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九章 設計師專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不能進常」 「……」還有這樣玩的?許庭生和項凝面面相覷。 第四天,艾米拿了兩本國外的雜誌來說:「項凝上街拍雜誌了。」 「她有拍嗎?」許庭生扭頭看項凝。 「街拍嘛,有時候...

第六百二十九章設計師專場

第二天的大部分時間,二人行變成了五人游。

許庭生和項凝這一天本就是準備用來休憩調整的,沒有去發布會的安排,黃亞明手裡託人弄到的邀請要更少一些。

人第一次出國,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再加上語言不通,往往會多一些忐忑,缺乏安全感。巴黎街頭遊人如織,你可以看到穿裙子,塗著鮮艷指甲油的男士,基本沒怎麼穿的女士,各種神器打扮五花八門。

就連一向活潑的項凝都挽著許庭生的胳膊沒敢瞎跑。

許庭生注意觀察了一下那對母女,看她們是否真如黃亞明所說,在家裡關了那麼些年,白紙一張,哦不,兩張。

母女倆相貌很相似,想來韓秀應該沒怎麼遺傳她爹。

順便說,有些人的天生麗質實在是讓人妒忌,當媽的這個雖然缺乏保養卻一點都不顯老,跟女兒走在一起像姐妹遠多過像母女。

她身上有一種如今社會已然罕見的柔弱和矜持,但是一雙眼睛和整個商都讓人很容易察覺,她始終保持著警惕。

只是這種警惕和保護中其實帶有一種決然,一種「哪怕我自己其實也很害怕,可是我咬牙、閉眼,我豁出去了」的感覺。

草原上的野兔如果發現天空有鷹,一貫是撒腿就跑的,但有時因為小兔子就在身後,它們也會勇敢的望向天空,一邊瑟瑟發抖,一邊「不自量力」的預備給老鷹來上一個后蹬。

這種不自量力其實值得讚賞。許庭生對她的觀感還不錯。

韓秀是另一種狀態,她身上保持著年輕女孩的天真爛漫,許庭生可以頻頻在她眼中看到一種光彩,那說明她現在的狀態其實很興奮。

她像個孩子看到了新奇的事物,一方面好奇興奮,想伸手去觸碰,去感受,只是同時又不免害怕,惴惴不安。

這種時候,她就會把目光投向黃亞明……

這目光里包含的是信任和依賴,或許還有一些黃亞明自己說的,崇拜,她的潛意識裡覺得黃亞明無所不能。

「好像小女孩看到大惡魔一樣埃」項凝偷偷湊在許庭生的耳邊說。

其實就連項凝都一直有點害怕黃亞明,這與當初在醫院,黃亞明兇巴巴吼她的那兩次有關,也與黃亞明如今身上始終散發的危險氣息有關。

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善類。

「小女孩看到大惡魔?什麼意思啊?」許庭生貼在項凝耳邊問她,順便輕輕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項小姐耳垂超級敏感,低低的嬌哼一聲,瞪一眼流氓大叔,說:「大人看到惡魔就跑了,小女孩不懂事,還跑過去想摸摸他頭上的尖角。」

