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墳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李二的兒子買一份人身意外險,你交錢,然後受益人是你……這是不允許的。」許庭生說。 「廢話,那要是這都允許,還不天下大亂了?買一個,幹掉一個。買一個,幹掉一個。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誰。」老金插話說。...

第六百二十二章大墳場

「對了,庭生,cdo是什麼玩意?」黃亞明突然問許庭生。

「我也想問。」老金說。

「你也問這個?」喝了兩杯紅酒的小金山暈乎乎的抬頭看著他爹說,「是英語礙…你懂嗎?你拼音都不會。許叔,這種問題咱們倆聊,我跟你說,我那個英語家教胸特別大……」

老金一巴掌給他拍成了靜音模式。

「你哪聽來的這個?」許庭生反問道。

「有個叫韋恩楊的混血,說認識你,他找我們,向我們推銷這個」,黃亞明說,「對了,他還說,華爾街很多投行都在做這個。」

「這王八蛋還真是無孔不入,什麼都干。還好他不是軍火商,不然沒準就世界大戰了。」許庭生搖頭說。

韋恩楊大概是做著華爾街銀行的中間商,先前也向許庭生推銷過這個,許庭生要他幫忙搞定蘋果再說。沒成想,他連老金和黃亞明都找上了。

「那你怎麼說的?」許庭生問道。

「我說老子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鬼……而且從來不聽想賣我東西的人跟我介紹這是什麼東西。然後讓他滾蛋了。」黃亞明說,「我現在問你,也就是純粹無聊加好奇。」

「這玩意挺複雜的。」許庭生說。

「不會其實你也不知道吧?哈……」喝多了的小金山又來勁了。

許庭生照老金樣,一巴掌給他拍成靜音模式。

「還好臭魚沒看到……」小金山揉著自己的小腦瓜,可憐兮兮道,「我遲早被你們拍成白痴。」

「擔保債務憑證,collateralizeddebtobligation,簡稱cdo,我們金融系專業課上學過。要展開的話,確實像庭生說的,很複雜。」專業出身的付誠在旁邊插了一句。

老金和黃亞明要表情證明自己什麼都沒聽明白。

「這樣吧,我把它簡化,舉個例子跟你們講」,許庭生想了一會兒說,「你們都知道房貸吧?住房貸款。」

「廢話。這年頭,你問八十歲老太太都知道。」老金說。

「我以為你們土豪用不著,不會知道這個呢」,許庭生笑著說,「房貸裡面呢,包括買房本身未付的本金和利息兩部分,一般數額不小,周期也比較長。然後一般情況下,房子本身就是抵押物。」

「現在,比如我是銀行。」許庭生指了指自己,接著說:「然後呢,老金今天買了一套房子,跟我辦了住房貸款,周期是三十年。我作為銀行,雖然有錢賺,但是嫌這樣資金回收太慢。為了快速回收資金,就把他的房貸拿出來做成房貸抵押證券,再找一些機構擔保……然後拿出來賣。這就是cdo了,是一種抵押貸款擔保債務證券。」

「哦。」黃亞明說。

「你買嗎?跟銀行分享收益。」許庭生問他。

「那有閑錢的話,沒問題埃反正穩賺不賠。老金哎,他會還不起房貸嗎?」黃亞明爽快的回應。

「沒錯,如果知道這個人是老金這樣的土豪,我想很多人都會願意買。但是我,銀行,會這麼老實吃虧嗎?我不會單賣的,我會用打包的方式出售……比如一次打包一百份房貸,其中有的是老金這樣的土豪老闆,有的做小生意,有的是老師、公務員……總之我拿各行各業,各種人的房貸做基礎,做出來cdo,分幾個等級定價,然後拿出來賣。你還買嗎?」

許庭生看著黃亞明,笑眯眯問道。

「收益大不大?」黃亞明問。

「各等級不同,風險越高,收益越大。當然,目前看來都還不錯,至少在美國,它現在確實大行其道。」許庭生說道。

「什麼情況下我會虧?」

「貸款購房的人裡面,有大批人違約斷供。而且還要銀行收回房子賣不出去。」

「你的意思是,很多人房子不要了?」

「不要了。不單房子不要了,連同之前付的首付,還過的那部分錢,全都不要了。」

「那我就放心了,」,黃亞明說,「買唄,可以買。」

「為什麼?」許庭生繼續問。

黃亞明看他一眼,有種多此一問的意思,但還是解釋說:「美國那邊的事情我不了解,反正拿咱們中國的情況來說,房價正唰唰的漲著呢……一百個人裡面,我也沒見過一個捨得斷供,房子不要了的。」

「好像是這樣……其實美國現在的情況也差不多,政府調低利率鼓勵購房,房地產市場很熱。」許庭生說:「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有人因為失業、破產,不得已斷供,雖然捨不得,還是不得不放棄他的房子呢?」

「就算有,一個兩個的,也虧不了什麼吧?再說銀行還能把房子收回來賣呢。」黃亞明說:「做生意,哪樣沒有風險?這就已經算風險很小的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買?」許庭生再問。

