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四十五章 差點大結局(三)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優秀,循規蹈矩……除了那麼早的喜歡了你,那是我做過唯一出格的事了。聲音,我是真的下了好大決心,付出好多勇氣,也抱了好大的希望,你知道嗎?」 「……」許庭生點了點頭,沒敢回應。 「可是我...

第六百四十五章差點大結局

吳月薇說她不喜歡這個故事,因為這一世的牽絆其實更勝前世,今生,她或能讓自己接受有一天目睹許庭生和項凝的婚禮,卻怎也無法想象,有一天許庭生在場,而自己嫁給另一個人。

至少現在不能,現在她只是想,都覺得那畫面無法接受。哪怕許庭生說那只是一個夢。

這些話她沒說,但是今天,她終究是抱著告別的心情來的,勇氣多一些,話也多一些。

兩個人換著話題聊了許多,吳月薇說了許多過往時光中許庭生已經不記得的事,許庭生也半真半假的,說了前世兩人後來的境況。

往回走的路上,天色已經暗了,吳月薇看著遠處的發掘現場說:「學長,你說那真的是曹操墓嗎?」

「應該是吧。」許庭生說。

「嗯」,吳月薇說,「有時我會想像,那是曹操啊,一世梟雄……那是魏晉時人壘的土石啊,他們的手托起來條石,汗流下來……他們應該怎麼都想象不到,千年後會是這樣。」

「學長,你說,曹操真的說過,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嗎?」

許庭生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想了想說:「正史上應該是沒有的,羅貫中黑起曹操來,也是不遺餘力。偏偏他的演義,影響力比正史大了太多。」

「嗯,但若他真說了,我還是挺佩服他的呢。」吳月薇突然笑著說。

許庭生困惑,「為什麼?」

「人能那樣真實的活,不痛快嗎?」吳月薇突然正色說,「多少人被綁縛著,活得不由心,活給別人喜歡呢。」

「我就是這樣,從小家境不好,所以一直被教著勤儉、刻苦,用功讀書,才好孝順父母,改變家庭的命運。我做的很好,成績優秀,循規蹈矩……除了那麼早的喜歡了你,那是我做過唯一出格的事了。聲音,我是真的下了好大決心,付出好多勇氣,也抱了好大的希望,你知道嗎?」

「……」許庭生點了點頭,沒敢回應。

「可是我還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啊,所有人都是這麼說的,他們誇我,也這樣表揚我的爸媽。慢慢的,我也習慣了,習慣什麼都按別人期望的樣子去做,像是為了討好別人的眼光活著……包括對學長也是這樣。」

「嗯?」許庭生有些詫異。

「難道不是嗎?」吳月薇看著許庭生說,「其實就是,是我一直在照顧學長的情緒,活成學長希望的樣子。你要我好好努力靠清北,我就考了清北。後來你自己去了岩大,我其實想好了要去岩大的,想好了要為自己爭取一回。可是你回來了,說你希望我去清北,說所有人都希望我去清北,爸媽,老師,不認識的人……於是我又去了清北。」

「那樣,學長就很心安了對不對?覺得是為了我好。」

「其實學長給我買電腦也是一樣的,因為那樣,你就能心安了。可是我其實真的好討厭那台筆記本礙…因為它好像一種補償和交換,像在跟我說,吳月薇,你看,學長已經那麼好了,你應該懂事。我不喜歡……可是我應該懂事,應該讓你心安,所以我都接受。」

「我……」

「學長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話?」

「……」

「那我問學長一個問題吧,問了,你就知道了」,吳月薇像是要趁今天把話說完,「自從項凝出現在大家面前以後,學長其實一直小心翼翼保護著她,對吧?」

「嗯。」許庭生沒法否認。

「所以學長怕陸姑娘……怕她傷害小項凝。把她推得遠遠的。」

「……」

「學長也怕apple學姐,怕她傷害小項凝,所以,你永遠擋在她們之間。」

「……」

「可是學長不怕我,不怕我會傷害小項凝……從沒怕過。為什麼?因為我最懂事,最聽話,最無害。學長覺得陸姑娘太有心機太強勢,一定會用盡手段去改變局面,所以害怕。覺得apple學姐會不甘心,會爭取,所以也還怕。可是我的話,學長知道我一定會默默接受,一定會溫柔善良……」

「所以,我的懂事……不可憐嗎?」

許庭生無言以對。

「說出來就好了,我……」吳月薇突然靠近,在許庭生臉上輕輕親了一口,「總算不懂事,不循規蹈矩了一回。放心吧,我會回去繼續做懂事的吳月薇的……因為我知道,學長其實也是負責懂事的那一個,照顧著太多人的情緒和幸福。」

涼風拂面。

「學長,我們回去吧。」

「好。」

兩個人沉默著走了一會,許庭生抬頭髮現原本入夜也應該燈火通明的發掘工地一片漆黑,隨口道:「這是怎麼回事?」

「學長不知道嗎?」吳月薇說,「今天接到上面的通知,這一片全部都停電,嚴教授他們也沒有辦法,只好把發電機放在儲藏室那邊供電,發掘現場暫時停工。」

「哦,他們可能忘了通知我了。那安保方面……」

「應該沒問題吧,不是前段時間來了特別安保人員么,拿著槍呢,夜裡幾個入口都會守住的。」

「倒也是」,許庭生想了想,笑著說,「看來我也差不多應該回去了,這邊也不需要我了。」

…………

「老梁,接著。」好壞不揀,灰四摸黑把一個石枕樣的東西聚過頭頂。

「噓」,墓室上方的一個洞里探下來一隻手,接住東西,被稱作老梁的那個說,「你他媽小聲點啊,別忘了,你哥可是已經進去了……」

「就你膽小,今晚停電,人全在儲藏室和外面入口守著呢,誰能想到咱們從這進出氨,灰四說,「要說還是我哥聰明,這盜洞剩一米多不打透……等著考古隊的人幫忙探路,神不知鬼不覺。可惜,他自己名聲太大,這才便宜了咱們。何叔,你說是吧?」

聽他的話,上面還有一個人。

「別廢話,抓緊點……這段時間新來這些守墓的可都有槍,小心挨槍子。」最上面那個說。

「槍,咱們也有啊,大不了殺出去……人為財死,怕個鳥。就是這些玩意,不知道能不能值錢氨,灰四又拿起兩件東西遞上去,有些喪氣說,「可惜還是來晚了一天,那顆剔透的翡翠珠子,好像就是昨天才發現的,聽說隨隨便便都能賣個上千萬。」

「放心吧,就你剛剛挖出來這把劍,品相保存得這麼好……我估計至少也得頂它十幾顆翡翠珠子。所以啊,咱們來的其實還算及時。差不多行了,我這先上去,你們倆抓緊點……」

「哎喲……操。」

「怎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