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八章 項小姐解不開的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一直到現在,apple媽媽都不知道事情的曲折,她只當那是一場移情別戀並且選擇了接受和原諒。 「好。」岑祁山的回答,簡單到只有一個字。 這是相隔十多年後的重逢啊!十多年,女人已經添了華...

第六百五十八章項小姐解不開的結

許庭生當天就回了自己家,他這趟回來本就有一個目的是為了和老爸當面聊聊。

事實上,也可以說是交待。

在家呆了兩天,apple外婆的葬禮,許庭生去了。

但是當天他的出現被很多人忽略,因為那天出現的另一個人,才更引人注目。岑祁山,當年拋棄妻女的那個混蛋,竟然回來參加葬禮了。

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

apple不肯讓他進門。

apple媽媽攔住了女兒,這個女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平靜。「來啦?」她說,「我媽老糊塗了,前一陣還問我你是不是在上課……我就說是。聽說你現在過得挺好的?」

「嗯。你……」

岑祁山多想伸手去觸摸一下妻子憔悴的臉龐啊,十多年了……可是他不敢,只是回來參加這場葬禮,他已經付出了太多努力,承擔了太多風險。

若不是周遠黛現在其實已經看不上他了,他連這樣的機會怕都不會有,但是儘管如此,他身後還是跟著兩個「助理」。

「我也很好,不用擔心」,apple媽媽說,「進去跟我媽道個別就走吧,也免得你那位不高興。」

一直到現在,apple媽媽都不知道事情的曲折,她只當那是一場移情別戀並且選擇了接受和原諒。

「好。」岑祁山的回答,簡單到只有一個字。

這是相隔十多年後的重逢啊!十多年,女人已經添了華髮,多了皺紋,見面卻只這麼淡淡幾句,匆匆一面,這一刻的岑祁山,顯得好絕情。

apple外婆的葬禮在農村,老傳統的儀式。麗北這時候還沒有全面實行火葬,外面是靈堂,棺材就擺在靈堂後面……

岑祁山走向靈堂後面時看了許庭生一眼。

這處燈光很暗,岑祁山回頭看了一眼他的兩個助理,說:「你們總不至於跟我到棺材旁邊吧?」

兩個助理停住了,但站得很近,岑祁山說什麼,他們都能聽到。

他們聽到他跪下,默默無言。

許庭生就是在這個時候走進的靈堂後面,按說只有至親才會有「撫棺送別」這一幕,但是他走進去,也沒人覺得不合理……

這是他第一次當面見到岑祁山。

…………

在家又呆了兩天後,依然渾然未覺的許庭生獨自踏上了歸程。

apple沒有繼續新專輯的宣傳,而是留在了麗北,陪伴媽媽。準確的說,除了安慰臨終的外婆,許庭生在這整件事情中的做法都還算中規中矩。

但是他並不知道……很快,事情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

許庭生是在路上接到的apple的電話。

那本雜誌的報道,就在這一天,出爐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會努力澄清的。」apple在電話里大概描述了報道的內容,然後拚命的道歉。

「我先想辦法看一下。另外你也別著急澄清,等天宜那邊的團隊拿出具體的方案,我們再回應……我怕越說越亂。」許庭生掛上電話,中途在漸南市買了一份雜誌,然後找地方上了一會兒網。

雜誌的報道本身不能說有多過分,甚至那張配圖,還勉強可以稱之為感人。

網上的聲音也是一樣,除了埋怨兩人一直故弄玄虛,除了心碎罵街的,也有不少祝福的聲音。

兩人男未婚,女未嫁,本身郎才女貌,實在說不上是什麼醜聞,頂多八卦罷了。

但是許庭生整顆心都沉了下去……

因為他其實不在乎那麼多人的想法,但是有一個人,他害怕這次說不通了,哪怕說通了,也無法避免對她的傷害項凝。

許庭生重生這一世,切實的傷害,還不曾讓項凝承擔過,他以為可以永遠不用……以為,可以永遠把她捧在手心裡。

試著撥了一下項凝的電話,如所料的一般,關機。她應該在學校,在上課。

天宜的公關團隊很快發來了好幾套媒體公關方案,他們所要考慮的問題,主要還是怎麼維護許庭生和apple的形象,與此同時,他們也並不認為這件事有多嚴重。

許庭生全部否決了。

apple也否決了。

他們要的是澄清兩人之間的關係,乾淨、清白,而這一點,幾無可能。因為報道中的同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真實存在的,除非身在美國的方橙能跳出來說些什麼,或者陸芷欣願意。

試著聯繫方橙,無果,這段時間她剛去美國,為免牽絆,連方餘慶都聯繫不上她。

許庭生打電話給陸芷欣。

陸芷欣聽完,平靜的說:「我不願意。」

「為什麼?」

「如果這件事能讓你和項凝分手,和apple生出怨隙,我想了想,對我是好事。請原諒我直白……如果你有別的事讓我做,我都可以,包括你現在可以隨時要回互誠。但是要我幫你挽回另一個女人……抱歉,我沒那麼偉大。」

這就是陸芷欣。

許庭生是帶著忐忑和愧疚回到家裡的,項凝不在。擔心學校里,學生之間也有傳聞,許庭生想去學校找她,但是走到校門口,又怯了,因為他不知道應該怎樣解釋。

說那場apple第一次告別娛樂圈的演唱會嗎?

那天,項凝在場,她給他買了一件襯衫,而他選擇了另一個女人。

說後來那段在項凝眼中,大叔被項爸項媽欺負,無比可憐的日子嗎?

那時候,他確實跟apple住在一起。

更重要的還在於,關於這一段,項凝問過,而許庭生選擇了欺騙。

當一個人撒了謊,就只能不斷的圓,直到有一天,再也圓不下去。

當晚並不是周末。

許庭生坐在客廳,手機扔在了一邊,apple一直打,他都沒聽見。

項凝開門進來的時候,許庭生有些意外。

「我就知道你在家,你一定在等我吧?哎呀,不就是前女友嘛,按說不該計較的」,項凝關上門,「可是我還是好難過礙…」

「我真的很努力了,許庭生,我很努力開導自己了,可是……我還是解不開,怎麼辦?」

「爸爸媽媽也生氣了,周末的話,他們肯定不會讓我過來的,所以我今天請了假,偷偷跑來。你幫我解,好不好?我好想繼續喜歡你啊1

她的眼淚,順著臉龐留下來,卻還是努力笑給許庭生看。

看到微博,好多人都曾經有過一個吳月薇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