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六章 2007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所以,在互相都已經初步暴露的情況下,周遠黛真正需要防備的,其實只有一點,她不能讓許庭生自由生長,不能等到有一天,許庭生擁有和她一樣多,甚至比她更多的籌碼。僅此而已。 而為了保證這一...

第六百五十六章2007

許庭生真正要給周遠黛的意識,不是他在對賭什麼,而是他在做一次全面的資產轉移。

而周遠黛真正會敏感的,也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就像許庭生誘導她在蘋果和塞班之間做出錯誤選擇,那歸根到底只是一個試驗而已,即便周遠黛買下了整個塞班,慘敗一局,她也不會被埋在那裡。

危機。

只有這個詞能讓周遠黛真正全盤參與進來,她的胃口決定了,她不會只是單純的逃避一場危機,她還要在危機中最大限度的獲益。

2006年的這個年末,周遠黛還保持著出乎許庭生意料的平靜,和冷眼旁觀的姿態。在好幾個許庭生認為她會找上自己的節點,周遠黛都毫無動靜。

她是賭桌上籌碼最多,卻還沒丟出來的那個人。

而許庭生本身,在知情的那部分人眼中,已經到了不得不準備出手并州礦山的境地。

恰恰這個時間,煤礦業的盛世讓挖煤在某種程度上其實跟直接挖錢差不多。而黃亞明等人對此的痛心疾首,正是許庭生要讓周遠黛看到的壯士斷腕。

這其實很考驗他們的友情。還有信任度。

2007年1月9日,蘋果召開了第一代iphone的發布會。

一個時代將被改變。

看完發布會的許庭生很平靜,他不是妄想家,沒辦法像那些小說主角一樣,只憑記憶和描述就率先創造出蘋果,至少他這個苦逼的文科生還知道,這個漂亮玩意首先需要的不是外形,而是跨時代的系統和晶元——這玩意他可描述不了。

當然,這並不妨礙他有機會在未來的智能手機時代獲得更多。

同樣看完發布會的周遠黛則意識到,許庭生之前很可能跟她耍了一個小聰明,就像螞蟻挖了一個坑,想要埋掉大象。

可是事實上那件事的結果是,周遠黛以力破巧,既收購塞班的股份,也拿下了不少蘋果的股票……損失的部分,其實遠比不上未來的收益。

所以,對她來說,其實只要知道歷史的跳躍點或節點在哪,不錯過機會,不被落下就好。她的實力強大,足夠保證她碾壓許庭生的一切小聰明。

什麼意思?

就比如她和許庭生同坐在一張賭桌上,許庭生是那個知道賭局結果的人。他下了一億在莊家,周遠黛跟了一億在莊家,許庭生繼續下,周遠黛繼續跟……

然後一直到牌面開到第四張,周遠黛面前還有如山的籌碼,可以等著許庭生暴露真實意圖。

那如果許庭生想同歸於盡呢?就故意將全部籌碼都梭在要輸的一邊呢?抱歉,他的籌碼不夠,哪怕他輸光自己,周遠黛依然有如山的籌碼。

所以,在互相都已經初步暴露的情況下,周遠黛真正需要防備的,其實只有一點,她不能讓許庭生自由生長,不能等到有一天,許庭生擁有和她一樣多,甚至比她更多的籌碼。僅此而已。

而為了保證這一點,她就不能離開許庭生所在的那張賭桌。

「很愚蠢。」

這是這一天,許庭生收到的周遠黛發給他的信息。這大概也代表,周遠黛正式入常事實上,只是許庭生這一次全盤押上的姿態,就已經決定了,她不跟不行。

…………

同一天,許庭生收到的更多信息則都是來表達驚訝或者讚揚的。

因為同樣是在這一天,apple岑溪雨正式發行了她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因為都是蘋果,有人笑稱這一天為蘋果日。

