是相對平實的學生形象。

事實上,就連這個形象他都管理的不夠好,因為他也逃課,也打架,也躲在教室後排睡覺

但就是這樣才真實。

許庭生很特殊,又沒那麼特殊這就是岩大師生的切身體會。

而且大部分時候,他都溫和,規矩。規矩的意思,大概是說,那些囂張跋扈,炫耀和混亂,在他身上,都不存在。當徐勝那批人炫耀張揚,橫行校園,開著寶馬接走一個又一個新鮮女友的時候,總是和室友一起走著去教學樓的許庭生,甚至規矩得有些不像話。

這四年,他在岩大本身干過的,最吸引目光的事,大概就是大一足球賽死戰漸海科技,進的那兩個球了這跟他的財富和名氣有什麼關係?!

除此之外,互誠之心,凝聚岩大,圖書館建設基金除了互誠之心當初有過消息,其餘的,凝聚岩大甚至很多受助的學生都不知道,它原來也來自許庭生。至於圖書館建設基金,大家更是一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聽說。

你似乎很難對這樣一個人要求太多,反感太多。

掌聲還在繼續。

哪怕是許庭生自己,這一刻也有些動容。雖說這些榮光,大部分源自他創造的財富,但其真正意義,卻是財富無法替代的。

只可惜,那個他希望能能與他分享光榮與驕傲的人,不在身邊。

許庭生當然不知道,這一刻坐在黑漆漆觀眾席里的項凝,其實也在偷偷為他鼓掌,為他驕傲。

校長趙康文伸手示意了一下。

許庭生走上台。

趙康文送了他一枚岩大校徽,然後把舞台留給許庭生。

「剛剛專門回去換了身衣服。」許庭生面向台下,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

下面一陣笑聲。

許庭生寢室里沒備有正裝,在被牛副校長嚴肅批評了一頓之後,此刻身上也不過是比剛剛整齊了些而已。

一雙帆布鞋,米色的休閑長褲,最正式的是上身,他穿了一件嶄新的白襯衫,可惜有些凌亂的卷著袖子,因而看起來,也沒有那麼正式。

「知道今天要站在這裡其實已經好幾天了」,許庭生說,「然後,我認真想過了,如果未來校慶,有機會回來,我一定會好好準備一篇演講,在不了解我的學弟學妹們面前好好吹一吹。」

「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沒法吹,因為跟你們都太熟」

「你們是,我的老師,還有同學院,同屆,甚至同班的同學。裡面還有我的室友,朋友,球隊的隊友,其實還有很多,是我和室友們在寢室談時聊起過的女生。」

又是一陣歡笑。

「在你們面前,真的沒辦法裝相。所以,就簡單跟大家說一聲謝謝」,許庭生沖台下鞠了個躬,「然後,厚著臉皮給大家唱首歌。」

掌聲和口哨聲、喝彩聲四起。

這是大學四年間,許庭生第一次公開出現在這樣的舞台上,並且準備唱一首歌在這場大學的最後,最後的一首歌。

許庭生把早有人幫忙放在一旁的吉他抱起來,坐下,調整話筒,試著撥了一下琴弦。

《那些花兒》,前奏響起

「謝謝你,許庭生。」台下不知是誰趁著這一刻喊了一聲。

「謝謝你的助學款。家教補貼。」

「謝謝學長。」

有受到過助學基金資助的人,偷跑進來的學弟妹,在擠得滿滿當當的人群里喊。

「謝謝許哥。」李興民喊。

「謝謝許哥。」張寧朗和身邊的學妹喊。

「謝謝許哥。」

老歪一邊喊,一邊激動的站起來了李琳琳剛剛也沉浸在回憶中,也想說一句,謝謝許哥。

等她發現老歪激動過頭,這一下已經想拉都來不及。

聽見喊聲,許庭生傾斜身體沖老歪那個位置看了看,不知是哪個負責燈光的傢伙這麼機靈他把一盞射燈投向了站起來的老歪

下一刻,巨大的光圈裡,許庭生看到了激動的老歪,李琳琳,還有項凝。

「她來了,她在。」

「沒告訴我。」

「只是看看我不讓我知道。」

就是這一瞬間的自然思維,在激動和酸澀、歉疚之餘,許庭生之前還在糾結的一個問題,突然之間就有了堅定的答案。

沒有了項凝,畢業之後,我該去哪?

答案已經有了,我要留在岩州,哪怕不能靠近,至少在她方圓幾里。

把已經快要彈完的前奏停下。

「抱歉,我想換一首歌。」他說。

然後,就在台下微微的詫異、困惑和騷動中,指尖滑過琴弦,新的前奏緩緩響起。

因為是臨時起意,許庭生前世對薛之謙的這首《方圓幾里》也沒有那麼熟悉他有些亂,吉他伴奏如此,歌詞也一樣。

「當初若誠懇,是好事,

不需要發誓,那麼幼稚。

本以為可以,就這樣隨你,

反正我也無處可去。」

許庭生開口,第一段,很多人都漸漸反應過來,他們沒有聽過這首歌,所以,是原創?臨時換原創,許庭生想表達什麼?

