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六十三章 向著畢業狂奔的腳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下一刻,清醒的意識會出現,心口的疼痛和苦澀,都那麼真切。她至今不願意相信的那些欺騙,大叔是真的做了呀。 終於,又一次,許庭生替語文老師晚自習坐班結束。 他稍晚一些離開辦公室,走在燈光...

第六百六十三章向著畢業狂奔的腳步

許庭生來到學校的第三周,項凝的感覺開始變得有些混亂。

某些時候,她會恍惚以為,兩個人之間只是鬧了點小矛盾,賭氣冷戰……而不是一場其實很沉重的分手。

那天離開的當時,項凝並沒有說出「分手」兩個字。

但事實,應該是分開了吧。

可是現在變得有點奇怪,變成好像是鬧了矛盾的小情侶,想和好卻又都倔強的死撐著。然後大叔一邊賭氣,一邊裝酷又耍無賴;項小姐一邊生氣和逞強,一邊正在慢慢淪陷。

這種感覺其實不算糟糕……

如果一切發生的早一些,許庭生在她年前幾次要求的時候,就來學校實習,項凝覺得這一定會是一段有趣又美好的時光。

那種隱秘又每天見面的感情,讓人悶在心裡,夜半偷偷回想忍不住笑出聲來的相處,多讓人著迷啊!項小姐十七歲,初戀呢……那些戀人之間平實的小小的甜蜜,總是讓她期待的。

然而總是在她恍惚的下一刻,清醒的意識會出現,心口的疼痛和苦澀,都那麼真切。她至今不願意相信的那些欺騙,大叔是真的做了呀。

終於,又一次,許庭生替語文老師晚自習坐班結束。

他稍晚一些離開辦公室,走在燈光已經變暗的走廊。

身後那個熟悉的聲音說:「喂。」

許庭生回頭。

「你真的影響到我了。」項凝說。

「哦,我知道了。你早點回宿舍。」許庭生轉身離開。

第二天。

第三天。

他真的沒有再出現。

直到班主任介紹了新的實習老師,一個來自燕京師範大學的英語系的臨畢業生,一個可愛的女孩子……項凝才確定,在她說了那句話后,那個人真的就這麼離開了,連跟同學們告別都沒有。

有學生捨不得許庭生,追問了幾遍。

班主任說:「你們呀,真笨,那可是許庭生呀,怎麼可能真的當老師呢?」

「那他為什麼要來實習?」

「也許是最後彌補一下遺憾吧,讀了師範,快畢業了,至少當一下老師。」

班主任說的是許庭生對於教師職業的最後留戀,而項凝同學聽走神了,他來,卻不理我,也不多做什麼……就是因為最後的留戀嗎?

用一段簡單的相處來告別?

沒有想象中的如釋重負,項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緒。

…………

許庭生離開了岩一中,實習生涯持續不到四周。

在這不到四周時間裡,每天能看見項凝,他很滿足……有時候其實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呆太久,但另一些時候,他會想慣著自己,會希望,這段時光可以更久一些。

哪怕沒有項凝的那句話,他其實也在催促自己離開,只是也許,不小心又多拖了一天,可以多看了她幾眼——在她沒留神的時候。

經歷過前世的無奈分別,面對著這一次的前途未卜,許庭生縱容了一下自己。

重生這將近四年時間,除了放肆自己去寵愛項凝之外,許庭生其實並不曾太過縱容過自己。多數時候,他壓抑很多東西,把很多人扛在肩上,護在身後……

他創造一切條件,盡最大的努力,去讓那些他在乎的人完滿、美好。

而當這一次,他要面對一個知道他底細,比他更強大的對手,許庭生沒有告訴身邊任何一個人,沒有找任何一個人並肩……那是他一個人的戰爭。

至於周遠黛的情況,詳細、具體的部分依然不得而知,但是就目前掌握的部分信息,許庭生其實已經可以推斷:她是另一個重生者,一個重生在更早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先知有效期的重生者。

而她為人的本性、行事原則,完全與許庭生背道而馳……她是一個自私、狠辣、極度膨脹,甚至已經接近變態的人。

在她眼中,自己是神,所以,當她時限用完,失去先知,哪怕其實擁有足以震驚世人的巨額財富,她依然惶恐……因為這是她內心真正的支撐。

然後,她發現了許庭生,從懷疑,觀察;到推斷,試探;再到確認,出手。

她一定緊張又興奮,因為她終於找到了一個途徑,可以繼續自己作為「神」的人生——通過控制和脅迫許庭生來實現,來繼續她「無所不能」的先知。

這種控制必須是絕對的,因為許庭生其實也是對她最大的威脅。

同時,周遠黛也不得不擔心自己用力過猛,她怕一不小心,就打碎了這盞「阿拉丁神燈」。

正因為此,她沒有著急,而是先花了大量的時間去了解許庭生,甚至主動去跟他接觸。

了解的結果讓她意識到:強行的控制甚至生命威脅,都不可能真正掌握這個男人,財富和權勢的誘惑更沒有用,這是一個在她眼中愚昧到無可救藥的先知者,在他這裡,財富、權勢,甚至生命,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用他最在乎的那些人,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的那些人,去威脅他,去脅迫他。

因此,她會用項凝的安全做威脅,但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真正去傷害她。因為周遠黛已然很清楚,一旦真的走到那一步,許庭生哪怕自毀,也不可能被控制。

這個道理很簡單,就像銀行劫匪不能在威脅警方之前打死所有人質一樣。

…………

原本應該很亂,很驚惶,很失落的許庭生,很平靜的出現在岩大校園裡,每天不是上課,就是寫論文。

漸漸的,聚餐喝酒的次數開始變多,因為不知不覺……大學畢業的腳步,已經到了眼前。

時光總是這樣,在大多數時候悄無聲息的流淌,然後突然之間,就把某個節點擺在我們面前。許庭生很快,要結束他的第二次大學生涯了。

602這一年中發生的最牛的一件事,是李興民考上了公務員,而且,是直接考的市政府辦公室。筆試,面試,一路平趟,剩下的就是政審了……

這個從一進大學就瘋狂期待一段戀情的男同學,最終還是沒有在大學里收穫一段真正的感情,他努力過,傻過,最後得出來一句:老子要什麼狗屁愛情?

讓愛情去他媽的之後,李興民用大學最後一年的時光,專註而狂熱,近乎破釜沉舟的做了一件事,而且做成了,所有人,都為他興奮和激動。

「第一杯,敬耀哥吧。耀哥,看到了沒,你說,我牛不牛逼?」在寢室自己偷煮火鍋聚餐慶祝的時候,李興民沖著譚耀的那個上鋪,大聲喊。

喝多了以後,大家東倒西歪,都在唱。

「睡在我上鋪的兄弟,

睡在我寂寞的回憶。

分給我煙抽的兄弟,

分給我快樂的往昔。

我說每當我回頭看夕陽紅,

每當我又聽到晚鐘,

從前的點點滴滴會湧起,

在我來不及難過的心裡,

……」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