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三十四章 存儲幸福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主動開口趕他回國。 「康復期還很長呢,你先回去吧,去做你的事。我一定會很努力,很健康的。」李婉兒說。 許庭生想留,但是李婉兒的態度很堅決。 等到他終於離開醫院,游清瀾問李婉兒,...

第六百三十四章存儲幸福

下午三點,李婉兒進入手術室。

許庭生一路陪她到手術室門口。

李婉兒猶豫著不肯撒手的那一刻,許庭生從她眼睛里看到了很多東西。於她而言,這一刻也許就是最後的生死離別……

許庭生前世身死之前的那晚,若是知道,那就是他人生最後的時光,他一定什麼都不管,拉住項凝,告訴她一切。

死亡會給人恐懼,但也能給人勇氣。

只是許庭生當時不知,而李婉兒如今知道。

所以,她最後一句話說:「我好愛你。」

許庭生燦爛的笑了笑,透著一股子渾不吝。這是李婉兒期待看到的回應。因為李婉兒最初愛上的人,其實不是許庭生,而是那個突然走進她生命,滿口胡話的小混混……

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前,她就想過跟他走,反正她吃的也不多。

手術室的門關上了。

預計中三個小時的手術,一直持續到晚上八點,九點,十點。

游清瀾禁不住開始哭。

許庭生說:「哭個屁啊!放心,沒事。」但是其實他自己也雙手顫抖。

終於,帥氣的法國男醫生走出手術室。

許庭生不懂法語,聽他跟游清瀾說了幾句。

游清瀾嚎啕大哭。

許庭生心一緊……

好在游清瀾很快反應過來,拉著許庭生說:「沒事,沒事,我只是太激動了。」

「醫生怎麼說?」

「他說過程出現了一些困難,但是好在結果很成功。」

許庭生長出一口氣,「那就好。」

預計手術結束八到十二小時,麻醉效果過了,人也就該醒了,但是李婉兒一直到三天後才轉醒。

正如醫生所說,心臟手術術后初期的風險,其實並不低於手術過程本身。

李婉兒睜眼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許庭生……她的人生,從未如此安心。

許庭生又陪了李婉兒幾天,直到李婉兒主動開口趕他回國。

「康復期還很長呢,你先回去吧,去做你的事。我一定會很努力,很健康的。」李婉兒說。

許庭生想留,但是李婉兒的態度很堅決。

等到他終於離開醫院,游清瀾問李婉兒,「你是不是傻?多好的機會啊,你竟然趕他走。」

李婉兒笑著說:「總覺得自己現在太幸福了。我怕幸福是有額度的,怕他屬於我的時間,冥冥中一直有一個沙漏在計量……這一次我的期待很長,所以,我要留著額度慢慢用。」

游清瀾不好爭辯,只好說:「那現在怎麼辦?你很需要他埃」

「現在么?現在我存起來的幸福,已經足夠我用很久了。一直到我康復,到我變得很健康。我以後再也不熬夜了,不拚命了……我想生活可以慢慢來。清瀾,等我好了,我們每天跑步,逛街,健身,做保養,好不好?」

看著幸福傻笑的李婉兒,游清瀾用力的點頭。

當李婉兒說她把幸福存起來了的時候,游清瀾其實明白,以後,這是她必須學會的事情,許庭生註定無法長久的相伴,所以,李婉兒必須學會存儲幸福,留待孤單的日子裡,慢慢品嘗。

「那你要加油。反正我都會陪你的。」游清瀾說。

「嗯。」躺在床上的李婉兒握了握拳頭,她知道,除了部分代言合同在身,游清瀾已經暫停了所有工作。

「就是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別人啊,不然只要你稍微努力一點,肯定比項凝先生寶寶的」,游清瀾自己盤算了一會,鄭重說,「這個很重要。」

