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六章 聽許庭生娓娓道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p> 第三遍,還不如第一遍。 許庭生終於知道,其實真正專業的歌手錄專輯有多苛刻。幸運是他原來也就玩票,有一遍沒二遍的,也沒人跟他計較音準,不然不知要遭多少罪。 第四遍結束后他已經有點...

第六百二十六章聽許庭生娓娓道來

許庭生的行程中留給app1e團隊錄歌加上拍v的時間不足24小時,好在一切都是提前協調好的,那邊已經把一切準備妥當,只等他到常81中文『『網

從機場出來,來接的人是app1e和司機,她連助理和經紀人都沒帶,也沒有化妝。

許庭生坐在車上,聽著後座的項凝和app1e聊天,感覺到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跟項凝接觸的時候,app1e身上沒有了之前那種挑釁和賭氣式的親近,變得很自然。倒不是說就全無感覺,但是哪怕就像見到了前男友的現任,有那麼點兒酸,但保持善意,都比原先給許庭生的感覺好得多。

這也讓他坦然、自在了很多。

一歌分成了兩部分,app1e部分的錄製已經提前完成了,據說還是找了一個旅居美國的黃梅戲名家專門先學了好些天才進棚的。

許庭生錄歌的時候,項凝和app1e一起隔著玻璃在外面看。

第一遍,跑了好幾個調。

第二遍,錄音師說還是有兩個地方走音。

第三遍,還不如第一遍。

許庭生終於知道,其實真正專業的歌手錄專輯有多苛刻。幸運是他原來也就玩票,有一遍沒二遍的,也沒人跟他計較音準,不然不知要遭多少罪。

第四遍結束后他已經有點兒想放棄了。

app1e過來跟錄音師溝通了一下,把錄音台上的曲譜都收起來,對許庭生說:「我跟錄音師說了,你不用在意什麼准或不準,也別怕瑕疵,唱出自己的感覺就好……」

許庭生說:「這也行?」

「當然行」,app1e笑著說,「歌是你自己寫的,你說它本該是什麼樣都行。而且我想大家其實跟我一樣,更喜歡聽你的情感……那個味道和腔調。」

「味道?還有什麼腔調?」這個許庭生倒沒有自知。

app1e有些無奈,打開桌上的筆記本搜索了一個網頁,說:「這是你在新岩中學校慶演出之後,一個樂評人寫的短文,你自己看看吧。」

許庭生湊過去看,項凝也湊過來。

這篇樂評往下拉其實還有一行,許庭生瞟一眼,馬上關掉頁面。

「滄桑?有那麼老么,胡說八道。我進去再錄一遍。」

許庭生進了錄音室。

項凝把他關掉的頁面重新打開。

樂評剩下那一句:考慮到他還如此年輕,這種滄桑大概源自特定方面的深刻經歷,比如說,談了很多戀愛,然後被甩了太多次。好吧,應該是很愛過,失去過。

許庭生透過玻璃看見外面兩個女孩一起捂著肚子笑,卻聽不清她們說什麼。

其實,項凝說:「滄桑?我不太懂,不過他好像真的有時候會突然就變成老頭子,然後有點奇怪。不過那種時候,他反而特別心疼人,特別深情的樣子。」

app1e怔了怔,其實她有過相同的感覺,有時候覺得自己在許庭生面前像是被關愛、心疼的孩子,不同的是,每當那種時候,她總會現許庭生心有旁騖。

「他的往事滄桑里……沒有我。卻有項凝?」

許庭生錄完第五遍出來,錄音師聽了一遍回放,說:「可以。」

許庭生自己說:「感覺還差點什麼。」

app1e說:「差了點帶著滄桑的娓娓道來。」

三個人開了一瓶紅酒,許庭生沒幾口就喝掉了其中半瓶。

也許恰如歌曲的原創和原唱陳升,老天爺給他的嗓子不算很好,錄專輯里的時候,歌聲太認真,反而少了些味道,感覺總不如他的某些現場,當他喝茫了,唱到忘我了。

許庭生半醉半醒唱到第六遍,感覺對了。

他唱著:

「恍恍惚惚一瞬間,

黃粱一夢二十年,

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寫歌的人假正經吶,

聽歌的人,最無情,

可我最愛是天然……」

他唱得入了神,前世今生畫面流轉,滄桑嗓音娓娓道來。

項凝聽得失神。

「這人間,苦什,怕不能遇見你;你問我,怕什,怕不能遇見你——你就是因為這個,才這麼早來找我么?」

「許庭生吶,許庭生……世界上為什麼會有一個你,就這麼不講理,喜歡了一個我。」

app1e一樣失神,但她停在另一處:牡丹亭外雨紛紛,誰是歸人說不準。是歸人啊?你說分明,你把你把我心放哪兒?

「這明明是我想說的話啊,許庭生。」

許庭生錄完出來。

錄音師問他要不要自己聽一遍。

許庭生說:「不用了。」

他知道剛剛那一刻的感覺是對的……而且無法再捕捉一次。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做不到更好,甚至覺得,自己剛剛應該越了前世陳升在專輯里的揮……雖然未必能過他某一次現場慵懶的演唱。

趁著酒意直接換了場地,許庭生把v也拍了。

因為時間有限,場景很簡單,一個小茶館,app1e是舞台上唱著《女駙馬》,不知名的黃梅戲演員,許庭生是角落方桌邊唯一的看客。

萍水相逢,聽一曲,和一曲,然後就此別過。

整個錄製只用了六個小時不到,比預計的時間節約了不止一星半點,項凝玩興未竟,在錄音室里自己興緻勃勃的瞎哼瞎唱。

錄音師很盡責的錄著,表示可以替她刻一張光碟。

許庭生和app1e隔著玻璃看著她撒歡。

app1e某一刻偏過頭,看到許庭生的側臉,看見他的眼神全在裡頭那個小女孩身上,那眼神里有光彩,他笑著,一臉的寵溺。

「公司拿到你這歌后開會分析,總監說裡面涉及的古典戲曲有《女駙馬》、《枕中記》、《牡丹亭》,然後大家都困惑,為什麼它偏偏叫做《牡丹亭外》。」app1e問許庭生。

「《牡丹亭》結局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而這歌說的東西,在牡丹亭外。」

app1e愣了愣,「所以你真的錯失過某個人嗎?為什麼我不知道,是高一,高二?」

許庭生沉默片刻,笑著說:「寫歌的人,假正經。」

「意思就是,瞎編的?」

「大概是吧。」

許庭生和項凝離開錄音棚的時候,app1e追上來問:「你確定v可以播嗎?我的意思是,你現在真的打算露臉了?」

「別打上輪迴這個符號,也不用太刻意去在意這個」,許庭生說,「我本身已經不可避免是公眾人物,這樣露臉沒準反而能減少一些單純對我事業方面的關注。而且星辰做的其實是客戶基礎的生意,老闆業餘玩票如果可以幫著攢人氣,挺好的。」

「嗯。」app1e說,「謝謝。」

經常有讀者提,不如你最後寫這是一場夢吧……

我一向逃避回答很多問題,但這個可以回答:我不。絕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