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捧古墓的土(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2-02 03:25  |  字數:3588字

第六百四十二章一捧古墓的土

大概看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港商回內地投資時的那份囂張跋扈的人,才會知道地方政府對於投資商的熱忱到底有多大。

二十一世紀初的這幾年,情況好了些,但招商引資工作依然是各縣市工作的重要內容。

許庭生被現入座以後,就成了毫無疑問的重點關注對象。

索性他裝醉的本事一直不錯,才沒喝多。

一圈下來,許庭生回頭找到了縣宣傳部長,把大學生記者團採集當地風土人文的想法對他說了。

「許總,你說,需要我們怎麼配合,我們一定百分之二百的做到。」

「謝謝江部長,其實也不需要太多,我們主要希望政府方面能派兩位熟悉情況的幹事,幫忙做一些引導和協調工作,當然,也請保障安全,我們這邊記者團女孩子比較多……」

「另外車就不用派了,跟我們的車就行,我們會去一部房車。」

考慮不到記者團女孩子居多,農村有些地方上廁所可能都有些不便,許庭生決定派一輛房車跟去做這次採訪。

不遠處聽到他安排用車的姑娘們,略一思索,已經開始撫著心口,迷離蕩漾了——不愛和女生搭話的許庭生,原來內心這麼體貼、細緻。

「這沒問題。」對方乾脆的應了下來。

「那就好,那我給江部長介紹一下記者團的同學。」許庭生沖記者團那邊示意了一下,很快,他現其中兩個女生,一個男生起身過來。

男生自然就是團長蕭閆旭,許庭生看見是他心裡不免忐忑,生怕他又突然蹦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

結果還好,蕭閆旭這一次雖然略嫌冷淡,但也還算應對得體。對於許庭生來說,只要這個腦子進醋的傢伙不亂來,他就燒香拜佛了。

其實蕭閆旭自己也懊惱,他現在處在一個做什麼錯什麼,錯什麼做什麼的死循環中,往往話說了後悔,一會還說……不斷衝動、失控。

這歸根到底並不在於他的人品,只是因為他過往的一路確實太過順暢,太過習慣於追捧和讚譽,這回,突然而來的挫折,讓他亂了。

他默默經營了兩年,自認為借著畢業留校的時機開口,拿下吳月薇的希望應該很大。更何況,他是這麼的優秀……

結果突然冒出來一個人,偏偏這個人叫做許庭生……偏偏,他就是吳月薇八年來唯一稱呼學長的那個人。

蕭閆旭太想證明自己比許庭生優秀了,但是除了上了一個更好的大學之外……比光環?記者團團長是比得過互誠創始人還是星辰科技總裁?

比財?還是不比了。

比才,拿清北壓一個創業傳奇嗎?

蕭閆旭最後想到的辦法,是比人品,因為他覺得這是許庭生的弱點,吳月薇應該也清楚他有問題。

正因為此,蕭閆旭才會在車上借著渣男話題讓跟班的開口諷刺許庭生,才會在敲詐事件上表現得正義感爆棚,無所畏懼。

他希望吳月薇會看到,會欣賞。

可是這些,最後都在許庭生面前如拳打棉花,泥牛入海……從大家的反應來看,他做這些,似乎只是進一步成為了那個傳奇年輕人的反襯。

如今已經不止吳月薇了,就連教授專家們,記者團的其他女孩子們,還有那些專家教授的研究生助手們,都開始愈加傾倒於許庭生原本隱在財富、外貌、光環之下的睿智和沉穩。

他顯得太無所不能,太能夠讓人信賴和依靠了,若是站在懷春少女的視角,簡直男友力爆棚。

偏偏他還冷漠又有趣,間歇性溫暖周到……這種矛盾體,對女孩子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蕭閆旭決定冷靜一下。

正事辦完,蕭閆旭離開,另外兩位記者團的女生卻留了下來,說是為了感謝許庭生的照顧,要敬他一杯。

許庭生只好倒了點紅酒和她們喝了。

跟著又有別的女生過來敬酒,還有相關專業的女生主動問起了星辰招聘的問題。

聊了幾句,許庭生突然現趙公子也站在那裡。

「明白了」,許庭生笑著說,「採訪工作方面,趙公子如果有興趣,並且能徵得導師同意,歡迎一起去……畢竟這邊你熟一些。」

趙公子心花怒放,興奮的連勝說「好」。

這傢伙其實還蠻可愛的,就像是很多人身邊都有的,那種很想追女孩子,卻永遠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永遠做得太過,永遠在出糗的傢伙。

他們,其實往往人都不錯。

接下來的情況。

大致就是當地政府的一群人端著酒杯,想跟許庭生談投資,而許庭生……只和他們聊古墓。

既然大金主對這個這麼有興趣,官員們一想,那就先投其所好吧。於是就有能說會道政府官員開始說起當地流傳的盜墓傳說來。

說考古似乎永遠沒有說盜墓讓人感興趣,學生們的興奮度很快就起來了,這個時間,鬼吹燈已經寫了有一段時間,盜墓筆記也開始寫了。

伴隨著故事的深入,學生們也開始討論:

「也不知道裡頭有沒有粽子啊?!萬一曹操一蹦一蹦向我來了,我怎麼辦?」

「那要準備幾個黑驢蹄子嗎?」

「教授們進古墓點不點蠟燭?燭滅撤不撤?」

「……」

…………

晚飯後,酒意微醺。

嚴振瑜在酒店門口叫住許庭生,讓他陪自己到現場走走。

兩個人驅車到場。

夜色中的古墓,一片蕭瑟,沉寂。

「縱使豪傑一世,風流千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