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六十六章 最後一首歌(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朋友了。 而且,在岩州的本地方言里,其實是不存在我愛你這個說法的。硬要說當然也可以,只是發音不免會變得很奇怪。 英語老師假裝委屈了一下,繼而說:「好像大家總是容易因為說我愛你而害羞,...

第六百六十六章最後一首歌

李琳琳發了簡訊,沒有言明,但是其實意思很清楚,許庭生要畢業了,你來看他么?

倘若以部分國家的傳統,畢業典禮其實是人生至為重要的時刻之一,多數時候,家人、愛人,都會到場的陪伴。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過了好一會兒,她收到項凝的回復。

「我不去了。」簡單的四個字,連多餘的理由或借口都沒找。

「忘了他去你初中學校,登台表演,為你慶祝生日了么?大學最後一次聽了呢。」李琳琳有些不甘心,希望喚起項凝的感動。她做這些的前提不光是因為許庭生,更是因為她清楚,項凝也喜歡許庭生。

「是忘了呢。」

「也不想聽。」

「姐姐老師你不知道,其實那不是給我的。」

項凝連著回了三條。

李琳琳困惑了一下。

「我睡覺了,姐姐老師晚安。」項凝又發了一條。

李琳琳只好回復:「晚安。」

隔天一直到項凝去了學校,都沒有再聯繫李琳琳。而李琳琳因為那句「那不是給我的」在想,自己也許漏掉了什麼,在這種情況下,讓她去勉強項凝,她捨不得。

距離畢業最後一周。

許庭生給組織晚會的學生老師商量了一下,打算挑一首適合畢業時候演唱的歌,比如高曉松的校園民謠,水木年華的《一生有你》,張震岳前一年剛發表的新歌《再見》

最後定下來,是朴樹的《那些花兒》。

張寧朗終於有了他大學生涯的第一次夜不歸宿。

隔天早上他回到寢室,一臉疲憊大家都興奮又猥瑣的看著他。strong.la/strong不過問倒是不好問的,這事怎麼問呢?問初次上陣,戰況如何?問敵方反抗激烈還是直接投降?

大家沒問,但是張寧朗自己說了。「我現在終於發現學妹那條長辮子的壞處了。」他鬱悶說。

「怎麼了?」李興民問。

「什麼都沒幹呢,一晚上我都在聽同一句話,學長,你壓我頭髮了。這能怪我嗎?她的頭髮那麼長,還沒綁著,半張床都是」張寧朗嘆了口氣說,「我小心緊張的一晚上沒睡想想結婚以後可怎麼辦?」

另外四個很沒同情心的大笑起來。

從周末接到李琳琳的簡訊,到回校上課,周一,周二一直到了周五。

項凝同學努力讓自己專註的準備期末考試,努力提醒自己,馬上就高三了,努力的,不去想那個人,不去想他跳著僵硬的舞說:「我來給你慶祝生日呀,生日快樂。」

那天的兩首歌,項凝後來一直覺得是許庭生在說:「你是我的花朵,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男人總是有很多花朵呢,白玫瑰、紅玫瑰,指不定還有黃玫瑰什麼的呢。我呢?指不定連玫瑰都算不上吧,就是一朵矮矮的,開的很小的花。

星星呢?意思註定很遙遠吧。

過往在寢室愛鬧愛玩愛說話,並且因此扣了班級不少四項競賽分數的項凝同學,最近表現好了很多,因為她總是躺在床上,安靜不說話。

周五的英語課。

替換許庭生的實習老師上了她的最後一堂課。

也許因為年齡相近,加上親近度的不同,學生們總是很容易和實習老師之間產生不舍的感情。而實習老師們,也往往更容易多愁善感。

下課鈴快要響起前的幾分鐘,不算漂亮但是很可愛的實習老師眼睛里噙著淚花,說了再見,說了iloveyouall。

西方式的我愛你似乎更容易被表達一些。

學生們熱情回應。

「我愛你們。」實習老師吸著鼻子,然後微笑著用中文又說了一遍。

這次幾乎沒有回應,不因為別的,只因為國人似乎很少將這句話說出口,哪怕是在愛人之間就更別提家人、朋友了。

而且,在岩州的本地方言里,其實是不存在我愛你這個說法的。硬要說當然也可以,只是發音不免會變得很奇怪。

英語老師假裝委屈了一下,繼而說:「好像大家總是容易因為說我愛你而害羞,開不了口哦。其實在西方很多國家,我愛你,是家人、愛人之間經常有的表達,大家有機會的話,也要記得向爸爸媽媽說一次我愛你哦。」

項凝因為這段話而想起來,自己看過一部電影,裡面說義大利人超過一半的簡訊都帶有愛字,當時她還激動的告訴了大叔。

那我和他之間呢?好像多數時候也都只是說「喜歡」,不說愛。是不習慣表達呢?還是真的存在差別?

項凝回想著,許庭生有沒有對自己說過我愛你,好像連英文的iloveyou都沒有過。

講台上,英語老師繼續著這個話題。「大家有知道其他國家的我愛你,是怎麼說的嗎?」離下課還有幾分鐘,她乾脆聊了起來。

「撒浪嘿喲。」有男生接了一句。

大家都笑起來,再韓劇大行其道的時代,大家很難不知道這一句。但是更多的,就沒有了。

「那我多告訴你們幾個」,女老師說,「euamo-te,葡萄牙語,我愛你;szeretlek,匈牙利語;milujite,捷克語;ichliebedich,德語s』agapo,希臘語」

項凝愣住了。

這些,各個國家的「我愛你」,如果有人讓項凝說,她肯定說不出來。但是當女老師一個接著一個的說出口項凝很確定,其中很多,她都聽過。

模糊,記不清,但是肯定聽過。

那是在她十五歲到十六歲的那一年裡,那時候她的家庭教師,叫做許庭生。

許老師的英語很好,不過也偶爾犯錯。

每次犯錯,他都會看一眼小項凝同學,緊張的說:「這個,我說錯了。」

他第二次說錯的時候。

項凝說:「大叔你說錯第二回了。」

許庭生說:「我知道,我記得。」

項凝說:「我也記得,我幫你數著。」

許庭生說:「好,你數著。」

當時的對話浮現在腦海里

所以,他原來早就說過那麼多,我的不懂得的,我愛你。

下課鈴響。

放學,老師走了,周末不住校的同學也急著離開。

項凝坐在她的座位上。

她第一次搭訕,借口問路撒謊的樣子,他給她送面時候的厚臉皮,他折的紙飛機和那天樹杈兼的陽光他說,項凝乖,轉身,閉眼睛,捂耳朵他說,我可以拿一切來換你他說,遇見你是最美好的事他說,我一定會娶你

還有太多太多。

不想還好,一想,全部湧上心頭。

他就要走了。

他會去盛海吧?星辰在那兒呢,其他公司也不是他在管。

也許明天就走了

「姐姐老師,我想去看一下那個晚會但是請你別告訴他好嗎?」

「我只是,想再看看他。」

項凝發信息給李琳琳。

時間來不及,只好先發一半了,下一章明早看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