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四章 看電影,談戀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去倒也不是沒可能,只是他從未想過罷了。 「去么?」項凝眯著笑眼追問,跟著用口型說,「師生戀哦……白天一本正經給我上課,還要小心被老師和同學發現……晚上回家就……哎呀,好流氓,好好玩。」 ...

第六百二十四章看電影,談戀愛

曾經,項凝對許庭生說過這麼一句話:只要你不選忘情水,我永遠都會給你後悔葯。

如今是在許庭生剛剛逃避了一場訂婚之後,心有寬闊海洋的項小姐給他送後悔葯來了,而且怕葯苦,還在外頭裹上了蜜。

「你吃這個嗎?核桃,我都拿鎚子砸開了。」

「這個呢?桃,洗過的。」

「芒果切好了。」

「無花果吃么?」

「剝好的柚子,還有石榴。」

課堂上的假專註終究還是沒保持太久,項凝開始從她的雙肩包里變戲法一樣往外掏東西。水果、零食,都是洗好剝好了的,拿塑料小盤裝了,覆上了保鮮膜。

很快,許庭生和她所在的那半張桌子就擺滿了東西,大概……可以開野餐會了。

「這也太會疼人了埃」

「就是,許庭生夠幸福的埃」

「小姑娘真可愛啊1

旁邊一圈小話不斷,與之相伴的還有各種笑聲。

所以,項小姐其實就是來約會的。

許庭生不吃不行啊!

剛吃了一點東西……抬頭,發現老教授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下來了。

「咳。」老教授咳嗽一聲,拿眼睛瞟了瞟許庭生,又看了看項凝。

被拆穿了。

項凝看看許庭生,又無辜的抬頭看著老教授,特別誠懇的說:「教授,您辛苦了,吃水果。我剛剛還在問他,您可能喜歡吃哪一樣呢……」

教室里剛剛還陪著緊張的一群人,一下笑翻了。這……小臉皮兒厚的,實在是太可愛了。

老教授表情無奈,一手揉了揉眉頭。

另一手把一顆葡萄扔進嘴裡咂了咂味道,立即又拿了第二顆。

「咳。」老教授輕咳一聲,把桌上那盤葡萄端了轉身就走。

「這個就當沒收了啊,還真有點累了。」回到講台上坐下,又往嘴裡扔了幾顆,叨咕了幾聲味道不錯,教授抬頭看了看講台下學生,「都愣著幹嘛,吃東西礙…反正那麼多,許庭生也吃不完。」

這話剛落。許庭生前後左右熟悉一些的同學手就過來了。

「可以吧?」李興民好歹想起問了一下項凝的意見。

「可以,可以……很多呢,大家都吃。」項凝說。

於是,人群就擁過來了。

很快,許庭生面前只剩一片狼藉。

項凝心情不錯,打了一圈招呼后坐在許庭生身邊問他:「這些都是你們班同學嗎?」

「一部分是,還有一些是另外兩個班的。」許庭生回答。

「三個班才這點人啊?都跟我們一個班差不多。」項凝有點困惑。

「很多人沒來上課。」許庭生解釋。

「都逃課的嗎?」項凝是習慣了許庭生經常逃課的,她以為大家都一樣呢。

「不是,都請了假的,實習找工作」,許庭生說,「我們是師範類,以後要當老師的,所以很多同學為了以後找工作,都會提前去一些有崗位需求的學校實習,幫忙代課什麼的……其實就是為了先跟學校聯繫好,以後應聘佔個先機。」

