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六十二章 全世界都在氣項小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2-18 13:19  |  字數:3883字

第六百六十二章全世界都在氣項小姐

2oo7年初的這幾個月,煤炭業實際利潤約每噸,五倍。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庭生連續高價出手了黃亞明負責掌控的三座主力煤礦,馬上,會是第四座。

所有人都不理解。

實力雄厚,風光無限的并州黃二十四,就這樣硬生生被許庭生搞到幾乎變成并州礦區的笑柄,變成一個快要沒有礦的「級礦主」。

「做兄弟嘛,就得是這樣做的。」面對關心和詢問,黃亞明只能哭笑不得的回答。

與此同時,互誠、至誠、星辰,三家公司的財務狀況也都開始變得緊張無比。

面對這樣近乎毫無道理的瘋狂對外投資,有些人靠對許庭生從未有過錯誤決策的迷信和崇拜在撐,有些人憑友情和感情在撐,有些人,因為虧欠在撐……

「如果庭生沒瘋的話,就是他判斷整個國內經濟形勢要出問題。」

第一個說出這一推測的人已經無法追究是誰,因為很快,它就變成了很多人共同的心裡揣測。

「所以,他其實是在做……資產轉移?」

「或者他根本就是在逃避一場危機?」

如果說,連這些人都已經開始有這樣的認識,那麼周遠黛,她一定看得更清晰。許庭生從華爾街的銀行股和cdo、cds的價格變動就能推斷,她的力度有多大。

但是還不夠……

「如果真的是資產轉移,逃避危機,我們怎麼辦?跟不跟?」朋友、熟人、黑馬會,陌生人……很多人都在討論。

一面如同烈焰般瘋狂的許庭生,另一面,如無風的海面一般平靜。

就像幾乎大多數師範類畢業生的實習經歷一樣,許庭生在岩一中的指導老師小心翼翼了一段時間,結果現這個年輕富豪好像真的就是來實習的,而且很好說話,於是她偶爾也說:「小許老師,今天的晚自習,你方不方便替去我坐一下班?」

「方便,好的。」許庭生每回都答應得很乾脆。

他在晚自習的第一節課批改了作文,項凝的同學的作文水平……真的是很讓人憂鬱。

第二節課,他閑著沒事,開始寫畢業論文。

也許是因為周遠黛給的壓力已經持續了太久,反而讓許庭生習慣了,在明知最後的成敗正一步步逼近的情況下,他平靜得連自己都有些無法想像。

若是在經歷由方家敗落引起的這一連串連鎖反應之前,許庭生要設計周遠黛,連一點機會都沒有。因為那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讓他的綜合實力,至少翻了三倍。

所以現在,至少他有了奮力一搏的可能。

…………

項凝是另一種狀態,她也慢慢習慣了,除了,偶爾很生氣,偶爾,埋頭寫作業的時候,寫著寫著會突然抬頭看一眼,「他竟然真的沒有在偷看我……」

「哎呀,到底什麼意思啊?」

「他真的要實習當老師?還是故意來氣我的?」

晚自習第三節課,做完了作業的同學開始放鬆下來,有些小動作。

兩個女生拿了零食出來吃。

許庭生下來了……

「老師。」同學有些緊張。

許庭生笑著,從那包話梅里拿了一顆,放進嘴裡。

「咳。」段長站在教室門口。

「段,段長好……我在沒收零食」,他慌張了一陣,指著自己的嘴巴說,「徹底沒收。」

段長無奈的瞪了他一眼。

到他走後,整個教室哄堂大笑。

氣氛已經打開了,有學生提議能不能和許老師聊聊天。

許庭生想了想,把教室門關上,同意了。

「許老師,你以後真的會當老師嗎?」有人問。

「可能會。」許庭生回答。

「那你可以留下來教我們嗎?」

「就算我留在岩一中,應該也沒辦法教你們吧」,許庭生認認真真的回答,「我畢業工作第一年,你們高三,哪有新老師第一年就帶高三的。」

底下一陣失落的嘆息。

聽到「畢業」和「高三」這兩個詞,項凝的心跳亂了幾拍,「是啊,如果還是原來,好快了呢。」

「那老師你給我們講講你的創業故事吧?」

「老師,你有多少錢啊?」

「老師,我以後大學畢業能去你的公司上班嗎?」

一連串的問題。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先,我的創業故事肯定沒有你們在網上看到的那麼精彩,我就不重複了。然後另外兩個問題的話……不如等你們上大學了,工作了以後,如果有需要的話,再來找我。我一定儘力幫忙。」

「那老師你有女朋友嗎?」一名膽子比較大的女生突然問道。

一時間好多意味深長的笑容,好多嘰嘰喳喳的議論,好多期待的眼神。這可是文科班呀,高二,正是少女們最愛幻想的年紀。

而許庭生,也許比幻想中的白馬王子還要更迷人一些。

他還沒回答。

項凝的胸口開始有些酸酸澀澀的,說不出的感覺,不是完全的難受,也不是另外的某種具體的情緒,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很亂。

「有過。」許庭生只回答了兩個字。

「是不是app1e呀?」有八卦的女生喊道。

項凝一下就難受了。

「不是,是另外一個女孩子。我跟app1e的事情網上都已經澄清了呢。你們應該相信。」

「那老師你剛剛說的是『有過』,你和那個女孩已經分開了嗎?」

「……嗯。」

「為什麼?」

「因為我犯了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