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三十二章 承諾還是謊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年輕的傳奇,是當初的那個小混混。 「好了,好了,你別激動。我醞釀下,說點好聽的。」 許庭生仔細看了看李婉兒,發現她其實很虛弱,嘴唇塗了口紅,但還是有些發紫,就連指甲,也帶著一些淡淡的青...

第六百三十二章承諾還是謊言

李婉兒靠坐在病床上。

許庭生站在病房門口。

昨個兒還是一個門裡一個門外呢,說了是兩清的,如今卻又成了四目相對。

游清瀾這個看一眼,那個看一眼,一聲不吭起身跑到了病房外。

她順手把門關上了。

許庭生自己把花放在床頭桌上,拉了一張凳子坐下來,看著李婉兒,皺眉說:「怎麼會這麼老了才查出來什麼先天心臟怪病的?」

「不……啊?」李婉兒其實是備好了一句「不必你管」等著的,這下突然一下有點兒跟不上。

原本這見面,應該又是一番糾結吧?這個說,都說了兩清了,不用你管;那個說,還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你要堅強……

李婉兒其實已經在醞釀這種情緒了,她努力壓下心底的喜悅,正想著怎麼才能冷漠的去說狠話,去咬牙逞強。

結果許庭生一句話,她現在注意力已經全在那個「老」字身上了。

李婉兒恍惚一下,以為自己又見到了初見時那個說話難聽,叫她阿姨的小混混。

「是,我就是老,老到都快你那個項凝兩倍大了,怎麼了?又沒礙著你。」李婉兒都沒想到,自己說出來的第一句話會這麼像小女人賭氣。

「原來上有老,下有小,還有這麼個解釋。」許庭生說道。

「嗯?」李婉兒想了想,明白了許庭生的意思,「你……」

「我什麼我,現在該罵的人是你吧?手術拖了多久了?費這麼多周折,就為了給項凝送那件婚紗?今天手術,昨天還跑去辦發布會,大設計師是有多敬業?送婚紗的時候,其實心疼得不行吧?」

「心臟病還這麼折騰,真是白活這麼多年了。」

許庭生扯了扯身上的西服,「這也是你做的吧?我說呢,怎麼量都不量就這麼合身。」

李婉兒板著臉,偷偷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他又穿著她親手做的衣服了……其實昨晚,她就好想看這一眼。

現在她終於可以看了,眼睛里露出來那麼一點兒得意,還有一些回憶的色彩,李婉兒想著,他的第一套定製西服就是我做的,第二套還是……記得那時他連領帶都打不好,記得……

「不是很會賺錢么?怎麼還到哪都是那一身西服,也不怕人笑話。」李婉兒說。

「貴埃我記得那次一下就花了我十好幾萬吧?!你們這些做設計就是會坑錢」,許庭生一句暖心的話都沒有,扯著身上西服說,「對了,你現在這麼大牌了,這套還是以前那個價嗎?」

李婉兒咬牙瞪著他。

面上雖然生氣,但是心裡其實是另一番感受,因為她很確定……自己現在見到的這個許庭生,不是那個年輕的傳奇,是當初的那個小混混。

「好了,好了,你別激動。我醞釀下,說點好聽的。」

許庭生仔細看了看李婉兒,發現她其實很虛弱,嘴唇塗了口紅,但還是有些發紫,就連指甲,也帶著一些淡淡的青紫色。

關於她的病情,許庭生路上就已經跟游清瀾打聽的差不多了,李婉兒身上是先天的心臟問題,病情相對複雜。

這樣的問題拖到三十以後才發現的不多,而心臟手術的風險,往往與年齡成正比。

之前醫生給出過判斷,這手術,做,接近百分之二十的風險,不做……剩下的生命很可能不超過三年。而且要做就要趁早……否則手術本身和術后的風險都會越來越大。

李婉兒拖到如今,風險已經超過百分之三十。

而更可怕的,是她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她在得知病情后做的事,完全就是在了卻心愿,完成未竟的身後事。

若非如此,也許她也不會這個時候就想到要送那套婚紗給項凝。

她是想藉此了斷此生和許庭生的糾纏,把欠他的還上,給他祝福……然後了無牽挂的離開這個世界。

這還談什麼求生意志?

「你哪會說好聽的。」李婉兒鼓了鼓勇氣,孩子氣的看著許庭生說。

「也有氨,許庭生說,「我在想,其實還好當初你不守承諾跑了。」

「嗯?……為什麼?」

「你要是沒跑,真的懷上孩子了,再查出這病,你說怎麼辦?」

李婉兒想了想許庭生的話,是啊,要是當初真懷上了,怎麼辦?

若是事情真的發展到那一步,哪怕她不顧生死,放棄手術,一定要生,都未必能順利度過十月懷胎,生下孩子……也許就連放棄都有風險。

還有,他的意思是,要是我當時沒跑掉的話……那個約定會兌現?

神情怔怔的,李婉兒木然點了點頭,眼淚不由自主順著臉頰滑下來。

門在這個時候突然被推開了。

原來游清瀾一直在外面偷聽。

「對不起啊,打斷你們,我是想問一下,你們倆之間,原來是說好了準備要一個孩子,然後婉兒你跑了……而不是你們有了一個孩子,結果放棄了?」

李婉兒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

「啊?那我一直理解錯了,以前你跟我說,你們本來會有一個孩子,我還以為……你們有過……」游清瀾一臉窘迫和慚愧,看了看許庭生。

許庭生這下知道為什麼游清瀾看他的眼神總那麼奇怪了,還有一次,她莫名其妙說什麼「許總心有多狠,我還是知道的。」

原來她一直存在這樣的誤會。

「我,我之前在機場,還打了……打了他一耳光。」游清瀾說。

「啊?你怎麼……」李婉兒仔細查看著許庭生的臉頰,既和游清瀾一樣慚愧,又多了一些心疼。

裡外不是人的游清瀾低頭走到許庭生身前,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要不,你打回去吧,雙倍也行。」

許庭生看了看她,笑著說:「神經玻」

「嘿」,游清瀾尷尬的笑了一下,放鬆了,隨即又說:「那你們等婉兒手術以後身體恢復了,再把那事辦了吧,生個孩子。」

李婉兒一臉窘迫的瞪著她。

「我走,馬上走」,游清瀾搖手說,「你們聊,我保證不偷聽了。」

她在後退的過程偷偷用力的看了許庭生一眼,眼神中帶著懇求。

許庭生明白她的意思,她在哀求他給李婉兒一個一定要撐過這一關,一定要活下去的理由和希望,不管事實是承諾,還是謊言……

***

連續3天只有一更了……今天周五晚,我努力下,大家明早應該能再看到一到兩章。別等哦,明早看吧。

另外,這本小說應該到不了700章了。一直都說,不喜歡請放棄,但是這次想說:忍我到現在的朋友,陪我到結束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