「哦……」項凝點點頭,「那你為什麼不去實習?」

「我?我去哪實習?」

「我們學校礙…我們班。」項凝眼睛放光。她高二報了文科班,勉強呆在次重點,許庭生真要去倒也不是沒可能,只是他從未想過罷了。

「去么?」項凝眯著笑眼追問,跟著用口型說,「師生戀哦……白天一本正經給我上課,還要小心被老師和同學發現……晚上回家就……哎呀,好流氓,好好玩。」

「明明就一點都不好玩。」許庭生痛苦說。

「去嘛。」

「不去。」

「人家,就是想每天都看到你……好好跟你談戀愛。像現在,一個星期才見一次,都不知道你會不會被別人搶走了……」項凝開始裝委屈。

「不許裝可憐……我去了你就更不學習了。」許庭生堅決否決。

下課鈴響。

許庭生把項凝的雙肩包往背上一搭,拉著她第一時間衝出教室。

他怕被圍觀,但是很顯然,有興趣看一下許庭生的女朋友到底是哪路神仙的人一點不少,而且有的沒課,已經提前在外面堵上了。

「哇,你是招惹了多少女孩子啊1項凝一路感慨著。

許庭生好不容易才帶著她一路尷尬的離開了人群。

「走,送你回家。」許庭生說。

項凝站在原地不動,搖頭說:「不要。我要跟你去餐廳吃飯。」

「啊?」許庭生說,「你不怕剛剛那樣啊?」

「我不怕啊,你怕呀?是不是其實你在學校有別的女朋友?」項凝一看就是被陸敏教壞了。

許庭生被這麼一堵,沒轍了,只好帶著她去了餐廳。

「哎喲,庭生,這是……女朋友?」

「啊,是。」

「哪個學校的啊?」

「啊?你說什麼,對不起我沒聽清。」

「……」

「這位同學,請問這裡有人坐嗎?」

「沒有……我靠,班長,這麼熟你裝什麼陌生人啊?」

「嘻,我來近距離觀察一下。看咱們班女生都輸哪了。」

「……」

同學、校友們折騰幾下也就算了。

「牛副校長好……哎,你一個堂堂校長,你湊什麼熱鬧?」

「關你p事」,老牛推開許庭生說,「小姑娘,多大啦?」

「十七。」項凝笑聲說。

老牛轉頭瞪許庭生,「你個禽獸……這,高几啊?」

「校長爺爺,我高二。」項凝代答道。

「好,以後記得考咱們自己學校埃別嫌差,咱們學校這幾年,錄取分數可是蹭蹭的長著呢。來了爺爺罩著你。」老牛恬不知恥的說。

「嗯,我努力。」項凝應道。按她現在的成績,對上如今每年錄取分數蹭蹭往上漲的岩大,確實還是需要努力一把的。

「沒事,先吃飯。實在考不上爺爺給你想辦法……再不行,咱們還可以讓許庭生給學校捐個樓什麼的嘛。」

「……」

這也許是許庭生這些年來吃的最艱難的一頓飯了。

原本興緻勃勃的項凝也被故作圍觀的人群弄得有些發慌,一個勁嘀咕著:「哎呀,許庭生,跟你談戀愛好嚇人啊!還好我沒跟你一起上大學……」

說歸說,飯後她還是拉著許庭生在學子廣場散了步,又陪他去了圖書館。

「這下你不遺憾了吧?以後等我讀大學,你也要來陪我哦。」圖書館門口,項凝說。

一下又恍惚前世。「好。」許庭生說。

許庭生晚上九點多才開車把項凝送回家。

隔天就是周末。

項凝不知從哪借了一堆電影碟片回來,接下來兩天,就坐在沙發上,一部接一部的看。

她看義大利電影,對正在拖地的許庭生說:「哇,義大利人超過一半的簡訊都帶有愛字你知道嗎?好浪漫啊!你還說比你浪漫的人很少呢。」

她看著《芝加哥》,決定學一段舞蹈,結果摔到p股腫了半邊。

然後很快在文根英演的《我的小小新娘》里找到了安慰,因為片子里文根英的角色就是被嘲笑p股兩邊不平,一邊大,一邊小的。

也許因為這部電影本身描述的就是大學實習期的男主和高中女主之間的感情,項凝特別鍾愛,看完立即又開始看第二遍,還硬把許庭生叫過來一起看。

許庭生看著無聊又走不開,只好躺在她腿上閉目養神。

項凝也不介意,一邊看,一邊自己細細碎碎的叨咕:

「男主頭太大了,沒有你好看。」

「女主好可愛啊,臉圓圓的……不過我比她高一點。」

「你看他們跟我們好像埃」

「你看,你看這段,男主都去女主的學校當實習老師了呢,還給她上課。太好玩了。我也要……許庭生,你就說去不去吧?許庭生……哎呀,你居然睡著了?1

看來項小姐對許庭生去岩州中學實習這事真的挺盼望的,許庭生決定考慮一下。

片子看了一部又一部,許庭生終於按捺不住好奇,問項凝,「怎麼突然想起來這麼瘋狂的看電影了?」

「學習談戀愛啊,陸敏說了,我都不會談戀愛,這樣是不行的……要多學,看電影就可以學。我的小小新娘還是她給我推薦的呢。」

許庭生指著屏幕上正在放的一部恐怖片說:「這個也算?」

項小姐表示:「這個借錯了,不過還挺有趣的。」

當晚,許庭生睡到迷迷糊糊,隱約聽到耳邊有人在「嗚……嗚……」學鬼叫,跟著,突然有尖尖的東西戳到他臉上……

條件反s,許庭生一掌就給人拍飛了。

「許庭生1

許庭生開燈,看見項小姐造型詭異,十個手指頭戴著尖尖的妙脆角……滿臉憤怒又可憐兮兮的坐在地板上,「你打我,嗚……我p股好痛……這下更不對稱了。」

「兩邊各摔一下,應該是對稱了吧?」

「……,是同一邊。」

「誰讓你突然跑過來的……我又不知道是你。」許庭生辯解。

「嗯?不是我還能是誰?你在睡覺唉,許庭生。」

「我錯了,我錯了。」許庭生連忙避開話題,下床把人抱回來,「可是,你學談戀愛,也不能跟恐怖片學啊1

說著,許庭生咬掉了她指頭上的一個妙脆角……

項小姐一股腦兒把剩下九個全給他塞了進去。

再睡,項凝已經沒辦法好好躺著了,想趴著睡吧,又怕壓壞了好不容易有點成長的小胸脯。她只好側著睡,半邊身在倚在許庭生懷裡。

「p股好痛。」她在許庭生懷裡說。

「那怎麼辦?」

「你給我揉揉。」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