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七章 這狗日的閨蜜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定對小妮好。」許庭生回答。 聽到這,老人顫顫巍巍的,把apple的手,放到了許庭生手裡。 之後,許庭生離開病房沒一會兒,就聽到裡面哭喊…… 老人咽氣了。 獨自在醫院外點...

第六百五十七章這狗日的閨蜜

apple的外婆,生命垂危的時候,記得許庭生,堅持要跟他說話,囑託他照顧apple……這裡頭的意味,關於過去,現在,甚至未來,一點都不難猜想。。:。

許庭生這邊安慰著老人的時候。

那邊項爸項媽的臉『色』已經變了。

只是這種時候,他們也不好說什麼,更不好發作。畢竟歸根到底,他們也是善良的人,否則就不會有一個項凝這樣的『女』兒。

兩個人心裡不是滋味,但還是忍了下來。

隔天晚上,項凝周末放學回家。

項媽說:「還知道回自己家啊?」

項爸說:「怎麼這周回來了?」

項凝說:「許庭生昨天晚上陪apple姐姐回麗北了呀,好像說外婆突然病到了呢!哎喲,我回家你們還不滿意啊!要我和杜錦姐姐兩個自己做飯嗎?」

還陪著回麗北了?這……

項媽看一眼自己沒心沒肺的『女』兒,心裡憋著那股氣頂得難受,手裡正拿著的遙控器,「啪」的就仍在了茶几上。遙控器后蓋脫落,裡面電池掉了出來,在茶几上「噠噠噠」打著滾……

然後項媽也不收拾,轉身上樓回房間。

「爸,我媽這是怎麼了?你們倆吵架了嗎?」

項爸想了想,說:「小凝,爸爸問你件事。」

「嗯。」

「那個apple和庭生,那個什麼緋聞,你就沒聽過呀?」項爸小心翼翼的問道。

項凝笑著回答:「聽過的呀,第一次在學校聽說的時候,我還哭了呢。不過後來我問他了,他們沒事的呢……而且我和apple姐姐也很熟的。你們就放心吧。」

「那他們以前,是不是在一起過啊?」

項凝搖頭,「這個我也問了。我還說,他那麼老,談過戀愛也很正常,說了我就不生氣。可是他保證說自己沒有……我想,他應該不會騙我的。」

「你想,你想……」樓上走廊,項媽接過話,氣憤道,「你個沒腦子的知道什麼?被人騙去賣了都不知道。他們倆沒事,沒事apple外婆要死了,跟許庭生說那些幹嘛?」

「嗯?他們說什麼了?」這些話許庭生並沒有告訴項凝。

「人外婆臨終託付,讓許庭生照顧那個apple呢」,項媽把許庭生當時回答的原話也重複了一遍,「你知道一個人的臨終託付,是多麼鄭重的一件事嗎?還有許庭生那樣回答,代表什麼?你自己好好想想。」

項爸抬頭看了看項媽,有些埋怨妻子把這些話告訴『女』兒。把這麼沉重的問題,丟給才十七歲的項凝。

但是不可否認,他自己內心其實也堵得慌,因為眼下種種跡象所反映的,正是他們曾經最擔心,而且事實一直都放心不下的事啊!

有錢人的世界『亂』,這是固有觀念。年少多金的許庭生,真能那麼老實,那麼一心一意?

答案還是項爸自己當時說的,他說,許庭生?他找個明星都不在話下。

項媽則說了另一句話,她說:「我就怕小凝不知哪天就哭著回來了。」

在許庭生和項凝的感情這件事情上,存在的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許庭生,所有人都覺得這份感情有些無來由,都想不通為什麼,許庭生會這樣的愛著項凝。

