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六十章 我只是不敢喜歡你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2-18 13:19  |  字數:2467字

第六百六十章我只是不敢喜歡你了

許庭生回學校了,聽項凝的話,然後每天看著手機,像懵懂初戀的男孩那樣,等待它突然響起,幻想它突然響起……

偶爾會想試著撥一下項凝的電話,但是那個按鍵好像有千斤重。

有時候刪改無數遍,終於編輯好了一條簡訊,卻按不下送鍵。

項凝一直是無賴的,寬容、豁達的,直接的,正因為此,當她說自己這次怎麼也解不開,說它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真的,說她亂了,需要思考幾天……

許庭生就已經很清楚,自己這次真的走在了失去她的邊緣。

因為項凝,從來不是那種會拿感情來作的女孩,只要有辦法過得去,她都會自己開解,因為她其實很懂珍惜,太懂珍惜。

app1e的事情在星辰、天宜的聯手彈壓和引導下,正在慢慢平息。

許庭生等到了周末,依然沒有接到項凝的電話。

他一整天窩在寢室床上。

壯心準備公務員的李興民也看出來他狀態不對,不打擾,但是去餐廳的時候,會幫忙帶一份早餐或晚飯。

終於,星期天的中午。

手機響了。

項凝說:「你回家吧。」

許庭生想瘋了一樣興奮的跳下床,開車沖向他們的家。

一直到他到了家門外,才停下來,有些忐忑,有些害怕……

門從裡面打開了。

項凝穿著校服站在他面前,她說:「你抱抱我吧,抱久一點。」

許庭生將她擁進懷裡,項凝的雙手遲疑著,慢慢才摟住他……但是很快又鬆開了。

「跟以前不一樣了,騙子大叔,抱你的時候,我開始要想很多,開始覺得有點害怕……感覺那裡沒那麼安全了。」項凝指了指許庭生的胸膛。

她轉身先進門。

許庭生跟在她身後,客廳的沙上,整整齊齊擺著很多東西。

「我也不是什麼都還你,也不是一定不回來,只是到底要多久,我不知道……所以我先只帶走要用的東西。裡面也有好多是你給我的呢,所以不是小女孩生氣還禮物,只是,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說了。」她把書包背起來。

眼淚滑下來的瞬間,她低頭想從許庭生身邊穿過。

許庭生拉住了她。

前世他不敢,今生他不敢放手。

「項凝,沒那麼嚴重啊,app1e的解釋,你也看到了。」

「嗯,可是我就是害怕了呀……」

「我不會再騙你了。」

「是嗎?」一直努力溫和平靜的項凝突然一邊嚎哭,一邊大聲說,「那如果我告訴你,昨天游清瀾來找過我,她不小心或者故意,說漏了一件事……你害不害怕?」

游清瀾,她找項凝,說了一件事……許庭生整個人,在這一瞬間,崩了。

「所以,這是補償嗎?」項凝抱起來裝婚紗的大盒子,「那天我好開心啊……你們看見我這個傻瓜在傻開心,一定更開心。」

「嗚……我不認識你了,騙子大叔。剛剛你抱我的時候,你知道嗎?我一點都不安心。」

「我不要許庭生了,我要騙子大叔,求求你,還給我騙子大叔好不好?我要吃面,不要大房子,我要煎餃,不要漂亮婚紗,我要聽你唱歌,不要什麼股份……我要你給我上課……」

許庭生突然才現,這一刻,面對項凝的哭泣,重生一世,無所不能的溪山塔下許庭生,原來什麼都做不了。

「你不肯訂婚的時候,我就應該猜到了。」

「訂婚的事,真的不是因為別人,只是……」許庭生想解釋,但是關於周遠黛用她的生命威脅,怎麼解釋?

「你不肯要我,一定是為我考慮,可是我一點都不感激。」項凝不理他的解釋,自說自話。

「你其實反悔了,對不對?你不喜歡我,只是怕傷害我。」

「沒有,我一直喜歡你,一直,一直。」

「你喜歡的是另一個人,用我在代替的那個人……她可能也叫項凝,可能叫別的名字,可能,我們長得很像。從你一開始找到我……你對我所有的好,其實都與我無關……你只是在補償那個人。不是么?」

「我不知道你們的故事,但我知道,你喜歡和心疼的人,其實是她。不是我。」

許庭生說:「可是你就是她。」

「我就是她,那她又是誰?你告訴我吧,或者讓我見見她。她是不是……出事了呀?我們長得一樣嗎?還是……」

「可是,她明明就是……」許庭生現自己根本沒辦法解釋。

激烈爭論突然之間就停息下來,房間里只剩下項凝低低的抽泣聲。

她哭累了,坐在地上。

許庭生給她倒了一杯水。

她喝了一口,然後一直咳,一直咳,……

放下水杯,項凝站起來,說:「我要去學校了。」

許庭生所有的聲音都被梗在喉嚨里……

「我本來想偷偷走的,可是捨不得,因為很想看看你。因為我喜歡你,哪怕只是替代品,我也喜歡上你了,許庭生,我好喜歡你,可是,我現在不敢再喜歡你了。」

「其實,我十七歲了,讀高二。我怎麼會不知道許庭生到底有多特別呢?我還知道,許庭生喜歡我,才更是意外。可是我都不去想……我努力告訴自己,不去多想,然後很努力的把你當成只是平常。平常的,一個男孩,喜歡上了一個女孩。」

「你建了一座凝園的時候,我當它是你給我搭了一個積木房子。」

「你給我星辰公司的股份的時候,幾個億的錢啊,大家都在說,好嚇人啊!可是我告訴自己,反正我們會結婚的,不用害怕。」

「我不笨,也不是學會了世故。我只是很傻的想著,不管怎樣,我都要自己用最簡單的心,愛一個最平常的你。」

「可是,你哪裡平常了。也許正因為這樣,你才有那麼多事情不得不騙我吧。我知道你疼我……但是剩下的很多,真的都不知道了。」

許庭生木然的站在那裡。

「我把鑰匙帶走了我,我很沒骨氣的想跟你說,也許有一天,我突然就回來了。我這麼臭不要臉的話,你不要笑我。我其實在想,也許我長大了,還喜歡你,再喜歡你。我一定還是會很勇敢的。」

她最後一邊哽咽,一邊說:「小項凝,喜歡,許庭生。」

門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