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大四的開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看你精心打扮,目的恐怕沒那麼簡單吧……我還不了解你么,項小姐。 項凝有個很可愛的地方,就是她總是得意自己好有「心機」,好厲害,可是她的「心機」,實際總是會被輕易看穿。 課堂上不斷...

第六百二十三章大四的開始

其他人不知道,許庭生在談論的事情其實一點都不遙遠。8Ω1中Δ文網2oo7初露崢嶸,2oo8徹底大爆,下一次經濟危機,又叫美國次貸危機或者金融危機。

而他所說的那些做法,關於cdo,cds,保爾森、史蒂夫·艾斯曼和邁克爾·巴里們此時其實就已經開始做了。

他們與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背道而馳,他們將被嘲笑,將承受巨大的壓力,然後在華爾街的一片哀嚎中賺得盆滿缽盈。

如果依靠正常的展率,許庭生在未來三到五年內擊潰周遠黛,消除威脅的可能幾乎是不存在的。

兩者的資產和實力相差太遠了。

如果說許家正在成為一頭大象,那麼周遠黛就是一頭堪比哥斯拉的遠古巨獸。

「她要控制我的一切。」有很多事情許庭生都還不能確定,但這一點,其實已經無比清晰。周遠黛連他的婚姻都要干涉,甚至用項凝的人身安全做威脅。

對於許庭生而言,自由誠可貴,項凝價更高,高過生命……而周遠黛似乎要將這兩者一起剝奪。

當她的人從項家無聲無息掠走咚咚,倒提在手,然後拍照給許庭生,暗示如果許庭生不聽話,他們可以輕鬆對項凝做一樣的事的那一刻……許庭生其實就已經有了把她釘上火刑架的動機。

而且,周遠黛對許庭生說過一句話,她說:你的時間不多了。

不多的時間裡,完全擊潰周遠黛的機會只有這一個。不是許庭生跟她對賭……因為許庭生不夠格。他要做的,是誘導周遠黛一步步踏進來,跟整場危機對賭。

沒有人能跟這場危機全力相抗,十個比爾蓋茨都不夠,周遠黛……應該也不夠。許庭生大膽假設她的隱藏財富其實過比爾蓋茨,過許多。

但是在接下來的這場危機中……

通用汽車,破產;

世界通信公司,破產;

資產總額過3ooo億美元的華盛頓互助銀行,破產;

擁有15o余年歷史,資產總額過6ooo億美元的全美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破產;

排名世界前十,國際性跨國保險及金融服務機構集團,資產總額過萬億美元的aig,幾乎破產。

那一年的華爾街,就是一個級大墳抄…它足夠埋葬一切。

酒桌上換了不知第幾個話題,五個人一邊聊著天,糊塗了又清醒,清醒了又糊塗,喝到很晚。中間許庭生還起身又去廚房炒了幾個菜……

他剛剛說的那些,很快就被忽略了,就像許多人在酒桌上吹過的牛一樣。

連許庭生自己都感覺自己更像是在吹牛。

其一,他其實沒有把握誘導周遠黛徹底入局,對方對他不可能沒有警惕,言聽計從。而要設局,許庭生自己就必然要深陷其中,甚至賭上一切。

其二,許庭生其實決心未下。若可以不用走到那一步,他堅決不想走。

前世,那場危機僅在美國就造成無數企業破產,數百萬人失業、破產,流離失所,甚至丟掉性命……波及世界造成的破壞更是難以估量。而且這種影響和破壞,是長期而且全方位的。

這一次,如果許庭生刻意誘導,引周遠黛入局,通過引爆她的巨大財富加劇危機……那它很可能就是一場真正的級大殺戮。

「我不曾手刃一人,而天下無數人因我而死。」

…………

隔天,老金和小金山準備回并州。

方如鯉母女倆蒙金家一段時間庇護和照顧,專門趕來送行。

上車前,小金山轉身對方如鯉說:「喂,臭魚,回家了就開心點,然後好好讀書,別老愁眉苦臉的,什麼事情都會過去的……」

「嗯。」方如鯉點頭,眼睛里有些不舍。

「還有」,小金山說,「去了新學校,心態放好,普通學校也是學習的地方啊,你看項凝小嬸嬸,我許叔那麼有錢,她也就穿普通的衣服,讀普通的學校……最後還不是一樣那麼厲害?1

這小鬼講起大道理來倒也不差,只不過最後一句,明顯硬加上去拍馬屁用的。

項小姐深表贊同,剛準備誇他說的好,小金同學已經切換風格了。

「被人欺負了打電話給我……我帶人來把你們學校平了。」他說。

方如鯉說:「屁,我才不會被人欺負。」

「也對,你那麼潑。」

「明明就是勇敢。」

「那也行吧,省得我興師動眾」,小金山說,「不過有件事我還得強調下。方如鯉,你可千萬不能早戀礙…你還小你知道嗎?」

「呸,我才不會早戀。以為都像你跟……那個誰啊,死變態。」方如鯉說。

「那我就放心了。」小金山嬉皮笑臉,左右看了看,走近些小聲說:「說好了等我長大的,你可不能紅杏出牆啊1

方如鯉一下有點窘迫,梗著脖子說:「誰,誰說要等你啦?我可沒說過。」

小金山攤了攤手說:「這個沒所謂,反正遲早的事。你不紅杏出牆就好。」

「對了」,小金山不等方如鯉答話,換了個很鄭重的表情繼續道,「你這幾年青春期你知道嗎?所以,多吃飯,多運動……」

「嗯?」方如鯉有些困惑。

小金山偷偷拿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不遠處的項凝,然後挺胸,對方如鯉說:「你可要好好育啊,別最後搞成跟項凝小嬸嬸一樣……你要是那樣,我以後可怎麼辦?」

