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五十章 平常人別去考驗愛情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成績也算不上最好的女朋友,憑藉論文加分,令所有人意外的拿到了整個系只有一個的優秀畢業生名額根據漸海省的規定,她可以不再受到戶籍限制。 有位大學教授幫她聯繫了一所西湖市排名不錯的高中,她告訴於...

第六百五十章平常人別去考驗愛情

畢竟還有令人期待的下一場,吃飯的時候酒喝得不算凶,但在場幾個人大多也都有點小醉。

醉了之後人總是比較熱情,話也多一些。許庭生生怕自己醉后說出太多他本不該知道的事情,一直刻意控制著酒量,所以反而是最清醒的一個。

「你們畢業工作的事情怎麼樣了?」許庭生主動提起了這個話題。

「找個學校教書唄,還能怎麼折騰。」

「那學校找的怎麼樣了?」

「有的聯繫的差不多了,有的家裡在聯繫,有的……等招聘考試呢。反正我們讀師範的現在也就好點差點的分別,基本還都能找到工作的,餓不死人。」

「嗯。」

「要不許總你帶我們創業吧?」楊肖鋒問了一句,另外幾個都扭頭看他,覺得他現在說這個不合適,萍水相逢的友情,最好就不要摻雜太多別的東西。

果然還是這傢伙啊!許庭生前世創業的兩個合伙人都在場,一個張鳳平,一個楊肖鋒,最後公司困境的時候捲走最後一筆錢跑路的人,正是楊肖鋒。

許庭生前世一度恨極了他,今生重來,說不上記恨,但也絕不會再和他有經濟方面的牽連。

「我的意見,還是先出去工作兩年,積累一些社會經驗和人脈的好」,許庭生頓了頓,「以後真要創業的話,我能幫得上的地方,可以幫一把……」

「但是,提個醒,個人認為,好朋友最好不要一起創業,不要在金錢方面有太多牽扯。因為錢有時候會毀掉很多美好的東西,包括友情。所以,你們以後要是合夥創業來找我幫忙,我反而不會幫。」

許庭生後面這句話是看著張鳳平說的。這是他今晚想說的最重要的兩件事之一,他了解張鳳平,這傢伙沒心沒肺,家境在室友中稍好,家裡也有點關係……未來被楊肖鋒忽悠著一起創業的可能性還是很大。

當然,他也只能點到為止。

「于越你呢?你工作的事怎麼樣了?」許庭生轉向于越,看似隨口一問,其實這才是他這一行最大的目的。

「他最厲害了,大學跟我們班一個女同學談了四年,為了畢業后可以在一個地方工作,兩個人已經約好了,準備一起先去偏遠山區支教兩年。」王宇代答,于越在旁幸福的笑了笑。

「我們師範生如果想考編製,畢業工作基本都受戶籍限制的,要回當地。我和女朋友都不是本省人,一個天南,一個海北……所以我們準備一起報教育部今年出台的一個支教項目,先去支教兩年,這樣回頭就可以不用再受戶籍限制,招聘考試方面也會有一些優惠政策。」于越怕許庭生不理解,解釋了一下。

「哦。」許庭生淡淡的應了一句。

果然還是一樣,少了自己,事情還是按前世的步調在走著。

此刻,于越的臉上依然滿是憧憬和期待,而許庭生知道後來的故事……

後來,臨近畢業,于越那個來自偏遠地區,家境一般,成績也算不上最好的女朋友,憑藉論文加分,令所有人意外的拿到了整個系只有一個的優秀畢業生名額根據漸海省的規定,她可以不再受到戶籍限制。

有位大學教授幫她聯繫了一所西湖市排名不錯的高中,她告訴于越,支教她不去了,她決定留下來。

于越說:「那我去也去西湖市吧?爭取找家私立學校,或者培訓機構也行……哪怕其他工作都好。」

女孩堅決拒絕了,她說:「于越,你還是回老家去吧,你為我做這些,我會覺得壓力很大,覺得未來如果有變化,就跟背叛了你似的。而且你現在去找,也太晚了,我們歷史專業的,能找什麼別的工作啊?」

事情到此其實都無可厚非。于越雖然失望,但是調整了兩天後,理解了女朋友的心情,並且做了一個決定。他決定一個人去完成那兩年的支教生涯。

他讓她在西湖市等他,兩年,兩年後他就可以去西湖市找一家學校,和她重聚。

其實當時很多室友都勸過於越,勸他乾脆回老家算了,畢竟他的家鄉經濟並不算差,而一個大學生初入社會的兩年,往往是變數最多的時候。

他們希望于越別去賭女朋友會感情堅定……這裡頭就包括許庭生。

但是沒人能勸住于越,他還是去了。

可惜,僅僅在於越的支教生涯開始五個月之後,女孩就提了分手,她說她喜歡上了學校的一個同事,他是西湖市本地人……他們準備結婚了。

聽到消息的一群室友義憤填膺,但是于越自己,平靜的接受了。

他們說好的要一起去,後來她沒去,他去了。說好的等待,她沒等,他卻還是繼續了下去……是的,在女孩提了分手以後,于越還是選擇留下繼續支教。

又一年多后,在一場暴雨中,送學生翻山回家后獨自走回學校的于越遇到了一次小規模的泥石流,他被壓住了整整一夜,最後保住了命,但是雙腿殘疾,終生行動不便……

許庭生等人每次去看他的時候,改在家鄉殘聯工作的于越並沒有像那些勵志故事一樣表現得堅強樂觀,他頹廢並且麻木,一直獨自生活。

只是他依然選擇原諒那個女孩。

「其實,在她說了分手之後,我跑到西湖市去找過她一次。她那天哭得很厲害,她說,我讓她壓力很大,我的選擇,好像變成了她必須嫁給我的道德枷鎖。

她說,她只是個普通女孩,只想過上一份安定的,還算不錯的生活,並沒有那麼偉大。

她問我,真的等我兩年,我就一定能進西湖市的學校嗎?就算我進了,我們能在西湖市買得起房嗎?然後結婚,我們就一定會很幸福嗎?

她說了很多,我決定理解她。這世界沒有那麼多偉大的愛情,我們更不必非讓過往的感情變成枷鎖。」

這就是于越前世後來的故事,是許庭生重生之後早早就想好要去改變的事情之一。只是他一直在猶豫,到底應該怎麼做……

或者換句話說,許庭生是在猶豫,到底是應該設法去懲罰那個前世不管有意無意,最終傷害了于越一生的女孩,還是換個思路,讓于越擁有更多,變成她永遠的最好的選擇,讓他們輕鬆愉快的繼續大學時代眾人稱羨的美好感情,而不必經受那樣的考驗。

想說,這個故事,除了人物,還有小說化的演繹,差不多一半是真實的我的一個大學同學的經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