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太毀三觀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處問道。 「哪個牌子都不是,這是一位頂級設計師的個人專常她是我的好朋友,那場我是主秀,所以能給你們排好一點的位置。」游清瀾看著許庭生說。 「哦。」許庭生看了看行程表上那個他不懂準確發音...

第六百二十七章太毀三觀了

許庭生晚飯後約韋恩楊見了一面,因為不放心項凝一個人呆著,又不想帶著她談生意,見面地點就選在酒店大堂,兩個人湊合著喝了杯咖啡。

「就這啊,許總?」韋恩楊進門先跟大堂的兩個洋妞打了個招呼,跟著就開始抱怨。

「你還想哪?」許庭生說,「什麼都沒辦成。」

投資蘋果的事情依然沒有進展,韋恩楊有些鬱悶的表示:「看來你那份傭金我是沒指望拿了,蘋果有兩個可能出手股份的小股東本來我都幫你問得差不多了,結果愣是連著兩把被人劫胡……你說到底是我衰,還是有人在針對你?」

他這麼說就等於把責任推回到了許庭生自己身上,因為兩人都清楚,之前哪次對facebook的投資,許庭生就被人針對了。

但是許庭生很清楚,facebook那回是apple老爸出手,但這一次卻絕不是他。既然不是他,那就是周遠黛了。

「既出手塞班,尋求和諾基亞的合作,也不放棄蘋果嗎?哦,果然是財大氣粗的玩法。」

這次許庭生跟周遠黛玩了一出虛虛實實。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他其實就等著陳倉被發現,而真正要走的,就是明面上的棧道。

按說他這麼弄,一般人十有**要被玩出花來。

但是周遠黛沒有,她根本不理會什麼虛實,虛招實招,她一併接了。這種以力破巧的打法讓人無奈,它建立在周遠黛雄厚的資金和人脈基礎上。

這樣一個周遠黛,怎麼坑?

就因為此,第二天和韋恩楊介紹的幾個華爾街銀行經理見面的時候,許庭生沒敢直接做任何實質意義上的決定,他只傳達了一個信號:許庭生的資金想往華爾街走。

他相信這個信息很快就會傳到周遠黛耳朵里。就看她跟不跟,怎麼跟了。

至此,韋恩楊的積極性已經不太高了,他本就不需要在許庭生這一棵樹上弔死,而今花費了許多精力沒撈著一筆傭金,又把人都介紹給了許庭生,實在難保許庭生真的投資的時候會不會直接繞過他,讓他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段時間你也辛苦了,這樣吧,你在美國找個買家,幫我把《植物大戰殭屍》的海外版權賣了。」許庭生適時掏出了一顆糖。

韋恩楊兩眼放光,「真的?」

許庭生笑著說:「當然是真的。」

「謝謝,我保證價格讓你滿意。」韋恩楊自然明白,這是許庭生對他的補償,或者說是對雙方關係的彌補,因為《植物大戰殭屍》的海外版權,實在太容易賣了。

西方世界對於這款遊戲的熱情甚至要超過國內,就像他們對於末日和災難的熱情一樣。而這些國家的版權保護又做得相對比較好,所以,正版版權的價值也遠超國內。

韋恩楊千恩萬謝的走了,走時心裡還琢磨著:許庭生這人不錯,要不以後他的消息不賣了?呃……萬一出價很高呢?算了,他應該知道我就是干這個吃飯的。該賣還是賣吧。

他不知道,許庭生結交他除了因為他的人脈,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到他這裡的消息,一定會被很隱秘的傳播出去……

許庭生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

隔天下午,許庭生和項凝飛抵巴黎。

按說應該很忙的游清瀾意外親自來接,然後帶著許庭生和項凝一起吃了晚飯。

法餐味道不錯,游清瀾選的餐廳檔次不低,只是每道菜的分量少了點,項凝吃得很歡,吃完一道菜立即眼巴巴的等著下一道……許庭生也餓了,一道菜就那麼一小撮根本不抵餓,只好一樣眼巴巴等著。