許庭生不得不嘆服,項小姐的這個比喻好準確。

韓秀就是那個不知自己處境危險的小女孩,而接下來,就看大惡魔黃亞明是會趁機把她一口吞了,還是選擇蹲下來,讓她摸摸自己的尖角。

黃亞明眼裡滿滿的全是寵溺,韓秀對什麼有興趣,他就上去用自己高考70分,大學三年沒學的英語跟人溝通,配合手勢一個一個的往外蹦單詞。

這種狀態可不像現在的黃亞明,許庭生只在他和譚青靈最初相戀的那會兒見過。

其實男孩女孩戀愛最初,多數男人都會有點兒把女友當女兒寵溺的。只是這種感覺往往被時間和生活瑣碎沖淡。

遇上白紙一般的韓秀,對黃亞明而言大概也算是一種和自己的溫柔重逢。

許庭生這一天都沒和韓秀母女說上幾句話,倒是項凝天生自來熟,很快跟年齡相近的韓秀交上了朋友。

黃亞明懇求她別跟韓秀說自己壞話的樣子,就像小男生追女孩子的時候,總是對她身邊閨蜜也小心翼翼。

…………

第二天開始,許庭生和項凝開始參加一些現場發布會。游清瀾的助理艾米會出現,幫項凝搭配衣服,然後帶他們到現常

人們把盛裝出席當作一種對巴黎時裝周的尊重,這是時尚界的頂級盛事。

然而許庭生並不懂什麼叫做時尚。因為在項凝身邊,他也不好意思怎麼去看模特的胸啊腿啊什麼的,於是變得更加無聊。

他在秀場里睡著了。好在坐的不是前排,好在身邊還有艾米陪著項凝邊看邊聊。

項凝無奈又氣憤的把他推醒。

許庭生狡辯說:「這有什麼可看的,這些衣服難道還能穿上街?」

一旁的艾米回答:「時裝周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可以穿上街的,甚至很多就是各大品牌接下來的主打款式。當然,你說的暫時不能穿上街的也有。那是一種概念,就像概念車一樣,也許不會立即跑在城市的街道上,但是代表了未來的趨勢,而且其中一部分元素很快就會被運用起來。」

許庭生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艾米認真觀察了他一會,確認他是真的什麼都不懂,暗自嘀咕:「為什麼會有人說他滿腦子天才和超前的設計創意?這根本就是連自己的衣服都不知道怎麼穿的傢伙啊1

同時在這幾天里,項凝也如願的見到了很多明星,國內的,國外的,有名的,不知名的,她們竭力裝扮,穿梭於各種品牌發布會的紅毯。

許庭生事後無聊搜索了一下,發現除了國內的一些網站,國外網站和雜誌上幾乎不怎麼出現這些國內紅毯明星的照片……

事實當她們走在紅毯上搖曳生姿的時候,你如果去看兩側攝影師的鏡頭都是偏轉的,很多時候根本沒有人在拍她們。

而她們發布在國內網站或微博上那些「萬眾矚目」,「傾國傾城」的圖片,事實很多是她們自己的助理刻意找角度拍出來的。

當然,也許能夠出席本身就值得誇耀了,娛樂圈不是本就有蹭紅毯一說嘛。

他是這麼想的,結果艾米告訴他,一般的邀請,別說明星了,普通有錢人只要有心,其實都不難拿到。時裝周真正的明星,永遠是模特兒和設計師。

「那有沒有特別難拿到的?」許庭生好奇。

「當然也有。」艾米說。

「可是我看有些小明星,哪個發布會都有她們埃」

「找個熟人通融一下,走一下紅毯……別人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會把你轟下來。然後把紅毯走完,照片拍好,繞到後面,回賓館……她們有時候根本就不能進常」

「……」還有這樣玩的?許庭生和項凝面面相覷。

第四天,艾米拿了兩本國外的雜誌來說:「項凝上街拍雜誌了。」

「她有拍嗎?」許庭生扭頭看項凝。

「街拍嘛,有時候攝影師在路上看見了,覺得感覺正好對,不想錯過,就可能不問,先拍下。一般正規雜誌的話,他們拍完都會過來遞一張名片,做一下自我介紹和溝通的。」艾米說。

這種情況倒是真有幾次,許庭生看情況普遍,也沒有拒絕,誰知結果還真給登出來了。

「這是國外的雜誌,應該沒關係吧?」艾米問許庭生。

「照片里有我嗎?」許庭生反問道。

艾米鄙夷的看他一眼,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說:「你這樣,沒有人會有興趣拍你的。」

「那就沒關係。」許庭生說。

跟著,有點意外,艾米取來了一套英倫風的西服交給許庭生。

「游姐說許總好像萬年不變只有一套高級定製西服,還不怎麼捨得穿……這是她讓人專門給您定製的。接下來的那個設計師專場,她希望你也能穿得隆重一些,好搭配項凝小姐。」

「我?你們有我的身材尺碼?」許庭生好奇道,之前兩次遇到游清瀾,對方都根本沒提過給他也定製一套衣服的想法,更沒有量取他的身材數據。

「你乾脆試試看好了。」艾米說。

試穿的結果出乎意料的合身,出乎意料的好看。

項凝在驚嘆,就連艾米都忍不住頻頻點頭,說:「沒想到許總一旦認真打扮,還真不錯。很迷人。」

許庭生自己,有些失神。這是他的第二套高檔定製西服。

有時候延遲不是我不努力。兩種情況:進不了文字感覺,怎麼寫都是水,或情節面臨抉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