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三十七章 K.O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開始有點變化。清北記者團里的一部分女生在偷摸跟吳月薇打趣,或者好奇,拐彎抹角的打聽著什麼。 而她的那些學長、學弟,情緒就變得有點兒不那麼好了,有的側耳在偷聽女生間的談話,有的抱著手機不停發信息...

第六百三十七章KO

如果說大學生曾經被叫做天之驕子,那麼清北學子大概就是驕子中的驕子。

許庭生初中時候有過約定的那個女孩,是清北的,他的妹妹也考了清北,馬上還有一群清北等著他……那是別人眼中許庭生「可惜」沒考上的清北……

但是沒關係,他是許庭生,溪山塔下許庭生。

三流的岩大?無所謂。因為從沒有一個年輕人能在自己的大學階段做到許庭生的程度……他用大學前三年時間,建立了互誠、至誠、星辰,三家有帝國潛質的企業。

考慮他才剛起步,才22歲,他未來可能達到的高度,令所有人不敢細思。

許庭生本就不是一個存在學歷崇拜的人,否則當初他就不會在選擇的時候那麼輕鬆放棄名校。

所以,一切都很自然,許庭生見清北大學生記者團隊的身份,是星辰科技的老闆,給對方平台,也給對方錢的那個人……

他沒打算刻意放低姿態,去表現自己有多合群,多麼平易近人,本真未改。

以合作商的身份自然的跟記者團隊的隊長蕭閆旭交流了一下,許庭生站在一旁,聽蕭閆旭介紹團隊成員,逐一微笑著點頭致意。

同齡人之間,又不是什麼正式的場合,握手就免了。

「後面這位,是我們網路技術特長的吳月薇同學。這次估計她跟你們公司的工作銜接會比較多一些。許總可以放心,她很優秀。」

蕭閆旭說話的時候帶著誇讚,目光也一直落在吳月薇身上。而他剛剛介紹其他人的時候,可是只要點到了人,就馬上扭頭很有禮貌的看著許庭生,向他做介紹的。

哪怕心裡其實隱隱有些預感,但是當吳月薇從人叢后鑽出來,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許庭生還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果然,這個提議是來自她。

這個大學逼著自己學了本不喜歡,更不曾接觸過的計算機專業的女孩,她的想法一直很簡單,只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幫得上許庭生。

「學長好。」吳月薇如今已經一改當初的狀態,可以輕鬆面對許庭生。

不過有一點她依然堅持著,堅持叫他學長,不是許總,不是星辰的大老闆,也不是什麼溪山塔下許庭生,只是學長。

那年初二,吳月薇跨年段檢查眼保健操,發現有個人就那麼睜著眼睛看著自己,不做操。

「學長,請你認真做操,不然我要扣分了。」

「哦,學妹你叫什麼名字啊?」

「嗯?」

「你的名字。」

「……,學長,請你態度認真一點,我真的會扣分的。」

吳月薇被這個厚臉皮的傢伙看得發毛,揚了揚自己手裡的檢查登記本,說是威脅,不如說更多是為了給自己壯膽。

那傢伙伸手把本子拿過去,查了檢查人一欄,說:「哦,原來你叫吳月薇。我叫許庭生,是你的學長……認識一下吧。」

那天,吳月薇跑了。

回去之後還跟檢查組的其他人換了分查的班級……只不過後來鬼使神差,她又主動換了回來。

再後來,故事就長了。

此刻,在一眾大學同學的陪伴下,吳月薇看著有些緊張的許庭生,燦爛的笑著,也不管別人是怎樣的,她反正是伸出了手。

握手?許庭生只好非常官方的跟她握了握手,說:「謝謝你。」

吳月薇強作鎮定,但就這麼一下,滿手心的汗。

不曾想,兩個人兩世的故事,多少年的糾纏,到頭來第一次在人前「牽手」,竟然是這樣基本跟國家領導人見面差不多。

相對著尷尬了一會兒,吳月薇撲哧一下笑出來,說:「秋奕說她想要個記者團的編外名額,她也想去,學長覺得可以嗎?」

「她?不行」,許庭生搖頭說,「她才剛上大學呢,就請這麼長時間假,絕對不行。再說她去了能幹嘛?除了作威作福,虐待我……」

吳月薇想了想,笑著說:「倒也是。那我就跟她說真的沒辦法好了。」

許庭生點頭,兩人各自回到原位。

就這一會兒,傻子也能看出來這倆人不對勁了。氣氛跟著就開始有點變化。清北記者團里的一部分女生在偷摸跟吳月薇打趣,或者好奇,拐彎抹角的打聽著什麼。

而她的那些學長、學弟,情緒就變得有點兒不那麼好了,有的側耳在偷聽女生間的談話,有的抱著手機不停發信息。

這種詭異的狀態一直持續到賀與談帶人趕到。

賀與談到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善大家的伙食。

夏教授跟他說:「賀總要不要先跟學生們做一下工作方面的協調?」

賀與談說:「先吃飯,我上飛機前就已經訂好飯店了,邊吃邊聊。」

真正的協調工作肯定是不需要賀與談親自出馬的,有他的助理和其他員工就完全足夠了。

兩桌專家,賀與談陪著一桌,許庭生名義上陪著一桌,當然事實上老賀一個人就包圓了,他簡直就是一個移動的氣氛調節器。

另外一邊是兩桌賀與談帶來的員工和記者團的學生們。他們倒是真的一邊吃,一邊協調具體工作。

吳月薇的表現比許庭生印象中活躍了很多,不論說話、做事,都落落大方,條理分明,而且看起來在一眾同學中受歡迎程度很高。

大概還是那句話吧,學霸常有,而美女學霸不常有,何況吳月薇還是如此溫柔、質樸、真實的一個女孩。

許庭生還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吳月薇在交談中叫學弟做學弟,叫同學名字,叫學長師兄。

按理說,師兄其實應該是一個比學長更親近的稱呼,但是對於吳月薇而言,學長這個稱呼才是唯一,而且有特殊意義的。

費盡心思的打聽終於得到了回報,吳月薇的大學閨蜜被問得多了,說漏了嘴,「她只叫一個人學長的呀,從初中開始就是這樣了。」

消息傳來,現場包括蕭閆旭在內,所有曾經因為一開始就被親切的稱呼為師兄而沾沾自喜,心花怒放的學長們,心碎了。

晚飯後學生們回校。

許庭生等人送到門口。

「學長再見。」吳月薇說。

「再見。」許庭生說。

吳月薇是帶了筆記本電腦來的,蕭閆旭站在她身後,表情自然的去伸手拿她背上的背包,笑著說:「這個還是讓學長來吧,電腦挺重的。」

他故作不經意的自稱學長,而且當著許庭生這個據說是吳月薇唯一稱呼學長的人的面,獻殷勤。

為了顯示親近?示威?試探?或許各種成分都有。

很多人都看出來了,而且這裡的學生幾乎都知道,蕭閆旭其實早在吳月薇大一進入記者團開始就已經有了那份心思,平常也時常表現出關心、愛慕、追求之意,只是因為一直沒有得到回應,才沒明確走出那一步。

如今他大四,已經基本確定留校讀研,所以或許是時候攤牌了。

大家都不說話,在等吳月薇的反應。

「謝謝。」吳月薇道謝的同時撤了一步,巧妙而且自然的掙脫了蕭閆旭握在背包上的手,然後扭頭看一眼許庭生,說:「對了,學長,我現在用的還是當初上大學,你送我的那台筆記本呢。」

KO。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