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四十章 我已經變了很多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並且附耳告知了縣委領導。正如預料中的一樣,基層的一些小幹部往往比他們上頭的人更膽大妄為,更自以為聰明,更不知天高地厚。 「謝謝,謝謝體諒。許總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嚴肅處理。」 許庭...

第六百四十章我已經變了很多

車隊在停車坪上停下,幾名一看就是當地官員的人當先自己推開車門下車,跟著,隨從人員也從麵包車上下來,一行十餘人快步向人群這邊走來。

當地的領導,自然是當地人最熟悉。

剛剛還笑逐顏開的五個人這一下都開始慌神了,看著許庭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剛剛這個小年輕說要等縣委領導班子到場再談,他們當笑話聽了,可是這會兒一看,可不是幾乎半個縣委領導班子都來了,而且最重要的幾個,全都到常

他們倒是想跑,可是這事誰心裡都清楚……躲得過初一,他們躲不過十五。

「哥,怎麼辦?要不咱們先躲躲,避下風頭?」一個閑漢還沒搞清楚情況。

「躲個屁啊,我警察證都給他看了……難怪說讀書人陰損,他媽太陰了……」那名警察欲哭無淚。

吳月薇站在許庭生身後,把心放下了,小聲說:「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定會來啊?你跟他們聯繫過?」

「應該是我爸的朋友來了。」在他們身後,人堆里,趙公子興奮的說了一句,主動迎上前去。

許庭生和吳月薇相視笑了笑,許庭生開口說:「沒先聯繫過,真要有可能的話,我其實還想們呢,只是知道肯定躲不過而已。」

「為什麼?」

「這個縣的支柱產業,是煤化工」,許庭生說,「而且這裡和并州毗鄰,明白了吧?在關注煤炭這一行的人眼裡,如今并州金盛興、黃亞明的名氣可都是絕對響亮的,而我和他們的關係,也不算秘密。所以,我既然來了,他們就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更不敢讓我在這兒受了什麼委屈。」

「為了跟那個金盛興搞好關係嗎?還有,黃亞明現在也這麼厲害了。」

許庭生點了點頭,「可能還想試著通過我拉一筆投資吧,要是老金和黃亞明有意願自己做煤化工,在這邊設一個廠,這些官員大概未來十年的政績都不用愁了,稅收、就業……」

「嗯」,吳月薇笑了一下說,「突然記起來以前,你……那個小混混那個樣子,真的想象不到有一天你會懂這些,而且變化來得這麼快……」

許庭生沒接話,雖然他其實很想告訴她,學妹,放下吧,學長離曾經那個許庭生,真的已經很遠很遠了。

兩人說話這會兒,另一邊的趙公子已經一臉熱忱跟對方接上了頭。

「你好,請問你是?」一名當地的官員看著撲到面前的趙公子道。

「哦,你好,那個,我爸就在這隔壁縣,他是……」趙公子自報家門。

「哦。」對方看了他一眼,直接繞了過去,臉上明顯的寫著幾個字:不認識。

專家團的那名工作人員趕緊迎了上去。

雙方自報家門。

「還好你們來了,還好,你們來了。」工作人員激動得幾乎要熱淚盈眶,「對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夏教授,嚴教授……張教授……」

面對專家團的教授們,不見是一回事,既然已經見面了,這些地方官員也不敢怠慢,至少表面上的熱情客套還是樂意做好,給人感覺他們就是為此而來。

「我說你們這個地方怎麼回事啊?這是國家考古掘工作……結果我們才剛到,敲詐的就來了,裡頭連警察都有。」脾氣火爆的張教授一點不給面子,直接大罵道。

正一邊客套,一邊在人群中搜索大金主許庭生身影的地方官員一聽這話,再看一看場面……心一下就沉下去了——這是下面哪個傻逼乾的蠢事?