因為想不通,就不免多疑。尤其在擔心項凝的人眼裡,一點問題都會被放大。

「怎麼不說話了?」項媽問項凝。

項凝剛剛其實有些發怔,腦子『亂』,但媽媽問了,她還是笑著說:「瞎擔心,你們多想想他對我的好呀,我們好著呢……要不是那次他車子撞了,我們都訂婚了。」

「哎呀,媽媽你快做飯吧,我都快餓死了。」

項爸項媽對看一眼,想了想,也是啊,不管怎麼說,許庭生對項凝的寵愛時擺在那裡的,至於訂婚那件事,要不是外力不可抗,也早就完成了,

當時許家那邊,許爸的謙和,許媽的熱情『激』動,項爸項媽是有感覺的,這個假不了。再者,星辰科技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更假不了。

在知道這百分之三十股份到底值多少錢的那會兒,項爸項媽真心連著幾天沒睡著。

「算了。」項爸給了項媽一個眼神。

項媽猶豫了一下,說:「那我做飯。」

項媽進了廚房,項爸跟著去幫忙了,但是哄好了爸媽的項凝自己,其實反而陷進去,不知所措了。因為她剛剛自己說的那番話,最後提到訂婚……

這個理由哄得了爸媽,哄不了項凝自己,因為她自己很清楚,許庭生當時根本沒有受傷。

「你不會騙我的,對不對?」項凝看了看手機,猶豫了一下,沒打給許庭生。

晚飯時候,口口聲聲說著自己很餓了項凝,努力的笑著,活潑著,在爸媽面前吃了好多……雖然她其實一點都吃不下。

…………

apple是連夜回的麗北,當時她自己的狀態肯定開不了車,只有李娟能開,但是那麼遠的路,又是夜車……許庭生放心不下,想想自己實際也算已經牽扯其中,乾脆就一起回了一趟麗北。

他們趕到時,外婆還沒有咽氣。

病房內外滿滿當當的好多apple家的親屬和朋友,因為apple的關係,他們家的親戚如今又走得近了。

許庭生誰也不認識,在外面站了一會兒,聽見有人叫自己。

「怎麼了?」許庭生進去病房問道。

「外婆還一直說那句話。」apple說。

用光了所有能用的醫療手段,老人的生命,其實已經無可挽回了。她放心不下apple,一直重複的『交』待,於是家人的意思,讓apple叫許庭生進來,應一下,好讓老人走得安心。

病房裡,氣若遊絲的老人一手牽了泣不成聲的apple,一手握著許庭生的手。

「乖孩子,對小妮好,要對小妮好。」老人念著,念著……

「好,好……外婆你放心,我一定對小妮好。」許庭生回答。

聽到這,老人顫顫巍巍的,把apple的手,放到了許庭生手裡。

之後,許庭生離開病房沒一會兒,就聽到裡面哭喊……

老人咽氣了。

獨自在醫院外點了一根煙,生老病死……這件事於許庭生而言,在當時情境下,有些悲傷,但也僅此而已。

他覺得僅此而已,是因為他忘了,現在的apple,可不是一個普通人,他許庭生也不是。

他不知道,就在老人把apple的手放在他手裡的那一刻,有人攀在窗外,按下了快『門』。

他更不知道,拿到照片的那家雜誌,此時正在採訪一個人。

「apple和許庭生同居過的呀,大一暑假的時候」,因為雜誌許諾的錢一加再加,舒燕也開始添油加醋,「apple自己有一次喝醉了跟我說的。他們高中就有苗頭了,要不是apple想紅,我估計他們孩子都有了。」

舒燕是誰?

她應該算是apple某段時間的閨蜜,兩個人高中時代並沒有走得很近,大一,因為就讀的大學相鄰,關係才變得密切。

前世,這個人在apple去了澳洲之後,在後來的同學聚會上,說了不知道多少她自己編纂的,想象的,關於apple生活糜爛的故事……

因為apple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並沒有帶給她任何好處,除了忌妒。

今生,apple走紅之後,她也一度認為自己能得些好處,但是後來,apple因為聽了許庭生的勸告,漸漸跟她疏遠……

她還是什麼都沒撈著,或者說自認為撈著的不夠多,除了忌妒。

***

新『浪』微博,項庭生,最新一條問了個問題,方便的朋友可以去答一下。怎麼說呢,這個問題不會影響什麼,但是在我而言,第一次用這麼多文字去塑造了這麼些人物,總是希望聽聽大家的感受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