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三章 美少女突然變身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庭生,你放手,你再拉我我就哭你信不信?」 項凝鼓著腮幫子瞪著許庭生,許庭生撐了一會兒,敗下陣來,「好吧,既然你不肯說實話,又不肯下來……那我去你房間睡好了。」 許庭生作勢要出門。...

第六百五十三章美少女突然變身的原因

情況不對啊,先是項小姐今晚不太對,跟著許庭生也快不對了。

趁著徹底淪陷之前,許庭生往後退一些然後坐直,兩手按著肩膀,把追索而來的「小老虎」穩祝

「項小姐,能不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啊?」窗外透進來的微光中,項凝的眸中晶瑩閃亮,許庭生喘著大氣,看著她問道。

項凝支吾了一下,心一橫,嬌聲說:「想那個。」

「啊?」許庭生記得前世明明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他連哄帶騙外加裝可憐費了好大勁才得手,「這很突然啊,不是說好等你畢業的嗎?為什麼?」

項凝看看他,稍稍仰著頭說:「饑渴。」

饑渴你妹哦!

拜託你那根本就不是女人說「饑渴」這種詞的時候該有的表情和神態好嗎?再說你小屁孩十七歲,未經人事,你知道什麼叫饑渴嗎?還有……這些詞你都哪學來的?網上查的吧?

許庭生腹誹了一大段,板起臉開口說:「再不好好說話,不說實話,我把你抱起來扔出去信不信?」

「你敢?」

「試試?」

許庭生下床,伸手去拉她,項凝扒著床沿不肯撒手,拿腳踹許庭生。「哎呀我說的就是實話,我都十七歲了,再過兩個月就十八歲了……我覺得可以了呀1

「許庭生,你放手,你再拉我我就哭你信不信?」

項凝鼓著腮幫子瞪著許庭生,許庭生撐了一會兒,敗下陣來,「好吧,既然你不肯說實話,又不肯下來……那我去你房間睡好了。」

許庭生作勢要出門。

「你回來。」身後的聲音終於變柔了。

「到床上。」

「坐著……」

許庭生照做,等著她說實話。

項凝柔柔弱弱的靠過來,貼在他耳邊說:「老實說,我垂涎你的很久了。」

「項凝。」

「嗯?」

「少看點網路小說,好嗎?尤其是男主文……你這個台詞竄了。」

「……」

項凝一臉氣餒,趴在許庭生肩頭沉默了好一會,終於說:「兩次了,一次為了救我,加上這次……兩次,你差點就死了,我就沒有許庭生了。」

感覺到眼淚落在肩膀,懷裡的身軀微微顫抖,許庭生把項凝小小的身體緊摟進懷裡。很用力。

「你不在的時候氨,項凝輕聲繼續說,「有一次杜錦姐姐周末去漸南辦事情,她不放心我一個人,就把我帶去了。然後我去漸南歡購買東西吃,想順便看看咱們家的店,我就遇到了一個人。」

許庭生已經猜到了,問:「梁沁?」

「嗯。」

「她都跟你說了什麼?」

「就是她跟你說過那些,她以為我知道呢。你別怪她。」

「嗯。」許庭生嘴上應道,心裡則想著明早讓老爸那邊把她到外省去。

「我問她是什麼時候告訴你的,然後算了一下時間,才現……原來就是我們本來要訂婚的前一天」,項凝用力把許庭生摟得緊緊的,「生離,死聚。你就是因為這個才撒謊,故意不跟我訂婚的對嗎?」

「我怎麼會怕那個?我又不迷信。」許庭生不肯承認。

「你當然不怕啊,你為了我都差點死掉過……死聚,你怕死掉的是我么?」項凝以為許庭生說的是他不懼死亡,「要麼就是你擔心我,對不對?我問6敏了。6敏說,你是怕你跟我訂婚了,我們那個了……以後萬一出事,對我傷害更大。」

「才不是。」

「不是你就把我那個了吧,許庭生,反正小項凝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我覺得,最近我都差不多熟了。」

「……」我家項小姐還真是一點都不文藝啊,許庭生想笑,又有點想哭,如果只是一支簽,許庭生不會怕,但是周遠黛的存在和威脅,他不能對項凝說。

「還是你其實想好了,要選生離。所以你準備放棄我嗎?你打算什麼時候啊?我要不要先收拾行李?你買的東西要還你嗎?那件婚紗怎麼辦?你下個女朋友是誰呀,我認識嗎?我們以後還是朋友嗎?」

「停,不帶這麼故意戳男朋友心窩的礙…這一刀接一刀的。」許庭生努力笑著說。

越來越長大的項凝,越來越像前世了,尤其是那份無賴可愛,還有那點兒自己很得意,但其實總是誰也騙不過的小狡猾,還有,她似乎永遠都能只憑本能就把原本沉重的一切變得不那麼沉重。

聽到許庭生這麼說,正說的來勁的項凝稍稍露出一點兒被拆穿的尷尬,馬上又跳過說:「本來就是這樣。反正……你自己看著辦。我就是想告訴你,我不信那個……如果是它非得是真的,那我也只怕生離,不怕死聚。我希望你也不怕。」

許庭生替她抹了抹淚花,笑著說:「那我想想。咱們先睡覺。」

「啊?」

「啊什麼啊?明天也還是周末呀。」

「哦。」

項凝躺下,背向許庭生在被窩裡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許庭生小心問道。

「好傷自尊礙…」項凝語氣失落道,「我對你就一點誘惑力都沒有嗎?」

「怎麼會。」

「那你怎麼都忍得住?我聽楠楠她們說,她們的男朋友都很想很著急的……那我們都一起住一年了,我剛剛都這樣了,你都忍得篆…突然好難過。」

許庭生把她扳過來,看著她的眼睛,「你是說真的,還是裝的呀?」

「當然是真的。」項凝眼神一點不迴避。

許庭生見狀猶豫了一下,貼近她耳邊說:「其實我忍得好辛苦,你不知道而已。」

「嗯?」

「有時候你睡著了,我看著你啊,心裡就跳出來兩個小人,一個天使,一個惡魔,拚命的打架……最後沒辦法了,還得偷偷跑去沖冷水澡才能睡得著。」

「難怪我說怎麼沐浴露用的那麼快。」

「咳,那個,好像重點不在這吧?」

「嘻。」項凝吐舌頭得意的笑了笑,又同情的看許庭生一眼,眼珠子轉了轉,翻身趴到許庭生身上,「那今天讓小惡魔贏好不好?」

「可是它剛剛已經戰敗回城了呀。」

「讓它再來打一場吧,我幫它呀。」

項凝用一隻手的手掌捂住許庭生的眼睛,起來坐在他雙腿上,另一手開了床頭燈……他緩緩移開那隻手掌,閉著眼睛,輕聲問:「我這樣好不好看?小惡魔是不是變成級賽亞人了?」

輕輕薄薄的小睡衣,其實也說不上多性感,但是現在,它穿在一個青澀得如同剛結果的杏兒一樣的女孩身上,就那點兒若隱若現,就能「殺人」了。

「你自己買的呀?」

「嗯。」

「害不害臊呀?」

「唔……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