歌迷們是抱著終於又有新歌聽的心情去關注的,結果卻收穫了老八卦。

許庭生在這張專輯中毫無遮掩的出鏡,和apple一起演唱了一首《牡丹亭外》。他沒有用輪迴樂隊的名義,只是個人身份……

什麼身份?apple高中同學和朋友的身份。

兩個人過往的八卦都被翻出來,又議論了一遍,但是不論是八卦媒體,還是參與八卦的網友,熱情度都明顯不如以前。

偏偏就是這一次,兩個人如此坦然的公開合唱,反而讓人不知道怎麼八卦才好。

項凝也不介意,這件事是她早就知情的。

所以,這件事最終的結果,就是專輯大賣,apple地位再次提升的同時,許庭生跟著紅了。相比作為一個商人,一個創業傳奇……創業傳奇唱了一首歌,而且唱的不錯這件事,顯然更能獲得普遍的關注和熱情。

人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許庭生。

就這樣,許庭生的微博粉絲數暴漲,他終於也邁入了超級大v的行列。

有人留言問他會不會出個人專輯,許庭生回了一條:星辰出品的遊戲真好玩。然後收到了幾十頁的白眼和鄙視,事情就此被定性——果然還是為了推廣啊,變相廣告,真心防不勝防。

這樣一來,倒是沒有多少人再去認為他和apple之間有什麼超乎友誼的親密關係了。或者還要降一檔,只是摻雜了太多商業利益的友誼。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幾天之後,apple在岩州舉辦了一場歌迷簽售會和見面會。歌迷們無比興奮,因為岩州本身並不是一個足夠大的城市,apple的重視讓他們感覺很幸福。

而事實上,apple其實只是順便。

她更重要的目的,是來看乾女兒念念,還有參與慶祝付誠一家喬遷新居。只是想著既然白天沒事,乾脆安排一場簽唱會好了。

難得一次,很多人重聚。

apple一晚上都抱著念念,大家順道參觀項家在凝園的那套房子的時候,她也抱著念念去了,順便還跟項爸項媽打了個照面。

項爸項媽並不住這邊,只是正好也在準備入駐,就過來看看。

他們是知道apple的,不光因為她很紅,上過春晚,還因為他們一樣聽說過,這個歌星和自家未來女婿許庭生之間,有過的那些緋聞。

不能說他們對apple有什麼警惕或不滿,只是見面的感覺,終究不是那麼對勁。

apple抱著念念離開后,項媽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許庭生,這天晚上項凝因為要晚自習,並沒有來,念念又對著許庭生和apple,一口一個乾爹,一口一個乾媽的叫著,項媽作為女人,多少敏感一些。

「我怎麼聽著就不太舒服呢。」項媽嘀咕說。

「算了,這事應該也不是庭生的本意,咱們說多了,反而對孩子不好。」項爸在旁邊小聲的勸,示意別讓許庭生聽見。

「我是怕小凝吃虧啊,她還那麼小,也沒點心眼。那真要有事,還不得被人蒙在鼓裡啊?」

「不會的,我相信庭生。」

項爸好不容易勸慰住了項媽,只過了一小會,apple拿著手機,流著眼淚,匆忙衝進來。

「外婆,外婆想跟你話。」她直接找到許庭生,遞過去手機說。

「怎麼了?」許庭生一邊接過手機,一邊問。

「外婆不知道怎麼,突然就……我媽說,外婆好像快不行了。」apple跟外婆感情深厚,一時間情緒有些崩潰,埋頭在許庭生肩上一直掉眼淚。

「我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就要跟你說話,你……可以嗎?」

許庭生點頭,這種時候他怎麼可能拒絕?雖然他其實也不清楚,apple外婆到這個時候,為什麼會想到自己。

大一的時候,他曾經和apple一起去見過外婆,當時雙目失明,神智也已經不是很清楚的外婆,整天下來幾乎也只跟他說了一句話,只是說了很多遍。

果然,手機聽筒里傳來的還是這句話:「乖孩子,對小妮好,要對小妮好。」

原來,外婆放心不下的人,其實是apple。於是她才想到了許庭生,想到了apple曾經帶到過她面前,給她做過飯,一左一右攙扶過她的那個人。

「乖孩子,對小妮好,要對小妮好。」外婆的意識也許已經很糊塗了,只是一遍遍的重複。

在這樣的情況下,老人臨死的囑託,許庭生不能不答應。

「好,好……外婆你放心,我一定對小妮好。」他回答。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