李婉兒有些害羞,又有些好笑,笑著說:「我不會去爭什麼,搶什麼的……只是這樣,我已經不知道怎麼面對項凝了。」

「我明白。可是你總不能等項凝先生吧?她才這麼小,那你得等到多老啊?」游清瀾說完看了看無奈的瞪著自己的李婉兒,「呸,我說錯了。你不老……」

「我也想……早點生的。他說我們的孩子一定很漂亮……」

「哈。」

…………

許庭生多滯留的這些天,黃亞明已經帶著韓秀母女倆在歐洲逛了一圈,再回到巴黎。

夜裡,許庭生正在收拾行李。

韓秀媽媽敲門說:「你好,請問你看到我女兒和那個黃亞明了嗎?」

許庭生搖頭說:「我吃過晚飯以後就沒見過他們了。」

韓秀媽媽嘆了口氣,「我女兒現在越來越不聽話了。」

許庭生笑著說:「談戀愛的女孩都是這樣的……放心吧,也許他們只是逛街去了。」

短短几天不見,許庭生現韓秀的變化很大,她正在以最快的度接觸和認識這個世界,而她和黃亞明之間的那種感覺,也像極了熱戀中的男女。

許庭生也為黃亞明感到開心。

第二天,黃亞明帶著韓秀母女飛回西湖市。回岩州之後,韓秀就會去培訓學校選一些自己感興趣的課旁聽,互誠岩州培訓學校可是連舞蹈和瑜伽都有的。

而許庭生的目的地,是燕京。

就在他準備啟程回國的之前一天,意外的接到了嘉南大學嚴振瑜教授打來的電話。

在嚴振瑜主觀上,他和許庭生是平輩論交,所以多以小友相稱,「許小友,我這老頭子消息閉塞,直到最近才聽聞,你前陣子出了一些事……可還好吧?」

「謝謝嚴教授關心,我現在很好,請您放心。」許庭生恭敬回應。

「那就好」,嚴振瑜說,「世間紛擾,我們都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這方面你比我厲害許多。不過,我以為,人偶爾還是要給自己一些時間,蕩滌一下本心的……不然,塵就厚了。」

「是。」

「那麼,乾脆跟我去開個研討會吧。荒廢這麼久,你也該做做學問了。」

「……」

許庭生還真沒料到,嚴教授會在這等著他。三年前一文震驚學術界,然後,許庭生就跑了。這三年中嚴教授找了他好幾回,他一概躲著,一次也沒參與過。

「怎麼還開研討會啊?這都快三年了。」許庭生口說心想,這一件事,三年了,學術界的效率真是低得可以。

「學術論證本就是很複雜的事情,這就算快的了」,嚴教授或許是在辦公室,壓低聲音,帶點兒小興奮說,「這一回,挖定了……」

挖這個字,他還是受的許庭生的影響,因為許庭生過往總是說,研討什麼呀,反正又不挖。嚴教授那時候每每義正詞嚴,你就知道挖,那叫考古掘。

結果事實證明,他其實也急著挖呢。

「真的?為什麼?」這下,許庭生還真有些被嚇著了,如果嚴教授的消息準確,那就等於是他把安陽高陵的掘提早了兩年,兩年……會有什麼不同嗎?

「當然是真的」,嚴教授說,「不挖不行了,你一篇文章指路,這兩年那邊盜墓的都過了不知道幾百批了。當地警方和相關單位不堪其擾,主動提出申請,還說,上面要是再不管,他們也不管了。」

「唉,也不知墓葬被破壞程度如何……」

他最後這一嘆,許庭生聽出了痛心。

「歷時千年,咱們國家有幾座墓葬不是被盜了又盜……放心吧,總會有現的。至少這兩年,地方政府還是有保護措施的,比起原先那種土夫子尋得見,專家尋不見的情況,肯定還是好些的。」許庭生安慰道。

「倒也是」,嚴教授認可了許庭生的說法,他既醉心考古,對這方面的了解肯定比許庭生多多了,「那你這就是同意去了是吧?」

許庭生想了想,「好,我去。」

誠如嚴教授所說,許庭生也許真的是時候停下來,蕩滌一下心靈了。何況,他其實也需要時間去逃避一些東西,思考一些東西,做好準備再回來面對。

「學校那邊……」許庭生說。

「學校那邊我讓相關部門直接調令了,反正你也不愁找工作。」嚴教授原來早有準備。

這最後一次研討會的地點在燕京。

許庭生打電話跟項凝說明了一下情況,得到同意后,改由巴黎直飛燕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