方如鯉在揍小金山,項凝過去調解,問怎麼了……然後就變成她們倆一起揍小金山。

…………

老金和小金山回并州了,方如鯉和項凝開學了,付誠在盛海一家公司拿到了實習機會,準備開學後過去……總之,許庭生、付誠、黃亞明的大四,開始了。

本來譚耀也是。

大四開學之初的這段時間並不好過,張寧朗和6旭知道了譚耀的離去,6o2沉浸在悲傷的氣氛中,學校經歷了床單事件。

很快,除了一心考公務員的,其餘同學都開始為了找工作四處奔波。大四的自主實習,很大程度上就是在為找工作做準備了。學校也很體諒大家,但凡請假,幾乎一律綠燈放行。

能保持全勤上課的人越來越少,許庭生是其中一個。他每天上課、吃飯、回寢室,去圖書館……準備儘可能的好好珍惜這最後一段時光溫柔流逝的日子。

那是下午的最後一堂課,中文系師範類的兩個班和一個文秘班一起上的大課。總共來了大概不到一半人。許庭生坐在倒數第三排,除了偶爾抬頭看兩眼講台上的老教授表示自己有在聽,大部分時候專註的想著畢業論文題目。

騷動的聲音傳來。

老教授說:

「同學,遲到了沒事……可是應該跟我打個招呼,而不是偷偷往裡鑽。你走的還是前門……是覺得我已經老眼昏花到這個程度了嗎?」

「同學,你是這個班的嗎?看起來不像哦。」

班上的同學在笑。

許庭生好奇,抬起頭,「我去。」

項小姐白衣,短裙,運動鞋……背著粉色雙肩包俏生生的站在教室門口。除了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很明顯還是刻意打扮過的。

「這是什麼情況啊?不用上課嗎?」許庭生剛在想應該怎麼辦。

教室前方。

站在門口的項凝有些害羞的笑著,對教授鞠躬說:「教授好,我不是這個學校的。我來……找,那個人。」

她指了指許庭生。

教授自然是認得許庭生的。

「找他?所以你是打算……」老教授笑得意味深長。

項凝搖頭,「不是,不是約會。是因為……嗯,是因為他總說教授您的課上得特別好,還經常給我轉述您說過的話,所以我就特別想來聽一次……可以嗎?教授。」

「呃,這個……咳。」大學課堂本就沒那麼規矩森嚴,蹭課是平常事,值得開心的事。被如此漂亮可愛一個小美女這麼直接的在這麼多人面前表達崇敬……老教授好不容易才把欣慰和得意藏祝

「進去吧。」教授裝作平靜,低頭看著書本,「隨意」的揮了揮手。

「謝謝教授。」項小姐低著頭走到許庭生身邊坐下,假模假式的拿了筆和筆記本放在桌上,雙手托著下巴傾聽。

老教授連聲音都清亮了。

「怎麼突然跑來我學校了,你不用上課嗎?」許庭生也只好裝出認真聽課的樣子,目不斜視道。

「下午後面兩節都是副科,我跟老師請假了」,項凝說,「就一次嘛。你都大四了,還沒有女朋友陪你上過大課,去過餐廳吧?我聽6敏說在大學不談戀愛很可憐的,所以……來幫你彌補遺憾呀。」

其實她心裡還想說:訂婚你都借口躲掉了,我再不好好表現,好好努力,我是笨蛋么?不光要好好表現啊,6敏還說了,要宣誓主權,讓一切潛在的狐狸精都消亡在現形之前。

許庭生心想的則是:慚愧,其實叔叔前世談過了,還不止一次。不過看你精心打扮,目的恐怕沒那麼簡單吧……我還不了解你么,項小姐。

項凝有個很可愛的地方,就是她總是得意自己好有「心機」,好厲害,可是她的「心機」,實際總是會被輕易看穿。

課堂上不斷有人裝作不經意在偷看項凝。畢竟這裡是岩大,而她身邊的那個男生,可是溪山塔下許庭生啊!被認為如果岩大辦校慶,可以直接以在校身身份成為重要嘉賓,成功校友的存在。

其實項凝以前是來過岩大的,只是沒有像現在這麼公開,更沒有直接以許庭生女友的身份出現……所以,這是大新聞。

許庭生大概已經能預料待會下課的場景了。

下午下班回家有點困,想眯一下,結果直接睡到現在……據說叫都叫不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