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五章 多少人會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去死,老妖婆,我已經沒東西可以吐了。」 韋恩楊一邊咒罵,一邊離開了房間。 「一年多前,有人搶了許庭生機會,投資了face,現在這筆投資的價值已經翻了幾倍。」 「...

第六百五十五章多少人會跟

韋恩楊對於許庭生這一次的到來很熱情,事實上他每次都很熱情,只是這次尤甚。

不久前,他剛剛作為代理人幫許庭生掉了《植物大戰殭屍》的全部海外版權,價錢不錯,傭金自然也不錯,而且兌現得很快。

事實上他從方那裡還拿了一筆傭金,因為競爭者實在太多了。這件事韋恩楊猜許庭生或許知道,但只要他沒說,彼此就心照不宣。

至於這個版權,許庭生是不是一定要通過他來,韋恩楊很清楚,其實不需要。

所以,他主觀上視這件事為許庭生在向他示好,交他這個朋友……這大概意味著一種倚重,還有之後更多合作的可能大好的錢途擺在眼前,韋恩楊充滿期待,興奮不已,以至於在某次之後,給了雙份小費。

但是他很快現自己錯了這其實是補償。

補償什麼?補償他帶許庭生走遍了華爾街的各大銀行,而許庭生再來,真正出手的時候,卻繞過了他。

是的,許庭生繞過他直接找上了華爾街各大銀行。

「過河拆橋么?好像也沒什麼不對。」

韋恩楊算不上壞人,更不至於心胸狹隘,他只是一貫的堅持著自己的生存原則。就比如你對他不好,他你的消息,你對他好,他也一樣會你的消息,關鍵只在感情,只在價錢是否到位。

所以有人評價他的無恥和可怕,在於,你給他財路,他有財路,你不給他財路,他就拿你當財路。

這就是韋恩楊的混蛋邏輯,他決定掌握許庭生第一次大規模投資華爾街的相關信息,具體方向,然後待價而沽……

至於這是否會破壞兩人之間的友誼?

他並不在意。

因為他信奉的上帝叫做利益,立身的資本,叫做價值。當你有足夠的價值,敵人也會找你合作,當你沒有價值,朋友也會拋棄你。

這就是韋恩楊再華爾街摸爬滾打二十年後的經驗總結。

但是他碰壁了,在許庭生離開華爾街歸國之後,人脈和信息資源豐厚到自己都算不清的韋恩楊四處出擊,然後現自己正四處碰壁。

「保密協議?保密協議!看起來多像是為了對付我這種人專門設置的。有必要嗎?」

韋恩楊怨念很深,但是沒有辦法,他總不能拿著「許庭生投資華爾街」這麼一句話就出去,這個連在許庭生下榻賓館附近開餐館的中國人都知道,因為許庭生每天去吃,都會跟老闆、服務員聊上幾句。

他需要的是具體的內容,從來沒輸過的許庭生到底看好什麼?投資了什麼?這件事至少在國內,有無數人想知道。

「媽的,拼了。」

韋恩楊給一個名叫珍妮弗的摩根士丹利銀行女性高管打了電話,約她共進晚餐。

這位女高管垂涎他已經很久了。

對了,珍妮弗五十四歲,因為整容失敗,臉上有點恐怖。比如眉毛有時候上去了就下不來,嘴唇比熱狗還厚,下巴偶爾突然縮回嘴裡。

半個月,韋恩楊瘦了過二十斤,因為他吃不下飯,同時為了保證自己能正常使用某些功能,他吃了大量的助興藥物……好像有點後遺症。

終於,在一次柔情蜜意之後,珍妮弗靠在他懷裡,告訴他,「你說的那個姓許的年輕人,我們對他進行過內部評估和分析,結論是,他大概已經不能算作投資了……他在嘗試進行大規模資產轉移。只要是能保值的,能增值的,他什麼都要。」

「對了,這件事你千萬不能告訴別人。」

珍妮弗最後說了一句,說完,看著已經跳起來開始穿衣服的韋恩楊,突然才意識到,自己說這句話到底有多可笑。

「楊,你不能這樣對我……他是我們銀行現在正在全力爭取的客戶。如果公司高層知道我泄露消息……」

「去死,老妖婆,我已經沒東西可以吐了。」

韋恩楊一邊咒罵,一邊離開了房間。

「一年多前,有人搶了許庭生機會,投資了face,現在這筆投資的價值已經翻了幾倍。」

「現在,跟他,搶他的機會,就擺在你們面前了。」

「好好想想。我可以幫你們搶在他前面,做他想做的事。」

面容消瘦,腎虛氣弱的韋恩楊這樣告訴他的客戶這麼辛苦才換來的消息,他可不打算當大白菜就掉了。至於渠道,他自認為比許庭生更豐富。

………………

歸國之後的許庭生像是吸血鬼對於他的那些公司而言。

換句話說,不光星辰的資金在外流,互誠、至誠也一樣,只是因為股份問題,這兩家公司的程序相對複雜一些。

除此之外,就連黃亞明手裡的煤礦,酒,都每隔一段時間就被許庭生抽調大量資金。

作為許庭生身邊最親近的幾個合作夥伴,黃亞明和老金他們大概能猜到,許庭生正在進行一場豪賭,至於他到底在哪邊下注,他們猜不到。

問了,許庭生不說。

勸了,許庭生不聽。

黃亞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你不幫忙攔一下?」他問老金。

「我還想跟一下呢。」老金說,「別忘了。他可是許庭生啊1

老金說出了許庭生瘋狂背後的另一個問題:多少人會跟?

洞察許庭生正在瘋狂卷集資金投資海外的人不多,但也覺不少。

賭桌很大,還有很多位置,關鍵在於,還有多少人準備坐上去。夠格的人其實不少,比如葉青夠格,老金夠格,還有更多人,他們自己不夠格,但他們背後的家族和人脈夠格。

還有一個人夠格。

6芷欣時隔很久再一次打電話給許庭生。

在她問了她想問的之後。

許庭生對她說:「我是在做,但是,互誠的資金我在做就好,你不用另外加碼?」

6芷欣說:「不是我,是我爸。」

「他又緩過來了?」

「嗯。不過,這次可能真的是他最後一次孤注一擲了,既然他一定要狙擊那家基金,我攔不住,就幫他換一個戰抄…你當幫我行嗎?我需要你的意見。這次輸了,他真的會跳樓的。」

「……」

「喂,你在聽嗎?」

「在。」

許庭生只要說一句,叫你爸別進場,就能解決問題。

但是他不能說,因為通過線索調查和來自a1e老爸岑祁山的信息,許庭生知道,6芷欣父親一直在瘋了一樣咬著狙擊的那家股票基金,其實屬於周遠黛。

那是很久之前,她家的起點之一。

許庭生之前其實就已經意識到,自己或許可以通過6芷欣的父親6平源做很多章……現在,他自己送上門來了,許庭生連想拒絕都不可以……

除非他想被周遠黛看穿真實意圖。

周遠黛和許庭生沒仇,但是比仇恨更可怕的是,她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自己的意圖,她要控制許庭生,絕對控制這是許庭生絕不允許的,他不想做下一個岑祁山。

慢了點,但是……畢竟這個月就會結束的,大家就別太著急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