游清瀾面前一杯白水,盤子里三四片黃瓜,一個切成四半的黃桃。

「你就這麼吃?」許庭生問。

游清瀾點點頭。

「晚上不餓?」

「習慣了。」

「平常也這麼吃?」

「差不多。」

項凝一口吃掉一塊小蛋糕,說:「唔,我再也不想當超模了。」

游清瀾笑著說:「我再過兩年也不當了,我要把自己吃成胖子。」

「嗯」,項凝說,「到時候我陪你去吃。」

「那說好了。」游清瀾就這麼看著許庭生和項凝狼吞虎咽。

晚飯後,游清瀾對許庭生說:「時裝周期間,稍微上點檔次的酒店都不太好訂,而且有明星入住的話,記者多,出入也不太方便……我自作主張給你們訂了一個家庭式的旅館,是一個法籍華人開的,入住以國內客人為主,不過倒是沒有來湊熱鬧的毯星,你覺得?」

許庭生說:「老闆會中文吧?」

游清瀾點頭。

許庭生說:「那就行。」

他和項凝對於物質條件的適應度都還不錯,只要住得方便就行。

游清瀾開車把他倆送到旅館樓下,接了個電話,說:「我就不送你們上去了。接下來幾天項凝要去的發布會,我都會讓助理過來帶她,其餘時間,麻煩許總自己照顧好小項凝。」

「好。謝謝。」許庭生說。其實相對於時裝周本身,他更樂意帶著項凝走街串巷到處晃蕩……在他關於未來的計劃中,有好多地方要和她一起去。

「這是我助理幫項凝做的行程表。」游清瀾遞給許庭生一張a4紙。

許庭生一眼就瞟見了幾個鼎鼎有名的大牌。

當然,也有些他根本不認識。

「這個是什麼牌子啊?我們還坐第一排?」許庭生指著行程表上的一處問道。

「哪個牌子都不是,這是一位頂級設計師的個人專常她是我的好朋友,那場我是主秀,所以能給你們排好一點的位置。」游清瀾看著許庭生說。

「哦。」許庭生看了看行程表上那個他不懂準確發音的義大利名字,沒再追問,因為問了他一樣是不知道。

游清瀾走後,許庭生很快辦好了入駐手續,和項凝一起把行李搬到房間。

他離開房間去拿剩下的兩件行李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電梯里出來。

那身影看了他一眼,背身就閃。

許庭生追上去說:「黃亞明,你跑個蛋啊?」

黃亞明無奈站住了。

項凝聞聲從房間里出來,走到許庭生身邊。

許庭生說:「怎麼你也來了?」

「許你們高大上,就不許我也來長長見識,看看美女啊?」黃亞明說,「我現在好歹也是娛樂大亨。」

「那你跑什麼?」許庭生湊近說,「你帶哪個小明星來的吧?」

「誰?哪個明星?我看看我認不認識。」項凝在一旁湊熱鬧。

黃亞明堅決搖頭,說:「沒有。」

許庭生不信,笑著說:「你也住這吧?走,去你房間看看。」

「我不住這。」黃亞明狡辯。

「那這是什麼?」許庭生搶了他拿在手裡的房卡,「我去,還是兩張。」

他拿著房卡找到相鄰的兩個房間。

打開第一間,空無一人。

打開第二間……

「兩個啊1

出現在許庭生面前的是兩個女人,因為陌生人突然出現,她們一時間明顯有些不知所措。

這兩個女人一個大概三十七八,一個二十歲左右,都算漂亮,此時身上的衣物質感也都不錯……

但是許庭生還是能從她們略嫌拘謹的表情,慌張的眼神和明顯缺乏保養皮膚等方面判斷,這兩人本身應該是樸實,見識不多的。

換句話說,她們本身原有的生活狀態應該不怎麼樣。

「這什麼情況啊?」

許庭生正有些糊塗加犯嘀咕,就聽房間裡頭,二十歲左右的那個女孩有些緊張不安低聲叫了三十七八的那個一句:「媽。」

「……」

太毀三觀了。

「項凝,閉眼睛,捂耳朵,你先回房間。」許庭生說。

「怎麼了?」

「你先回去,我跟黃亞明有事要聊。」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