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三十九章 被敲詐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報道出去了,對方最嚴重的結果,也不過是拘留幾天,而他們要是挨上幾下黑的,絕對好受不了。 而且真卯上了,對整個掘工作的開展也不是好事,畢竟對方有一句話說的其實沒錯,這是他們的地頭,地頭上的癩皮蛇...

第六百三十九章被敲詐了

「兄台貴姓?」許庭生問正疑惑的望向他的研究生大哥,也不知是哪位專家帶來的助手。

「免貴姓趙,趙共之,朋友平時喜歡叫我趙公子。」

「哦,趙公子好。」

許庭生之後的一路,跟他聊了不少。

快到目的地的時候,趙公子對話之間突然拔高嗓門說了一句:「我爸就在這兒鄰縣政府部門當領導,在這邊有什麼事儘管找我,另外要出去玩什麼的,我也可以當保鏢和導遊。」

就沖這嗓門和口氣,還有保鏢什麼的,許庭生知道他這句話肯定不是說給自己聽的,是對車上那些女孩們說的。

車到掘現場停下,沒有想象中的碑林和高丘,只是一個小土坡,幾處狹隘的洞口,包括記者團在內的學生們都有些失望。

不過這興許倒是符合三國演義中隊曹操的描述,生性多疑的曹孟德不把墓葬搞得太過顯眼,似乎更合道理。

事實上,此行的部分專家已經提前來考察過了,前期的準備工作也早已經開始進行。

在當地雇傭的工人和工作人員一起,已經先清理了外圍的雜物,而且在整個墓葬上方搭起來了一個鐵質的大棚,一方面保護墓葬,一方面也方便雨天作業。

這一世對於曹操墓的掘和前世有一處很大的不同就是:有錢。

前世曹操墓的掘是由當地組織的,出資的是縣政府,日常過問的最高長官不過是鄉里的書記而已,因掘過程太長,還幾次遭遇資金問題。

但是這一世,錢,完全不是問題,因為,史無前例的,星辰科技作為一家私人企業,贊助了一次考古掘。

故而還沒開挖呢,網上已經有人在打趣,稱這是史上最奢侈的一次考古掘。這一點從整個團隊吃的,

住的,到工具調用,人員配備,再到停在場地外的兩部房車,都是最好的佐證。

一家私企能把錢花在支持學術研究和古墓的搶救性掘上,星辰簡直太正能量了。

專家團隊在墓葬外合了個影,準備先回酒店休息。

這是許庭生的意見,老頭們年紀都不小了,得小心著點……搞不好曹操沒挖出來,這邊先填進去幾個,那就玩笑大了。

記者團的學生們聚在一起。

這次的網路直播計劃是從掘伊始就開始進行的,但是看現在的墓葬現場情況,顯然缺乏吸引力,也不足以形成充實的內容。

有人建議先拍一些當地的東西,比如風土人情,地理、歷史和人文……同時也介紹一下古墓周邊的情況,並通過採訪了解一些軼聞舊事。

這是紀錄片常用的敘述手法,記者團內部很快取得了一致意見。

趙公子等待的機會來了。

「這樣,這些都交給我……你們讓派輛車就好」,趙公子說,「剩下的全部我來安排,保證路路暢通,一切順利。要是需要某些部門配合的,我讓我爸打個電話就好,他這邊朋友很多。」

「要不,我先帶你們去吃飯?」他繼續說,「還有,我們交換下電話吧,也方便你們有事找我。」

就在趙公子施展他略嫌急切又有些蹩腳的泡妞技術的時候,另一邊,一名隨團過來的工作人員正跟兩名警員以及三名自稱附近村民的人在交涉著什麼。

「你們這麼大個工地,安保,需要的吧?」一名警員抬頭說。

「對,我們正想跟當地有關部門溝通呢。」工作人員說道。

「還溝通什麼呀,我們倆,當地派出所的,後面這三位兄弟,就旁邊村裡的……這我們的地頭,你找誰都不如我們好使,知道嗎?」另一名警員插話道。

「那你們的意思是?」

「我們的意思,你們就別費那事了,安保工作,我們弄個警民合作保安巡邏隊,給你們負責起來。保證安全。」

「那太感謝了,謝謝,謝謝。」要說這些官方研究部門的工作人員,和其他政府部門的人在這方面的差距還是很大的,那名工作人員到現在都還沒聽出味來。

「先別急著謝」,知道碰上嫩瓜了,一名警員點了根煙,輕鬆的笑著說,「既然你們沒意見,那就談談工資吧。」

「工資?這個,地方上……」那個工作人員還沒反應過來。

「怎麼,你們是上面來的大老爺,我們地方上就得供著啊?」

工作人員連忙擺手,說:「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個事,本身就是我們和地方上協調好了的……」