黃亞明被他問得有點毛骨悚然,猶豫一下轉問付誠:「專業的,你覺得呢?」

付誠想了想說:「就目前看,我想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跟你想法一樣。包括我。」

「那就買唄,嚇唬誰啊?1黃亞明說,「反正,現在就是舉例嘛,真要買的時候,拿主意還得是你自己。」

許庭生勉強笑了一下……這個主意並不好拿。

「這樣,我再跟你們說另一種東西吧,它跟cdo是相對的,一般情況下,如果沒有人造假干預,cdo漲,它就跌,cdo跌,它就漲。」許庭生說。

「什麼玩意?」黃亞明問。

「cds,信用違約互換。一般拿來對沖規避風險,或者……」

「或者什麼?」

「做空。」

「……,怎麼玩?」

許庭生稍作思考,對黃亞明說:「那這樣,我們把剛剛的例子繼續下去。現在進行到,你買了很多cdo。」

「嗯,然後呢?」

「然後,比如說,小金山吧」,許庭生指了指趴在桌上的小金山說,「小金山現在覺得,你手裡的cdo會變成一堆廢紙……於是,他決定做空你。」

「那是因為他喝醉了吧?要不就是被你們拍傻了。」黃亞明笑著說。

「都行,反正他現在就是覺得你手裡的cdo會變成一堆廢紙了,決定做空你……於是,他會去找一家銀行或者保險機構,替你買一份保險。這份保險,就是我剛剛說的cds。」

「什麼情況?」黃亞明說,「我這聽糊塗了。他憑什麼替我買保險,受益人是誰?」

「問的好。如果是我們平常接觸的保險業的話,比如你現在突然跑保險公司去,要給學校門衛李二的兒子買一份人身意外險,你交錢,然後受益人是你……這是不允許的。」許庭生說。

「廢話,那要是這都允許,還不天下大亂了?買一個,幹掉一個。買一個,幹掉一個。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誰。」老金插話說。

「對,但是我剛剛說這個cds,它就允許。小金山替你手上的cdo買保險,手續費和每年的保費,他交。你手裡的cdo如果變成廢紙了,賠錢了……銀行和保險機構,賠他錢。」許庭生說。

「要通過我嗎?」黃亞明問。

「不用。」許庭生說。

「我去……合著這玩的是我,卻跟我一點關係沒有啊?」

「就是這個意思。他連認識你都不需要。你們倆唯一的聯繫,就是生死貴賤……完全相對。你虧死,他賺死。你賺死,他虧死。」

「別鬧了,按你這麼說,這根本就不是保險,是……」

「是什麼?說。」

「賭博。」

「bingo,說對了。」許庭生深呼吸,「這就是一場賭博,而且是一場可以無限擴大的超級大賭。他不單可以賭你,也可以賭張三李四王二麻子,賭任何一個人……只要有銀行或保險機構願意賣,只要他有錢交保費,他甚至可以賭整條華爾街。」

許庭生說完,目光環視桌上每一個人,其中冷冽……彷彿他真的馬上要下注做一場世紀大賭。

「那得多少錢啊?」老金似乎有了興緻。

「cds,本身自帶10至20倍槓桿。也就是說,因為在現金付出上,你只需要交每年百分之幾的保費……所以,如果你手裡有十億,膽子夠大,判斷周期夠短的話,你可以……賭別人手裡一百億,兩百億。

問題是你的資金得能撐到你賭贏的那天。還有,賣給你cds的那個銀行或保險機構不能破產了,它要是破產了,你贏再多也沒用。沒人賠錢給你。」

許庭生說完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仰頭幹掉。

老金看著他,突然笑著說:「你激動了。」

「是哦,不是舉例子嗎?」付誠也看著許庭生。

「我靠,你不會想來真的吧?」黃亞明一下站起來說,「別鬧啊,咱們現在錢賺得好好的,別玩這麼刺激。說好了,cdo咱們不買,cds,也不買……愛誰誰,咱們管自己踏實賺錢。」

許庭生想了想,點了點頭。

「咱們說真的啊,庭生,你別嚇我」,黃亞明還不放心,繼續道,「你說的意思我聽懂了。別欺負我大學沒好好讀書,我高中也是認真學過歷史的,cds真要到你說那個贏法,贏那麼大,除非……」

「除非什麼?」許庭生問。

「經濟危機啊1黃亞明道。

許庭生燦爛的笑了笑。

「我說著玩的。我生平不愛賭,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連麻將都不會。」

事實上許庭生真的在猶豫……而且蠢蠢欲動。

他知道,周遠黛給自己的時間不會太多了。而且她的資產實在太豐厚,實力真的太強,只是露出冰山一角的軟金,正常情況下就足夠許庭生啃上好幾年了。

而像塞班這樣的一個坑,周遠黛哪怕掉進去再深,也不過是隔靴搔癢而已。她有足夠的空間可以轉身。

許庭生怕自己沒有機會慢慢發展,也不敢寄望周遠黛會突然好心放過自己……

他唯一的機會,也許只有一次的機會,是設一個驚天大局,挖一個超級大坑……一個可以讓螞蟻埋掉大象的大坑,一次性將她埋葬。

許庭生要給周遠黛找一個超級大墳抄…比如,次貸危機,華爾街。

然而要她徹底入局,不被識破,何其困難。

***

很多東西往往寫深了就會被罵亂編。

關於2008美國次貸危機,cdo,cds,我都嘗試用最簡潔明了的方式去介紹了,至於意圖,大家自然也看的出來。

當然,這也造成我的說法其實是不夠準確,甚至有錯誤的。書友里比我懂行的估計很多,請別介意,另外跟我一樣小白的呢,咱們就大概理解下吧,大家可以回看下做空工具cds那段。

還有,咱們國家cds好像也放出來了……當然,弟兄們可不能真去賭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