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三十一章 耳光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那為什麼你化了妝?下午就要手術了」,游清瀾說,「別以為很淡,我就看不出來,也別告訴我,你是化給我看的,或者給那個帥到不行的法國醫生看的。」 「我……你就別笑我了。」 「其實你還...

第六百三十一章耳光

李婉兒用色彩的變化加上許庭生看不懂的設計細節演繹了一嘲空歡喜」。81Δ『Δ』中文Δ網

顯然比許庭生更有鑒賞力的現場觀眾,那些時尚雜誌的編輯們,起立鼓掌。本該謝幕的設計師本人一直沒有出現,但是沒有影響現場掌聲經久不息。

同現場觀眾一樣不知內情的項凝懵懂又喜悅的跟著游清瀾退常

十七歲的項凝,有了自己的嫁衣。

三十二歲的李婉兒,為人作嫁衣,讓另一個女人,去做他最美的新娘。世界上大概不會有另一件事,比這對於一個女人更殘忍。

觀眾退常

許庭生不知該往哪裡去。

艾米帶他到後台。

穿過一群身材火辣的國際模,許庭生看到了游清瀾和項凝。

「我帶項凝去換衣服,再把婚紗包起來……她會是一個漂亮新娘。」游清瀾說完拉項凝轉身,又扭頭,用眼神向許庭生示意側面的一扇門。

也許確如她所說,她在儘力保證不傷害項凝。

項凝笑著,拉開面紗跟許庭生揮了揮手。

很多時候許庭生會想,為什麼,我會把自己置於這種境地。

做,是錯。

不做也錯。

但是人生不就是如此?每個人都在不斷犯錯,不斷後悔,然後繼續犯錯。

他敲了敲門。

門沒開,但是許庭生能聽到人在門裡邊。

「謝謝你。婉兒。」許庭生隔著門說。

良久。

「不用說謝謝,只是我還你。」李婉兒的聲音,裝著很平靜。

「其實你不欠我的。」

「欠,要不是你,我當初就不知道怎麼辦,更不知道會怎麼樣。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成功。是你給了我新生。我欠你的,可是你那麼有錢,那麼成功,那麼,那麼……我不知道該怎麼還。我這樣還,行嗎?」

「我,其實不需要你還的。」

「是我非還不可。」

「……」

「因為我不想永遠有你的影子,不想每天想到你。因為我想自己可以真正坦蕩的跟你說一次,許庭生,兩清了,兩清了……你那麼希望,你說了那麼多次,該我說一次了么?兩清了。許庭生。你開心嗎?」

兩清,為這兩個字,許庭生和李婉兒幾度糾纏不清,也都曾經用儘力氣。這一次,真的兩清了。

「我……」

「你走吧。」

許庭生沒有任何立場可以繼續待下去,如果這是對李婉兒最好的結果,那麼,對他也是。「那,你保重。」許庭生說。

他轉身。

門裡的人說:「能不能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你問。」

「我知道那個小姑娘很好,可是,到底為什麼?」

許庭生想了想說:「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不如我告訴你,我現在正在想的一件事。」

「你在想?什麼?」

「前世,我是否在米蘭見過你。如果見過,為什麼僅僅擦肩而過。」

李婉兒等到他離開,對門說:「如果原因真是你說的那樣。那這輩子呢,這輩子不止擦肩了吧?那好,我等下輩子。」

…………

隔天就是十月七號,返程的機票早已經訂好。

許庭生和項凝連夜收拾了東西。

第二天他們啟程去機場的時候,多了一件行李……一個精美巨大的盒子。

報紙、雜誌、互聯網,無數人都在讚歎、羨慕的那件婚紗,在他們這裡。

黃亞明和韓秀母女還有行程要繼續。

游清瀾和艾米意外的專程到機場送行。

聊了一會,游清瀾讓艾米陪著項凝,然後微笑著對許庭生說:「許總,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好。」

兩個人走出機場大廳,許庭生跟在游清瀾身後,拐了兩個彎,走到兩棟大樓之間。

「許總。」游清瀾停住,轉身看著許庭生說。

「嗯?」許庭生抬頭。

「啪。」一記耳光。

許庭生有些錯愕的看著游清瀾。

游清瀾痛快的笑著,說:「好爽,好痛快。婉兒真好欺負,是不是?」

「千萬別跟我爭吵,默默咽下去。再等等,等臉上紅印沒了再回去……小心被項凝看出來。很怕吧?許總。」游清瀾說話的時候一臉的嘲諷。

「有些事,我沒辦法跟你分辯對錯。」許庭生說。

「是嗎?」游清瀾眼眶紅說,「那什麼叫前世米蘭街頭遇見,也僅僅是擦肩而過?前世……許庭生,如果你是直接告訴婉兒,你不喜歡她,我還會感謝你。可是你太無恥了。」

「抱歉。」許庭生轉身。

「求求你,許庭生」,意外的,游清瀾突然從身後拉住他的衣服,跪在地上,「求求你,許庭生。虧欠你的項凝一次行不行?每個人都已經把最好的一切給她了。」

…………

巴黎醫院,李婉兒一身住院服,眼睛一直看著門口。

聽到腳步聲,她趕緊照了一下鏡子,然後躺下,裝作睡著了。

游清瀾推開門,走到她身邊,俯下身,說:「別裝睡了。睫毛太長的人,不適合裝睡的。」

李婉兒有些尷尬的爬起來。

「別看我身後,沒人……我聽了你的話,沒告訴他。飛機已經起飛了。」

李婉兒說:「那就好。」

「你真的沒期待他能來?」

李婉兒搖頭,「沒期待。」

「那為什麼你化了妝?下午就要手術了」,游清瀾說,「別以為很淡,我就看不出來,也別告訴我,你是化給我看的,或者給那個帥到不行的法國醫生看的。」

「我……你就別笑我了。」

「其實你還是希望他能來吧?」游清瀾說,「明知道這種心臟手術多拖一天,就多一分危險,你還堅持拖到現在。我慣著你,幫你做這些事……是因為醫生告訴我,你需要更強的求生意志。所以我以為,你是在等他來,你會讓他陪你。」

「結果呢?」游清瀾眼眶紅,咬牙氣憤說,「你其實只是在跟這個世界告別,對嗎?你送項凝婚紗,還上欠他的,然後就了無牽挂了,對嗎?」

李婉兒替游清瀾擦掉臉頰上的眼淚,拉著她的手說:「別生氣了,當然不是你說的這樣啊,不用那個人礙…不是你陪我嘛。」

「我陪有用嗎?」

「有啊,有埃」

游清瀾看她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說:「你都聽到了?進來吧。」

許庭生捧了一束花,站在門口。

「對不起,我本來只是想去替你出氣。可是我真的沒看到你有一點兒求生的意志……所以,我把他留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