「協調?誰跟我們協調了?這可是我們的地界。」三名村民模樣的人嚷嚷起來,看著應該都是閑漢、潑皮之流。

「那,你們要多少嘛?」工作人員被圍攻,氣勢一下弱了。

「多少?那就一天兩萬吧,畢竟我們得幾十號人不分日夜呢。」對方說。

其實這就是個漫天要價,坐地還錢的過程,但是團隊的工作人員不懂,聽到開價一下激動起來,「一天兩萬?你們這根本就是敲詐……」

說完他立即被推了一把。

「什麼叫敲詐?我警告你,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工作人員踉蹌幾步,「那我們不要你們幫忙了總行吧?」

「行。」

兩名警員退到一邊抽煙,那三個閑漢潑皮頂上來,抬頭看了看,大嗓門嚷道:

「我看這群老頭年紀可都不小了,記得讓他們別瞎逛啊,萬一摔一跤,踩個響炮什麼的,估計老命就沒了。」

「哎喲,還這麼多小姑娘……這你們可得看緊了,我們這光棍漢不少,一輩子也難得見一次這麼水靈的小姑娘,難保就沒個衝動不要命的……這要出了什麼事,我們可不知道。」

裸的威脅。

這一陣鬧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經被吸引過來了。大家把那名工作人員叫回來,問了一下情況。

聽完那名工作人員的描述,幾名脾氣大點,正義感爆棚的老教授都有點激動,急著要上前去理論。

許庭生趕緊給他們攔了回來,這不是他們能應付的,學識和聲譽在這裡一點用沒有,面對黑警、潑皮,他們真要去了,沒準就得氣昏過去倆。

民眾日常總是更習慣於普通百姓被權勢欺壓的新聞或傳聞,但是事實上,企業家異地投資被敲詐這種事,在外做生意的人大多經歷過或者看到、聽到過。

至於某些地方私自攔路收費之類的,在這幾年連新聞都算不上。

別說個人,就連某國有大集團所屬的建築公司,都在地方上承建某大橋的時候因為沒給夠好處,惹出過大麻煩,而地方政府最後也只得不了了之,將大橋計劃擱置。

許庭生前世在嘉南大學讀書的時候,大學城還在建設中,就因為材料採購上沒有選擇當地某角頭的劣質高價砂石料,建築工地頻頻出現運輸人員和建築工人被打,以及原材料被盜被毀等情況,幾經停工、調查之後……大學城方面選擇妥協,高價採購對方的砂石料,這事才算過去。

相比上述情況,眼下遇到的這事,其實只能算是小問題。

許庭生勸慰著幾位老教授。

嚴振瑜拉了拉他說:「庭生,

我們這是公家的事,怎麼他們也敢?」

「敢的」,許庭生微笑說,「第一,我們不是當地的機構和人員,也不是有權有能量的單位,在一些地方上的刁民眼裡,你哪怕頂著再大的名頭,都不如當地派出所好使;第二,咱們這次方方面面的,都顯得太有錢了……所以,他們為了撈油水,怎麼都得試試。一方面是無賴囂張慣了,有點膽子,也不怕麻煩;另一方面也是賭我們不會計較這點小錢。」

「小錢?一天兩萬……咱們這可不是幾天能完成的事。要是時間一長,算下來還不得幾百萬啊?」

「沒那麼嚇人的。真要給的話,我給他們一天兩三千,他們其實也會高高興興接受。」許庭生說。

「那你準備給?」

「不用給。」

許庭生安撫幾位專家教授這會兒,另一邊衝突的聲音突然就大了起來。

扭頭一看,一個趙公子,一個蕭閆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跟對方頂上了。

趙公子正舉著手機,嚷著:「我這就給我爸打電話,你們等著,等著……」

蕭閆旭則扛著攝像機,正一邊拍攝,一邊義正詞嚴的指責對方:「怕不怕不是你們說了算的,這是法治社會,等你們上了新聞……我看誰能保得了你們,就你們還警察?別忘了,你們剛剛在威脅我們的人身安全。」

