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二十章 女人的溫柔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運用得淋漓盡致。他彷彿天生就是為了在各種大場面上縱橫捭闔而來,前世沒機會,今生如魚得水,風生水起。 在許庭生渴望時光可以溫柔流逝的時候,在黃亞明春風得意,高歌猛進的時候。 付誠有點煩。...

第六百二十章女人的溫柔

許庭生回到岩州,大四開學臨近。

大學最後一年時光。

許庭生有著別人沒有的煩惱,倒也不必像一般大四學生那樣,去面對不得已的分手,面對就業,步入社會,回報家庭,乃至未來買房,娶妻生子的壓力。

付誠則不同,他某種程度上還是像一名普通畢業生那樣煩惱著應該煩惱的。

若論生存的本能,付誠和許庭生兩個加起來都抵不過一個黃亞明。

黃亞明可以輕鬆將一場渣男風波變成生意,變成錢。

他借勢做了一個明耀的軟廣告,讓酒吧名揚全國,結果不單那些身在盛海的人趨之若鶩,就連外地人到盛海遊玩,也有不少把明耀當作其中一個目的地。

有記者在明耀酒吧門外蹲了幾天,採訪被拒門外的各地來客,得出結論:瘋了,人們就像朝聖一般。

黃亞明同學甚至還藉此做了一檔電視節目,開拓了娛樂事業版圖。《黃金單身漢》註定話題不斷,爭議不斷,也幾乎註定會有高收視和高收益。

別看只是一個電視節目,黃亞明把時機和人脈運用得淋漓盡致。他彷彿天生就是為了在各種大場面上縱橫捭闔而來,前世沒機會,今生如魚得水,風生水起。

在許庭生渴望時光可以溫柔流逝的時候,在黃亞明春風得意,高歌猛進的時候。

付誠有點煩。

首先他百分之一百的不願意在歌壇出道,因為一旦把自己置身在那樣的位置,他與方老師還有念念的一切,就都會被攤開在所有人面前,成為無數人茶餘飯後的談資,任人評說。

那裡頭會有多少傷害?尤其是對於方老師。

沒有人會傻到去奢望所有人懷抱善意……若到那一天,平靜美好的生活將就此成為奢望。

剩下的一個選擇,在酒吧駐唱,付誠固然願意繼續,而且能拿到不菲的收入,但是這事兒當作副業尚可,當作主業,總給人一種缺乏安全感的感覺。

他如今可是有妻有女的人了啊!

付誠是學金融專業的,大學期間應該算是幾個人中除宋妮之外最用功的一個,學得很紮實。他本身對這一塊也有興趣……

可是,他一時半會還不能離開岩州。方老師和念念都在這裡,最好的朋友也都在這裡。

而岩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個小地方,可以給付誠的選擇不多。稍微好一點的選擇,不是許庭生的,就是許庭生的朋友或合作夥伴的……

把簡歷又改了改,在特長欄填上:吉他彈唱。查了查銀行戶頭,錢因為新房裝修流水一樣的花了出去。誰讓給他出主意的都是土豪呢,裝修方案一改再改,費用一提再提。

付誠靠在椅背上,拿了一根煙叼在嘴裡,沒點……自從有了念念,他從不在家裡抽煙。

一雙溫柔的手臂順著他的雙肩滑下來,方雲瑤從身後摟住他,說:「又在心煩了么?」

付誠握住了身前的一隻手,說:「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向庭生和你們證明什麼。就像高三那年,他和亞明的成績都比我好,我努力,也不是為了證明自己不如他們,只是為了對自己有交代。」

這句話的意思兩個人都懂。

若按一般人的思維,付誠如今的煩惱多少顯得有點矯情。他最好的兄弟可是黃亞明和許庭生礙…只要他開口,工作的事,裝修的錢,哪一樣不是輕而易舉?

付誠可以欣然接受方老師去互誠工作,甚至可以坦然接受許庭生以乾爹的身份在念念以後的學習和人生路上出力,他們之間沒有這樣的隔閡。

但是自己……年輕的意氣,身為一個家的頂樑柱的自我意識,讓付誠就是會想著出去看一看,試一試。就像他說的,是為了給自己有個交代。

「我倒也沒想什麼比如不能一直生活在庭生的羽翼下之類的東西」,付誠接著解釋說,「其實早就已經是這樣了,我也習慣了。只是你知道的,我跟亞明不一樣,他能替許庭生獨當一面,開疆拓土,庭生需要他,而我……如果有一天是庭生需要我,我做什麼都願意,可是,現在的我能幫他什麼呢?」

「所以,我還是想先出去試一試,這樣至少有天能成長一些。哪怕再回來給他幫忙,也真的能幫上一些。」

「我知道的呀。你做你想做的就好……咱們這個家,本就已經遠遠超出我曾經的期待了呢。所以,你不用太大壓力的。」方雲瑤把他轉過來面向自己,俯身親吻了自己的小男人,把他的臉埋進懷裡。

方雲瑤站著,付誠坐著,臉埋在一片柔軟中。她剛洗完澡,只穿了薄睡衣,沒穿內衣。

「溫柔鄉埃」付誠調皮的拿臉蹭了蹭,愜意的說。

方雲瑤把他推開一些,伸手把胸前的睡衣扣子解開,再把他的臉埋回去……雙手溫柔的撫摩他的頭髮。「念念睡了……」她說。

房間溫度慢慢上升,兩個人的喘息聲開始慢慢變重……

「老公,我想了。」方老師難得一次這麼熱情,主動。

付誠抬頭看著她的眼睛。

方雲瑤輕輕點頭,確認說:「要。」

付誠起身把她抱了起來,扔到床上,撲上去……

方雲瑤搖頭,反把他壓在身下,順著他的耳朵、脖子、胸口……一路細心溫柔的親了下去。

有些男女之間親密的事,因為害羞……因為曾經那個老師的身份帶來的尷尬,她其實是不太做的……付誠也不敢提。

今晚例外。

「這樣對嗎?」她抬頭問。

「嗯」,付誠說,「那個,你要是累的話,會覺得勉強的話……其實……」

「別說話。」方老師柔聲說。

**收歇。

方雲瑤臉色粉紅伏在付誠懷裡,帶著一點慵懶和嬌羞,呢喃說:「好厲害埃」

這話沒有男人聽了能不得意的。

付誠知道,這是這個大他七歲的女人,放下自尊和害羞……給他的溫柔。當他在煩惱,喪失自信。

「其實,你可以選擇去外地的。西湖市或者盛海市都行,反正離岩州又不遠……」方雲瑤說,「念念這邊你別擔心,有我呢……另外你媽媽願意來或者我們再雇個保姆都行的。」

「再說了,未來的日子還那麼長呢。趁年輕,去做你想做的吧。」她又說。

多麼善解人意啊,付誠心頭溫暖。

「就是周末都要回來……」懷裡的女人說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還有,不許跟女同事走太近,不許給她們唱歌,不許……」

「再來。」付誠說。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