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悔我恨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酒後,被那種痛心侵略心頭。 他們往往以為如果自己足夠努力,等一天擁有的足夠多,就有勇氣,有機會,開口叫她回頭。可惜他們大多最後發現自己是錯的。 ………… 又一天後,各中小學開學...

第六百二十一章你悔我恨

雖然古話說溫柔鄉是英雄冢,但是事實有哪個英雄願意心無所系,身無安歇處?

男人都需要一個溫柔鄉。不論他成功,失敗;強大,軟弱……這個國家正處在一個對男人只有責任和要求,缺乏寬容和理解的時代。

所以,一個溫柔鄉,一個善解人意,懂得溫柔呵護的女人……難得又珍貴。

「付誠,你要相信自己,別那麼大壓力。我和念念都相信你……你一定能照顧好我們的。我們倆會很乖,也會照顧你,體諒你,一直喜歡你。」

方雲瑤給了付誠安慰和鼓勵。

也隱晦的說破了癥結所在,許庭生和黃亞明這些人也許沒有直接給付誠壓力,但是幾乎完全改變了他的周邊環境,他的生活……他的眼界太高了,於是對自己的要求也變得很高。

這讓付誠困頓,迷茫,疲憊。

好在他有一個那麼好的女人。

第二天,付誠給盛海和西湖市的公司投了一堆簡歷,謀求一個實習機會。

「要是有人要我了,你得借我輛車。周末好回家。」付誠對許庭生說。

「好。」許庭生說。

從這個角度來說,其實付誠比黃亞明要幸運得多。

…………

已經快跟娛樂版重疊的財經版最新新聞,近期的網路焦點人物張興科帶著他的舊部,也是新軍,先前在互誠西南版圖開拓中戰績輝煌的精英團隊,於一天前重返了他曾經灰溜溜離開的盛海灘。

有記者說他的團隊成員下飛機的時候身穿統一t恤,胸前印著:聽說我老大在這輸過。

看來這位當下風靡網路的霸道總裁,青年創業偶像,狂人,決定再次創業的地方,就是盛海了。

一個欲於戰敗之地重新崛起的故事開篇,引來了很多人的期待。

記者再次詢問張興科的創業方向。

張興科說:「我先上電視相個親。」

所有人:「……」

許庭生髮信息給黃亞明說:張興科來盛海了,見過了嗎?

他選擇發簡訊而不是打電話的原因在於,大多數時候,文字比語言能給人更大的思考空間和表達的餘韻……許庭生的潛台詞其實是,陳靜琪來盛海了,不打算去見一下嗎?

更深的潛台詞:不再試試么?

半年多了,許庭生覺得也許時間能幫忙撫平一些東西,能讓人重新勇敢。也許,陳靜琪也可以。

這半年多從張興科那裡得到的信息,她總是很積極,很努力,堅強,樂觀……學得很快,做得很好……變化很大……

沒變的是她依然一個人,也還不曾再愛上某個人。

黃亞明的回複信息隔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他說:「我在回岩州的路上了,走了快一半了。」

「快一半……那還是回去比較近埃」許庭生回復。

又過了二十幾分鐘。

「我剛看了指示牌,現在過一半了。」黃亞明回復。

當天晚上,許庭生見到了黃亞明。

他開車直接到樓下,打電話說:「你們倆今天丟下女人陪我?」

許庭生和付誠安頓了家屬,下樓。

三個人開車找地方喝酒。

路過便利店,買了啤酒,零食,跟看店的女營業員搭訕要電話,害得她好緊張,停車對路邊結伴行走的姑娘喊一句「姑娘,你真漂亮」,又馬上開走。

打開車窗,肆無忌憚的笑。

在河堤上找地方坐下或躺下。

開始喝,開始聊,把聊天的範圍限定在高中,從第一次見到另外兩個說起,說到突然某天其中一個說,我們應該會是最好的那種朋友了吧?另外兩個說應該是。

說對方出過的糗,喜歡過的女孩,干過的傻事。

說哪次鬧矛盾之後多久沒說話。

說……

酒喝得很快,時間過得也很快。

大概一點鐘后氣溫下降了很多,冷風在夏夜裡透進胸膛,三個人回到車上,卻沒有開車回家。酒繼續喝,一直到黃亞明醉了……

許庭生和付誠難得喝贏他一次。

醉倒之前的黃亞明掏出手機說:「我得努力忘記她的號碼了……前兩天喝醉了,又給她發了一通胡話。得忘了,得忘了……」

這倒是許庭生和付誠沒有預料到的,這太不像黃亞明。

他們只猶豫了一秒鐘就決定偷看黃亞明的簡訊記錄,結果發現他亂七八糟的發了有好幾十條……表達不清,語序混亂。錯別字一堆。

大概他當時真的醉到沒意識了。

而陳靜琪也許不勝其煩,終於回復了一條:「若這世界有感同身受的痛在售賣多好,早些給你來一份,也免今日……你悔我恨。」

這種平靜的表達其實比情侶間互相賭咒謾罵的分手更決絕。一個人經過冷靜思考,怕了另一個人。

現實中,女人對感情的追悔大多表現激烈,她們說話,她們哭……也許正因為此,情緒得到了宣洩,她們反而多數時候能更快走出來。

男人不同,男人們大多努力保持風度,保持自尊……然後愈久,愈是容易在夢醒和酒後,被那種痛心侵略心頭。

他們往往以為如果自己足夠努力,等一天擁有的足夠多,就有勇氣,有機會,開口叫她回頭。可惜他們大多最後發現自己是錯的。

…………

又一天後,各中小學開學前兩天。

方如鯉母女倆從并州回了岩州。

送她們回來的是老金和小金山父子倆。

西湖市的那所貴族學校肯定是不會回去了,關於方如鯉是留在并州還是回岩州繼續學業和生活這件事,其實已經討論了有一陣子。

在并州,有教材差異問題,還有身在異鄉的孤獨……母女倆最後咬牙決定回來。

回來要面對的一切其實也不輕鬆。尤其在心理上。她們在岩州有大房子,但是已經沒有家。

父親還在獄中,方如鯉的親哥方如矩要去燕京,堂姐方橙出國了,堂哥方餘慶多數時候在外奔波……這個小女孩有很多東西需要堅強面對。

許庭生親自下廚給方如鯉母女還有老金父子倆接風。

家宴吃到一半,大大小小的女人們吃飽先下桌去了書房,項凝抱著念念在和方如鯉敘舊,方雲瑤在和方媽媽聊方如鯉的課程銜接問題。

桌上剩下付誠、許庭生、黃亞明,還有老金和小金山父子倆。

「對了,庭生,cdo是什麼玩意?」黃亞明突然問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