兩名警察早已經退到了一邊,對方剩下的三名潑皮一邊叫罵,一邊往前頂,眼看著已經要動手了。

一個推搡著趙公子,一邊說:「打,你儘管打……我看你能叫得動誰。」

一個要去搶蕭閆旭肩上的攝像機。

一個對著他膝蓋就是一腳踹來……

這會兒要是動手,幾乎肯定吃虧,就算之後真的蕭閆旭把事情給報道出去了,對方最嚴重的結果,也不過是拘留幾天,而他們要是挨上幾下黑的,絕對好受不了。

而且真卯上了,對整個掘工作的開展也不是好事,畢竟對方有一句話說的其實沒錯,這是他們的地頭,地頭上的癩皮蛇也是地頭蛇,隨時都能給你添點亂。

許庭生連忙一手一個將趙公子和蕭閆旭兩人給拉了回來。

「你打電話到後面去打。」許庭生先把趙公子推進了人推。

還好,趙公子也懂得就坡下驢,知道要是硬撐下去挨了打更丟面子,假作被許庭生推得很重,一個踉蹌鑽到了人堆後面。

「你也先到後面去。」許庭生拉了一把蕭閆旭。

「憑什麼?」蕭閆旭扭頭大吼,把火氣也撒到了許庭生頭上。

許庭生苦笑一下說:「先別吃虧。」

蕭閆旭說:「吃虧?我倒他們敢不敢。」

「他們敢的,這種事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次干,知道代價和後果自己能承擔,才會這麼大膽子」,許庭生說,「你跟他們講道德法制那一套,沒用的,一個地方一種情況。」

「是嗎?」蕭閆旭嗤笑說,「抱歉,我還真不信,更不需要麻煩許總。幾個小警察,幾個刁民……」

「就是這個邏輯,如果現在是一個縣領導在面對你的攝像機,他一定會怕……但是他們……」「許庭生示意了一下那三個襯衣紐扣全開著的潑皮,「他們其實反而沒那麼怕這些的……所以,還是我來吧。」

許庭生硬架著蕭閆旭往後退了一些。

「那請問許總準備怎麼做?」

「我盡量妥善的解決這件事情,免得以後麻煩。」

「雇保鏢來,還是拿錢砸他們?」

「真要給錢,本來也不是不行。」

「哈,我以為許總能有什麼好辦法呢。給錢也行?要我說,就是你這類人,助長的這種風氣。」

「……,麻煩你暫時收起你那套精英哲學,站後面。」

蕭閆旭一點不分場合,許庭生也有點不耐煩了,板起臉嚴肅說了一句,然後不等蕭閆旭再折騰,轉身走向那五個人。

事實上,單就這種場合而言,許庭生並不是談判的合適人選,如果在場的是老金或者黃亞明,單憑他們身上的那份江湖梟雄氣息,對方就會知道面前的人不好惹,談什麼都會順利很多。

而許庭生相對他們……太像好人了,有時候這其實也不是好事。

只是對比當場,一幫老學究加一群學生,又沒有人比他更適合。

「怎麼,換你來談啊?」一名警察叼著煙重新走回視線里,說,「讓那小子先把攝像機關了吧。」

「行」,許庭生扭頭示意蕭閆旭身邊的人幫忙關掉攝像機,然後說,「能看一下你的警察證嗎?」

那個警察看了看許庭生,笑著說:「看來你還不死心啊,好,你看吧。」他真就肆無忌憚的把警察證掏了出來。

許庭生接過警察證翻了翻。

「怎麼樣,沒騙你吧?」

「是真的。」許庭生說。

「那現在可以開始談錢了吧?」

「還是等一會吧。」

「等?」警察攤手,「等什麼?你不會像那兩個小子那麼蠢吧,怎麼,你也想不通?」

他在暗示許庭生,既然我警察證都敢掏出來,你難道還不明白?沒有人在背後撐著,我們是不敢這麼放肆的……我們既然敢做,就不怕你們報警什麼的。

這感覺就像某幾年,遊客在那幾個「著名旅遊勝地」的遭遇,報警從來都是沒有用的。

「我懂,不過,還是等等吧。」

「你他媽到底等誰啊?」

那人當胸推了許庭生一掌。

許庭生後退幾步,「等你們縣裡的領導班子到場,我們再談吧。」

對方愣了愣,「你是說,縣裡的領導班子?你腦子沒問題吧?你們這次弄這玩意,什麼東西都繞過了地方,不滿意的人多了,明白嗎?我說的夠清楚了嗎?」

「不然你以為我們傻嗎?」另一個警察在旁說。

看來是在和地方上的協調方面出了問題。這樣的事,像前世那樣,地方自己咬牙干是一回事,但是像現在這樣直接繞過地方,一點好處不給,一點面子不給,甚至連招呼都不打,又是另一回事。

與此同時,掘團隊這邊本身並不是什麼權力機關……地方上的態度自然不會太恭敬,太照顧。

果然是書生辦事啊,一點人情世故都不通。許庭生在心理嘆了一聲。

「我能理解你們的意思,但是,還是會來的……咱們再等一小會兒。」許庭生微笑說。

對面五個大笑著,一臉嘲諷加無語。

吳月薇拉了拉許庭生,小聲說:「真的會來嗎?趙公子他爸爸說讓我們找市裡,要不偷偷向市裡面報警?」

「先不用。我想應該會來的,只要他們不傻,就一定會來。」許庭生說。

話音剛落,一個由兩部轎車,一部麵包車組成的車隊,在遠處公路上出現。

現有人找事這種劇情,字數好容易唰唰唰就好多……

只是我好少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