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二章 平常人別去考驗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睡衣是什麼情況?」 「怎麼了?不好看么?」項小姐沒有如以往那般嬉皮笑臉,她聲音曖昧的問。 十七歲,馬上十八的項小姐其實已經很有誘惑力了,許庭生有點扛不住,支吾說:「也不是不好看,只...

第六百五十二章平常人別去考驗愛情

鐘鳴身邊已經坐了一個人,剛剛在門口差點笑出來的可愛小姐。他緊張的手足無措,但是強作鎮定,裝作歡場老手。這是很多男人在這種場合下都會做的事。

金鼎皇宮的老闆敲門敬了一杯酒。

猶豫著說:「你是許」

「和同學聚會而已。」許庭生說。

老闆留下一個心照不宣的表情,告辭離開。

跟著就真是張鳳平前世說的那樣場景了,模特級的美女站了一排,環肥燕瘦,各種風格類型的都有。

許庭生髮現室友們都不好意思挑人更為難的是他們不好意思說:「不行,pass。」就好像擔心對面的小姐們會因此傷了自尊,進而傷心難過。

給站在一旁的經理使了個眼色。

經理站出來說:「各位老闆由著自己心意,規矩就是這樣的,不用擔心美女會難過如果怕挑了待會有更好的的話」

「那就多挑幾個,沒上限。」許庭生笑著接道。

一排小姐集體開心的鼓掌,場面頓時輕鬆下來,再兩杯酒下肚,大家挑起人來也就不含糊了。

許庭生一樣挑了兩個坐到身邊,但在她們湊上來的時候提醒:「你們幫忙喝酒還有把氣氛搞好就行。」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許停不論唱歌還是喝酒,這些女的讓場面熱鬧起來的本事都遠超許庭生百倍。

許庭生躲在一旁觀察了一會,發現情況跟自己估計的差不多,除了個別傢伙,室友們大多矜持,基本上都沒做什麼真正放肆的事情,只是享受著這種從未有過的經歷。

或許這種左擁右抱,被服從和追捧的國王般的感覺,才是男人們喜歡出入歡場真正的原因吧。

于越也被拱著唱了兩首歌,但是論和小姐的親近,他比許庭生還防備嚴謹,時不時被熱情的小姐們逼到角落,不知所措。

許庭生起身坐到他身邊,叫兩個正在興緻勃勃逗他的小姐先迴避。

兩個人碰杯喝了一點,許庭生笑著說:「怎麼了?怕女朋友?又不是讓你真的幹什麼。」

「也不是怕」,于越尷尬的笑了笑說,「就是腦子裡老冒出來她,可能酒喝得還不夠。」

許庭生沉默了一會。

「你們感情很好?」

「很好。」

「非她不娶?」

「我的話,是。」

「非你不嫁?」

「應該是吧。」于越幸福的笑了笑。

看到他這樣的笑容,許庭生一直猶豫的事情也終於有了決定。

「如果不是從奉獻的角度想去支教,只是考慮編製和戶籍限制的話,支教就不用去了或者晚幾年,等你們一切都安頓好了,再一起去完成這個心愿。」許庭生說道。

「嗯?」于越有些困惑的看著許庭生。

「這種問題對我來說其實很簡單」,許庭生搭著他肩膀說,「回去跟你女朋友說一下,選一個你們都喜歡的城市,比如西湖市剩下的,我去幫你們解決。編製、戶籍包括未來可能出現的其他問題。」

于越的表情先是不敢置信,但是想到面前的人是許庭生,也就不再懷疑。

跟著是欣喜,欣喜過後有些無措,于越支吾說:「我」

「說謝謝就好。然後儘早聯繫我。」許庭生笑著拿酒杯磕了一下於越的杯子,跟著說:「千萬別不好意思什麼的,這事對我來說真的很輕鬆,舉手之勞。」

「謝謝。」于越點頭,然後仰頭把杯子里的XO一口喝乾,「我回去就跟她說,看看她的意見怎麼樣。」

「好。」許庭生自然能猜到他女朋友的意見,畢竟那個女孩前世他也很熟,同班同學,還是室友四年的女友,反而是于越,這傢伙有點浪漫主義過度。

「你呢?你不會其實還想去體驗一下吧?」許庭生笑著問道。

「你怎麼知道?呃,其實我真的還挺希望跟她一起經歷一下那個過程的」,于越眼神嚮往說,「那樣,也許我們將來感情會更好吧。」

「已經夠好了」,許庭生打算道,「如果愛情可以順順利利,平淡美好,那麼我們應該做的,就是讓它這樣繼續下去」

「記住,我們都只是平常人,所以,別給愛情太多考驗。」

許庭生其實藏了一句話沒說,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偉大的愛情,平常人的愛情,其實大多經不起太大的考驗。

所以,就讓那些轟轟烈烈,曲折坎坷留在電視電影和小說里吧,身為普通人,最應該做的就是當你擁有愛情的時候,盡量少讓它經歷波折和考驗。

守住一份平淡的美好,也是一段美好人生。

許庭生希望自己創造的條件能讓于越和女友把大學的美好繼續,能讓那份曾經堅定的愛情不被現實擊垮雖然沒有把握。

他想通了,前世是前世,當他們不必再經歷那些,也許傷害也就不再存在至少他希望如此。

第二天,酒醒后的前世室友們紛紛哀嘆著昨晚不該喝醉。

許庭生跟他們告別之後又向嚴振瑜辭行,乘車返回岩州。

到家,開門。

項小姐像只小老虎,上來就扒他衣服,一遍遍的檢查他身上有沒有傷口。

等到確認許庭生沒事之後,她開始板著臉生氣

這很項凝,但是從她不時偷瞄自己的眼神中,許庭生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對。

直到晚上洗完澡躺床上,項小姐穿著睡衣出現在房間門口。

問題出在她身穿的那套睡衣上。

許庭生有點不敢看,怕自己變身怪獸,偏過頭說:「這睡衣是什麼情況?」

「怎麼了?不好看么?」項小姐沒有如以往那般嬉皮笑臉,她聲音曖昧的問。

十七歲,馬上十八的項小姐其實已經很有誘惑力了,許庭生有點扛不住,支吾說:「也不是不好看,只是你以前以前你的睡衣,要麼可愛,要麼清新,要麼村姑這次這套」

「這次這套怎麼樣?」

「有點」

「嗯。」沒等許庭生把那兩個字說出口,項凝先應了,跟著有點害羞的埋下頭最是那一低頭的嬌羞啊,看得許庭生蠢動不已。

穿著小性感睡衣的項凝其實自己也不太習慣,緊張,害羞,就連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咬了咬牙,她看著許庭生說:「今晚我想睡這邊。」

說完沒等許庭生回答,項凝關上門,一頭鑽進了被窩裡。

過了一小會兒,白嫩的手臂從被窩裡探出來,拿走許庭生手裡的書,放在床頭柜子上,順手關了床頭燈。項凝小小的身體順著許庭生的胸膛滑上來用自己的嘴唇找他的唇。

同居一年,兩個人日常親親抱抱的其實已經很平常了。

但是許庭生還是從自己的唇上覺察出了不同,這一晚,項凝的吻是火熱的,帶著害羞的小丫頭這一世還從沒有過的熱情和瘋狂。

越來越接近結束了。現在凌晨近4點。

心裡有些感慨,假裝偷偷的,告訴大家一件事,還會有曲折,但其實結尾的三章我半年前就已經寫好了。根據之前讀者反饋的對一部分情節的感觸來判斷,也許有人會哭但我想是因為感動和美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