「請問哪位是許庭生,許總?」

「你好,我是許庭生。」許庭生主動伸出手。

「許總好,你看……本來想說給你們接風的,我們已經安排好晚飯了,結果出了這種事。」一邊握手,地方官員一邊說。

「哪裡,這種事到哪都有,各位領導不用太在意。」許庭生微笑說。

這個時候,已經有隨行人員找那兩名警員問清楚他們的直屬上級是誰,並且附耳告知了縣委領導。正如預料中的一樣,基層的一些小幹部往往比他們上頭的人更膽大妄為,更自以為聰明,更不知天高地厚。

「謝謝,謝謝體諒。許總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嚴肅處理。」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考慮到以後掘工作還要長期進行,笑著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我看不如這樣,晚上吃飯的時候,把他們的領導也請過來好了,我和他一邊吃飯一邊溝通一下,把誤會解了,這件事就這樣揭過去。以後我們這邊的工作,還要他們多加照顧。」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道理,許庭生很清楚,真要把事情追究下去,讓地頭上的這些人懷恨在心,他自己不怕,但是以後的掘工作中,如果對方時不時的折騰幾下,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這個社會,哪怕不違法亂紀,那些掌握一定權力的人也有無數種折騰人的辦法。

見許庭生這麼說,縣領導也鬆了一口氣,同時有些感激,事實上,他們確實也不太可能為這事真就把整一批警員和地方上的人全關起來,全部處理。

最多也就撤掉一兩個,然後剩下的做點批評教育。

到了,考古掘工作還是一樣不得不在這批人的地頭上進行,而那樣,可就是整一大批人懷恨在心,以後怕是多少麻煩都不知道。

「憑什麼?憑什麼你可以決定這樣處理?他們分明就是敲詐……還有,我再說一遍,就是你這種人,在助長這種風氣。」話是沖許庭生吼的,蕭閆旭扛著攝像機再次出現。

對面領導一臉錯愕。

許庭生頭好痛,深呼吸,壓住情緒,他轉身一手卸了蕭閆旭肩上的攝像機,一手攬住他的肩膀走到人群後面。

「怎麼,許總那麼有錢有勢,還怕幾個小小的地方官員?」蕭閆旭搶先開口,略帶諷刺道,好在他此時說話,只有身邊一圈人能聽見。

「是,我很有錢,有錢到我這個程度,很多事都可以不用錢就解決」,許庭生說,「但是哪怕我再有錢一百倍,遇事還是一樣要用腦子,明白嗎?」

蕭閆旭愣了愣,一下沒反應過來。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容易的,蕭同學……剛正不阿固然值得欣賞,但是這個國家幾千年的官場文化,處事道理,不是一下就能改變的,明白嗎?」許庭生壓低聲音說,「你攝像機里不是有證據嗎?咱們先保證考古掘工作,還要你們的報道工作能夠順利進行,其他的,留到正事結束再說,行嗎?」

「拜託,做好你應該做的,其他交給我。」

許庭生最後拍了拍蕭閆旭的肩膀,轉身回到縣領導們面前,解釋了一下,讓他們安心。

「那就好,那這樣……剩下的,我們邊吃邊談。今晚,就當是我們給許總……各位專家教授,還有同學們,賠罪,加接風洗塵。」

「謝謝,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正好還有幾件事,我們希望地方上能給予幫助,只能麻煩各位領導了。」許庭生代表整個團隊答應了下來。

到這個時候,目睹了許庭生處理事情的整個過程,哪怕是專家團的教授們,也都再明白不過了,這些事,還是交給許庭生來處理的好。

上車的時候,好幾位教授都在經過許庭生身邊的時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認可。

「你總是要考慮這麼多嗎?」吳月薇經過的時候,停下來說,「還有,我們團長,對不起……」

「你幹嘛替他道歉?傻……」許庭生本想說傻瓜,但是突然一下意識到這樣太過曖昧,頓住了。

「其實,我已經變了很多很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許庭生終於還是把話說了,只差一句,我已經不是你心裡的那個學長了。

他未言明,但是吳月薇那麼聰明的女孩,又怎會不懂許庭生說這句話的意思?她抬頭看著他,將將要點頭,卻又彷彿很難做到。

氣氛短暫微妙,還好嚴振瑜教授及時出現。

「第一次見識你這一面,看來你能成功也不是沒道棱些方面,我們不如你啊1嚴教授攬著許庭生走了幾步,壓低聲音說,「你不是說你有女朋友了嗎?還是決定要結婚的。」

「那就不能再跟小姑娘走得太近了。」

「我擔心你魅力太大,決定看著你點。」

嚴教授笑著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