項凝也在聽

儘管剛剛,在看到許庭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她很想逃卻終究還是下不了決心。因為,小項凝的騙子大叔,在守護了她四年之後,畢業了,分手了,追到學校卻被趕走了所以也許,他很快就要走了,離開這裡。

所以,項凝怎麼可能做得到,不再看他幾眼,不去聽他唱的最後一首歌。

「我怕太負責任的人

因為他隨時會犧牲

愛不愛都可以

我怎樣都依你

連理由,我都幫你尋

與其在你不要的世界里

不如痛快把你忘記」

因為是臨場換的歌,許庭生沒辦法即時改到所有歌詞都符合心意。

這段歌詞他照原版唱出來。

項凝聽到「與其在你不要的世界里,不如痛快把你忘記」

心頭不自覺的一陣痛楚,明明這就是她這段時間的立場,按理說,應該是她期待的,或者事實應該發生的,但是,胸口就是免不了的疼

「他有決心了么?準備忘了我。」

項凝好疼。

還好,許庭生很快唱到下一句。

「這道理誰都懂說容易,愛透了還要嘴硬。」

只是嘴硬。

緊接著,就是許庭生剛剛那一瞬間,之所以想到這首歌,真正想表達的那幾句:

「我寧願,留在你方圓幾里,

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因為我愛你,和你沒關係。」

心從谷底又爬上來,項凝哪怕再生大叔的氣,再有心結,這一刻也有些哭笑不得,「什麼話?這是要耍無賴嗎?什麼叫你愛我,和我沒關係?」

「留在你方圓幾里他是在說,他不會走嗎?也不打擾我。」

這是第二次,大叔站在舞台上,明明很多人,但其實只是專門唱給項小姐的歌。

第一次那時,她還懵懂,開心但是實際沒辦法體會太多。這次不同,這次項小姐十八歲了,愛過,幸福過,放手難過過,咬牙堅持過,這次她能聽懂,那是許庭生的心聲。

眼淚無聲的沿著她的臉龐滑落。

同樣是在這段歌詞里,台下其他就要畢業,就要分離的大四學生們,聽到的是「不肯離去」。

就要各奔天涯的人,聽到「我寧願留在你方圓幾里」是什麼樣的心情?

說好分手的情侶,聽到「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又是什麼樣的心情?

掌聲,低低的啜泣聲,慢慢在各個角落和人群中響起。

「我寧願,留在你方圓幾里

至少能感受你的悲喜

在你需要我的時候,就能陪你

我在你不要的世界里

何苦不找個人來代替

可惜我,誰勸都不聽

我寧願,留在你方圓幾里

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第二遍,還是那個執念,我想留在你方圓幾里,感受你的悲喜,在你需要我時,就能陪你。沒有你的世界,何苦,但就是沒辦法,找一個人來代替

台下已經嗚咽一片。

歌聲繼續:

「愛不愛都可以,我怎樣都依你

因為我愛你,和你沒關係

我的愛,擴散在方圓幾里

近的能,聽見你的呼吸

只要你轉身,我就在這裡。」

許庭生唱完最後一段,就那麼,沉默的坐在那裡。

項凝把每一句都聽在心裡

她懂,這是他在對他的項小姐說:我不勉強,全都依你,包括你愛,或不愛我只是我依然會留在這裡,在你看不見,卻絕不遙遠的距離如果有一天,你改了主意只要你轉身,我就在這裡。

李琳琳伸手摟住了項凝的肩膀,因為她已經哭到快要不能呼吸。

沒有了射燈,台上許庭生其實看不清楚此時台下的項凝,但是模糊的視線里,他可以發現,她小小的身體,正因為太過猛烈的抽泣而打著顫。

這一刻,許庭生多想上去替她擦乾眼淚,然後抱住她

但是,他不能。

於是,不經意的,另一段曾經熟悉的旋律出現在腦海里。

手指撥動琴弦

台下哭泣或沉默的人群猛地回過神來,凝神去聽他們本以為已經結束的歌聲。

「我想摸你的頭髮,

只是簡單的試探埃

我想給你個擁抱,

像以前一樣可以嗎?

你退半步的動作認真的嗎?

小小的動作傷害還那麼大。

我只能扮演個紳士,

才能和你說說話。

我能送你回家嗎?

可能外面要下雨啦。

我能給你個擁抱,

像朋友一樣可以嗎?」

《紳士》的副歌部分,許庭生直接緩緩的唱了出來。

台下的畢業生聽到這裡,腦海里想到的是也許幾年後再見面的情景,再見面,曾經最親密的人,終於變得陌生,陌生到連曾經那麼習慣的,那些簡單的親昵,哪怕小到一個擁抱,或者只是想伸手,幫忙把頭髮撥到她耳後都不再可以。

他們只能剋制心情,假裝紳士,平淡的說上幾句,而那,也不過是客套的寒暄而已。

項凝腦海中的畫面,是另一番場景,是許庭生在岩一中的那四周時間裡,項凝原先不曾察覺的畫面

這一刻她才明白,那四周時間,表面看起來平靜,並不刻意打擾和關注自己的那個許庭生,其實有多少次想伸手摸一摸她的頭髮,想擁抱她一下。

所以,他得多麼克制,假裝陌生的師生關係,才能在課堂上,跟她說上一句話,而那唯一一句話,也只是:「項凝同學,這個問題你來回答。」

項凝心疼了。

總算趕出來了。遲了點,抱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