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六十八章 最後一首歌(三)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鋒並不是真的上陣拿槍對射,他總歸也還是要找一個地方呆著的。 如果這個問題出現得早一些,許庭生根本不會有任何猶豫。他會留在岩州,陪伴項凝。等她讀完高三,再去她讀大學的城市。 但是現在情況...

第六百六十八章最後一首歌

包妹子回校的一路都在哽咽。.la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只是相愛的人總是在某些時候喜歡相信,那終將到來的一散,是以生死為期其實世上哪來那許多生離死別的愛情埃

多數的愛情,都死於性格和相處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作死的。

包妹子一邊抽泣一邊在念著陸旭的好,能在矛盾分手之後還念著對方的好的女孩不多,她們通常人又「笨」又好。

誠然,陸旭肯定有著屬於他的特別的好,否則包妹子也沒道理在一次次矛盾分手的演繹中,跟他糾纏四年。就如同他的缺陷總是容易歇斯底里一樣,他的好,一樣是濃烈,不顧一切,讓人難忘的。

可惜他還是把自己給作死了。

把終於平復了一些的包妹子送到d區,她的宿舍樓下。

她準備明天就走回家鄉。

再三的祝福,道別。

終於,那些熟悉的身影將會一個個散去,各奔東西。

許庭生四人回c區的路上。

老歪收到李琳琳發來的簡訊:「老歪,你待會佔座的時候佔三個哦。」

「三個?不跟庭生他們坐一起嗎?」老外回復。

「今天就不一起坐了,他要上台的嘛,要坐前面一些的。就咱們自己兩個,然後另外再多佔一個位置。」

「哦,是誰要來啊?」

「沒誰,就同學。反正你先佔座,我晚點來,少廢話。對了,你現在先去買點吃的和喝的。」李琳琳回復,然後出門,準備去等候項凝。

「哦,好。」越來越妻管嚴的老歪,跟許庭生說了一聲今晚不一起坐,然後糊裡糊塗的就下車先走了。

他沒意識到,也沒跟許庭生說,李琳琳剛剛讓他佔三個座,卻沒說是誰要來。

如果他說了,許庭生一定會意識到,多出來的那個座位,是誰要來。

許庭生和李興民、張寧朗一起吃過晚飯才出發,路上張寧朗跟學妹一塊走了,剩下兩個孤家寡人一路跟同學打著招呼。

平時熟絡或其實話不多的,到此時都有了一些惜別的感覺。

有幾個容易害羞的樸實女同學一起和許庭生合了一張影,熱情活潑點的,則乾脆抱一把,說幾句調皮的話。

兩個人在報告廳外遇到了班長張妍。

張妍看見許庭生,主動打了個招呼說:「你畢業以後會去盛海吧?我和男朋友也決定一起去盛海了,不管怎樣先努力兩年看看。到時候等你有空,找你一起吃飯哦。」

同學們都是知道星辰科技在盛海的,而且清楚,現在那裡才是許庭生事業的重心。

許庭生隨口答了句:「好。」

但是其實他走神了,因為張妍的這一問,許庭生突然才意識到一個問題:我以後去哪?

與周遠黛的交鋒並不是真的上陣拿槍對射,他總歸也還是要找一個地方呆著的。

如果這個問題出現得早一些,許庭生根本不會有任何猶豫。他會留在岩州,陪伴項凝。等她讀完高三,再去她讀大學的城市。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他留下,萬一情不自禁,就是對項凝的打擾,甚至會給她帶去威脅。而情要自禁,太難。

此外,一方面岩州的兩家公司都早已經不是他在具體經營,另一方面,付誠已經定下來會在盛海工作,方老師和念念遲早會去;黃亞明更是必然離開岩州還有其他人。

很多人都會離開。

在這種情況下,在沒有了項凝的日子裡,許庭生呆在岩州的歸宿感沒了。

反過來,那種孤家寡人的凄涼感,無所事事的盲目感會隨著時間流逝,不斷滋長。

但是,真的離開的話做得到嗎?有辦法在別的地方安心的生活嗎?

臨畢業的這一陣,幾乎所有人都羨慕許庭生,因為他根本無須像其他人那樣,思考去向,工作,生活和社會的壓力。

沒有人知道,其實他才是真正不知下一站該去何處的那一個。

在他依然沒辦法把這件事情理清楚的時候,陸芷欣迎面走來,她一身女大學生該有的打扮,恍惚當年,還是大一外語學院院花的她。

兩個人互相笑了笑。

「你們學院也是今晚辦畢業晚會嗎?」許庭生主動問。

陸芷欣搖了搖頭,「早兩天就辦過了。」

「被校長拉上台了吧?」

「嗯,沒辦法。」陸芷欣說。

「我一會也是。」許庭生無奈的笑著說。

「最近忙什麼?」為怕冷場,許庭生又找了一個話題。

「前陣子在各大院校弄招聘的事,這幾天閑一點」,陸芷欣說,「所以,因為聽說你一會兒可能會唱歌,就跑來了不介意吧?」

「當然不會。」許庭生說。

「幾點開始?」陸芷欣問。

「七點,到我可能更晚一點。」許庭生回答。

陸芷欣抬手看了看錶,「那還有時間,能一起走走嗎?」

她抬頭看著許庭生,「畢業了。四年,好快。」

難得一次,許庭生在陸芷欣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堅定、冷漠,亦或者戰鬥的熱情,而是一些或許應該稱之為惆悵的東西。

「去哪?」

「就逛逛校園,然後,你跟著我走吧。」

陸芷欣走前,許庭生走在她側後方,在傍晚微微暗下來的天空下,走過了他們最初認識的階梯教室,走過圖書館,走過c區許庭生的寢室樓下,也是當年,陸芷欣捧著圍僥地方。

兩個人走在熟悉的地方,卻默契的沒有去提那些往事。

一直到他們走到那片操常

陸芷欣走到看台上坐下來,抬頭看看站在身旁的許庭生,又轉回去看面前的足球場

「大一那次,我就是坐在這個位置」

「那天,你進了兩個球,滿場的歡呼。你是岩大的英雄。」

「那天」

她把一隻手掌攤開,「你看,掌心裡還留著一點疤。要從你手裡拿到一朵玫瑰,真難埃更何況,後來還徹底失去了,也可能我根本就從來沒真正得到過吧」

「可是我還是很慶幸,用盡心機算計你一場哪怕最後把自己也算進去了。」

接下來的明早看,千萬別等。

我保證今晚把最後一首歌這部分寫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